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42

叶修的话简单到令人不容易误会。

这话一出,不仅是叶父叶母惊呆了,连叶秋也惊呆了。

不是,你不应该慢慢来吗?怎么一上来就这么猛?

周泽楷的反应很快,在叶修的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就坐直了身体,表情也在一瞬间就变得认真起来。

气氛一下子很尴尬,眼看叶父的脸色越来越差,像是下一秒就要摔杯子一样,叶秋急忙先发制人,想打断火山的爆发。

“哈哈……”叶秋出来笑着打哈哈,“是结拜了吧,哥你也不先和我说一声。”

叶修看了眼周泽楷,道,“我的意思很明确。”

这下即便是再来十个叶秋也阻挡不了叶父的怒气了,“明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叶修突然觉得此情此景有点好笑,“我记得十年前,我说要去当电竞选手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

他确实是这么讲的,叶父眯起了眼睛,可是后来,叶修还是去当了那个什么电竞选手,那么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确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叶父道。

“你看,”叶修笑了,“你总是觉得我在威胁你,可事实上,我要是是想威胁你,离家出走的时候就绝不会一点联系都没留下。”

可不是嘛,除了一个QQ号以外,连叶修在哪里还是他找了半天才知道的,过了这么多年,父子终于见面,可这话叶秋听着却突然有点难过。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叶修一字一句道。

“好一个陈述事实!”叶父冷笑。

气氛又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看着眼前白发多了点想法却一点儿没变的父亲,还有站着旁边一动不动,表情复杂的叶秋,叶修又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其实他的话没有半点儿不讲理,但问题是,通常在家这个地方,理是最没有用的东西,态度总是比一切都重要,多大的事,服个软道个歉就过去了,且不说他就不是这样的性格,要不然哪里会从头再来。

只是在这种事上,退一步别说海阔天空,只怕连个容膝之地都没有了。

所以叶修不会退,他的身旁还有个周泽楷,他不能退,他也从未想过要退。

周泽楷也从未想过要退。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一片沉默里显得格外明显,他低下头去翻自己的包,尽管是低了点头,但背脊还是挺得笔直,过了会儿,他从包里翻出了三本深红色的小本子,郑重地递到叶父面前。

叶父轻扫了一眼,是产权证,这举动在他眼里不过是小孩子的小把戏,他冷冷道,“这是来示威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把东西往前面推了点。

叶父眯起眼睛,接过来打开看了下。

所有人上写了两个名字,一个是叶修,一个是周泽楷。

周泽楷,名字倒挺好,叶父放下第一本。

周泽楷安安静静地等着叶父看完三本产权证,这下子,叶父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倒是稍稍正视了他一点,这个年龄,能在B市二环之内买房,如果叶秋没有继承家里的公司,他也不敢打包票叶秋能做到,更何况,这人比叶秋更年轻。

“你想说明什么?”叶父道。

周泽楷原本想了一大堆的话要说,可归根到底,他不擅言语是真话,最后说出口的,还是只有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我们会过得更好。”

他说的是更,而不是很。

“就凭这个?”叶父道,“你知道……”

“不是凭这个,”周泽楷和叶父的对话却是叶修接上的,其实与其说是接上,不如说是迅速地打断了他的话。

叶修说了一小句话,却没再立刻接上,而是偏过头看着周泽楷温和地笑了下,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不仅行为相似,即便是不说话,思维也能碰到一块儿去。

叶修理解了他的意思。

不是什么炫耀式的我们会过得很好,而是确定的,他们两个人会比一个人过得更好。

叶修把头转了回去,对着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父亲弯了弯嘴角,“不是凭这个,说来也是有点惭愧,这三套房子的钱,大部分都是小周出的,”他顿了顿,又是自然地接道,“他自然是比我好的,但是虽然他什么都好,但我也不能让人这么吃亏啊,所以吧,我现在的工资卡都上交给小周了。”

“所以,要是说起来的话,我现在的身家性命都在他身上了,”叶修平静道,“但是请注意,这不是因为我们对彼此不放心,而是因为,我们不希望对方成为在这段感情中全权付出的一方,同时,也是为了给我们身边的人一个安心的保障。”

叶父沉默了会儿。

“哦,对了,”叶修又道,“今年年底,我们打算去丹麦结个婚,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来。”

本是家人,却还要介意不介意的,茶壶里的茶泡久了,不仅凉了些,连味道也变得又苦又涩,过了片刻,叶父依旧是沉着脸道,“即便是如此,我也不会赞同的。”

意料之中的回答。

叶修自嘲般地笑了下,他是习惯了,自小到大,他的决定就从没被赞同过,尽管事实证明,赞不赞同也不是太重要,但要说心里没有点难受肯定是假的。

他没再开口,周泽楷却是开口了。

“可是,”他平静地说,“我们不需要您的赞同。”

叶父脸色一变。

叶修突然有点想笑,又觉得眼眶有点湿。

“无论您赞不赞同,我们都会在一起,”周泽楷道,“只是礼貌性的通知而已。”

这算是他生平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了,可是没有一丁点的生涩造作,吐字清晰,语气平静却又有力,他又把刚刚从包里掏出的请帖放到桌上,再次向叶父那里推了过去,白金相间的封面显得低调又奢华。

“恭候大驾,”周泽楷客气道。

走吗?周泽楷侧过头试探性地看着叶修,叶修眨了眨眼睛,对着他温和地笑了。

两人一同起身离开,周泽楷推开了门,叶修紧接其后。

屋子里很快恢复为近乎压抑的寂静。

“呃……”叶秋犹豫地发了个音,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丢下一句“我去送送他们,”就也追出去了。

他也不知道今天这出闹剧以后该以何结尾,叶秋有了那么点不知所措,不过现在应该担心的人也不应该是他,他思索了下,不过那两人大概也不会担心这事儿。

他追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下了点小雨,淅淅沥沥的,他迟疑了一下,却也不打算回去拿伞了,跺了几步就往雨里走,幸好雨还没下大。

这混蛋哥哥!叶秋咬了咬牙,心里越想越气,觉得自己颇为委屈,小时候被他偷了行李,害得他不得不留在家里担起长兄的责任,长大了还要夹在双方之间,左劝劝右帮帮,涂点果酱就是个三明治了。

可是气着气着,他却是忽得叹了口气。

嘴上说着一般般,其实他心里是知道的。

他那混蛋哥哥也不容易。

他走了几步,被天上灌下来的凉凉的雨水一浇,心里那点儿火气也就消了。

走了会儿就到了大门口,他隐隐约约看到石制影壁后面有两个人影,他心下了然,连忙快步想追上去,没走几步就看到其中一人撑开了把伞,是那小周。

倒是挺细心,叶秋心想。

那周泽楷把伞撑开,一只手搂着叶修的肩,另一只手持伞,伞很稳,但伞面明显往怀里人那边倾斜。

确实细心,叶秋慢下了脚步。

叶修哪里感觉不到,马上就转头瞪了周泽楷一眼,又拉着人的手强硬地把伞扶正了,作为补偿,又往人怀里靠了靠,从叶秋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他推伞的动作以及周泽楷抿嘴微笑的侧脸。

他的脚步就停下了。

他似乎一时之间想不起自己原来想说什么了。

周泽楷动了动手指,贴心抚平了叶修肩上衣服的皱褶,认真地听完怀里人的话,又是低声说了些什么,叶修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突然笑了起来。

叶秋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们撑着一把伞离开,和世间所有的情侣一样。

他原来想说什么来着?

叶秋边想边转了个身,慢吞吞地往回走,小雨由淅淅沥沥转为大雨倾盆,他对前来送伞的人道了个谢,心想,不管他原先想说什么,现在看来那倒也的确不是什么事儿。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刚才的情形来。

伞外大雨霶霈,伞内风平浪静。

他们偏居一隅,安于现世。

评论(1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