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18

两人歪腻着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天然的靠垫十分舒服,叶修打了个哈欠,只觉困意来袭,毕竟天一热,人就容易昏昏沉沉的。

周泽楷轻轻地动了动,把肩膀往下放了点,好让人靠得舒服点,叶修的脑袋就靠在他肩上,相当温顺,发丝有点硬却不扎人,他无意识地蹭了蹭,然后也缓缓地合上眼睛。

窗外的阳光洒落在棕色地板上,窗内两人相依为眠,画面十分美好。

一切美丽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两个脑袋靠在一起,一高一低,睡了一下午的结果就是醒来时,得到了歪脖子拯救世界的表情包。

“好酸,”叶修迷迷糊糊醒来,一动脖子,顿时清醒,感受到了一股八百年不运动,一朝跑完八千米的酸痛,他一边揉着自己的脖子,一面哀怨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也觉得自己的脖子好酸,动一动都能发出咔擦咔嚓的声音,就跟个机器人一样的。

两人躺在沙发上歪着脖子装死,就跟两条脑袋折了的咸鱼似的,过了会儿,叶咸鱼翻了个身,打了个滚,挺了个身,依依不舍地一跃而起,没跃到龙门,跃到了厨房门。

周咸鱼摊在沙发上看着叶咸鱼可打满分的动作,心下叫了个好。

等等,不对。

“你去做什么?”周泽楷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热菜……”叶修回了句,墙壁阻碍了声音的传播,他的尾音悠长悠长地在空中打了个转,然后飘过来。

虽说是热菜,但其实也得回炉再造一下,叶修把中午周泽楷捣鼓了两个小时的鱼片掺了点水又重新烧了下,收汁,尝了尝,味道正正好好,他又把糖醋排骨蒸了下,筷子戳戳,算是软了点。

等叶修满意地把菜捧出来时,周泽楷已烧好两人份的饭,桌上摆着洗好的筷子和碗,它们正安安静静地等候着另一位主人的到来。

叶主人笑了笑,唤道,“开饭啦!”

周主人很是配合地鼓了个小掌。

这才不过搬来的第一天,两人之间的分工已经十分明确,一方烧菜,一方做饭,一方洗碗,一方洗盘,最大化合理利用时间。

“散步?”周泽楷看向刚刚把碗放进橱柜的叶修,试探性问道。

“好啊,”叶修欣然同意,“不过你不会让我围着房子转两圈吧?”

周泽楷失笑,“附近有公园。”

也不知是怎么的,今天S市的七月似乎也不是那么热,再加上此时又是傍晚,太阳落了山,只给地平线留了道若有若无的霞光,街边的路灯也还没开出来,公园里树木丛生,格外凉快的,不少人都慢悠悠地逛着。

“人还挺多,”叶修有点惊讶。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周泽楷难得说了一句长话,以谚语做出了解释。

叶修笑了笑,“都活到九十九了,不再多活一年多吃亏。”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有理,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两人边走边聊,长椅上的小情侣手牵手含情脉脉地相互对视着,相濡以沫的老人互相扶持着慢慢地散着步,草丛边的小猫吃着好心人准备好的饭菜,还有公园里老大爷悠悠扇着的蒲扇。

叶修的眼神移到那儿边顿了顿,盯着看了会儿,周泽楷察觉到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叶修的眼里有点怀念的意味,他解释道,“我记得以前我爷爷还在的时候,夏夜里,他会让我坐在他的腿上,他拿蒲扇给我扇风,还会给我讲故事。”

周泽楷偏着脑袋认真地听着。

“那时候我还很调皮,每次都喜欢去拔他的白胡子,”说到这里,叶修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他也不生气,只是笑呵呵地拍拍我脑袋,说句不轻不重的别闹。”

感情真好,周泽楷忍俊不禁。

看他也笑了,叶修接着说道,“我从小就比较调皮,但他还是比较喜欢我,那时候还小,我们兄弟两个一模一样,可他每次都能一眼看出我来。”

“双胞胎?”周泽楷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

“是啊,一眨眼都过去这么久了,”叶修感叹道,“说来话长,有空再告诉你。”

周泽楷很是乖巧地点点头。

他们散了会儿步,公园里的灯已经打开了,橙黄色的灯光显得温馨舒适,两人又逛了会儿,只听得黑暗里传来蚊子恼人的叫声,也就没兴趣再逛下去了。

两人顺着路灯的延伸方向一步步往家的方向回去,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路两旁立着的灯柱柔柔地降下并不刺眼的荣光,光把他们身后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长到已经有了重叠。

虽说晚上比较凉快,可那也是夏天,走了一圈总归是热的,叶修往上手臂的皮肤一抹,捻了捻手指,干的,没出汗,就是身上有股黏黏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回去洗澡,”周泽楷看见了他的举动。

叶修点点头,两人加快脚步,只想快点到家。

回到家开了灯,周泽楷把放在柜子里的新毛巾递给迫不及待就跑去浴室的叶修,叮嘱道,“左边热水。”

也不知道人听见没听见,周泽楷等了会儿,里面传来水声,他又等了会儿,没有人惊叫的声音也没有东西掉地的声音,看样子是听见了,他松了口气,放心的回到卧室里,开了空调。

叶修出来的时候只觉浑身上下一阵清爽,空调风吹得凉凉的,从发尖开始,舒畅到全身每个角落,他歪着脑袋擦着还在滴水的发尾,眼睛一瞄就看见了周泽楷正坐在电脑桌前,还时不时发出打字的声音,不知道在和谁聊天。

他没兴趣偷窥个人隐私,但心里的小猫抓得痒痒的,很是好奇,他想了想,直觉告诉他,他要是问了,周泽楷也不会告诉他的,既然如此,那就等着吧,谁没有点小秘密呢?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想到这里,他放宽了心,叫了句,“小周?”

周泽楷看得太投入,都没注意到身后站了人手,他吓得呼吸一窒,然后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聊天框关了,还不小心手滑了几下,这才关闭。

他起身笑道,“好了?”

叶修点点头。

周泽楷便起身去了。

叶修坐到出风口,吹得是身心舒畅,只是眼神还是时不时移到黑了屏的电脑上,虽然不是很在意,但心里还是有点好奇。

周泽楷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叶修坐在床的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他走过去拿了空调的遥控器,在对方哀怨的眼神下,毫不犹豫地把风向往上调。

“会头疼,”周泽楷举起手试了下风,感觉温度还行。

叶修悠悠地叹了口气,心知他是为自己好,虽然还是挺凉快的,但毕竟没有刚才的舒服。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还能干什么?

叶修原本想说打游戏,被周泽楷的眼神反驳了回去。

“看电影?”周泽楷对着一叠片子挑挑拣拣。

“行吧,”不涉及荣耀,叶修十分随意。

他也确实很随意,两人勉勉强强挤在一张椅子上,电影开场十分钟,女主连个面都还没露,叶修已经有点昏昏欲睡的意思了,周泽楷无奈地暂停了视频,轻声问道,“困了?”

叶修胡乱地点点头。

“去睡会儿?”周泽楷又是低声问道。

他压着嗓子,低哑又有磁性,叶修只觉这声音好听得很,他无意识地蹭了下,咕哝着“恩”了声。

周泽楷得了令,轻手轻脚地把人抱到床上去,盖上被子,又把床头灯给关了,黑暗里顿时只剩下空调嗡嗡运作的声音,他拍了下脑袋,这才想起什么,他把手伸出被窝,摸索着拿到遥控器,坐起来把空调往上调了几度,开到睡眠模式,这才安心躺下。

空调间里的被子也是凉凉的,热源只从叶修身上传来,他小心翼翼地挪过去了点,轻轻地从背后环住叶修的腰,又把脑袋搁到了他脖颈后,清爽的柠檬味,是他浴室里的沐浴露,他笑了笑,闭上眼睛。

被子像是个狭小的空间,包裹在里面,什么也听不见了,只剩下两人浅浅的呼吸声,一吸一呼交杂在一起,万般契合,安心踏实的感觉令人忍不住沉沦。

晚安。

我的爱人。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