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4

两人最后又去竞技场PK了一场,算是结束了这次网游一日游。

轮回队员们找了个酒店算是凑合了一晚上,第二天,经理告诉他们已经不停电,空调也能用了,大家就又回去了。

又过了几天,大家各自拎着行李在俱乐部门口告别,轮回的夏休期正式开始。

第五赛季微草拔得头筹,百花惜败。

繁花血景还令人记忆犹新,魔术师打法还历历在目,黄金一代的辉煌还在延续,然而眨眼间,虚空又添一鬼,轮回出了个枪王。

江山代有才人出。

轮回最后一场碰上的恰好就是嘉世,输得蛮惨,也没进季后赛,周泽楷在赛后见到了从不露面的叶修,其实对于圈内人来说,见到大神也不是什么特别偶尔的事件。

叶修给了他一个发圈,是很干净的薄荷色。

要换了别人,估计还得以为人家这是来大开嘲讽的了,但周泽楷只是接过道谢,他知道叶秋真的只是来送个东西。

嘲讽对事不对人,如果不是周泽楷天生不爱讲话,他说不定也会在比赛里丢垃圾话,只是种习惯罢了。

他用发圈把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颇有种花美男的感觉,如果不是夏休期,大概又得被经理拉着去拍几张照作为轮回的宣传,即便如此,还是被眼尖的“路人”拍下,算是几张街拍。 

周泽楷打开自己的大V账号给那条置顶的微博点了个赞,顺势而来的就是各个职业选手的评论,黄少天首当其冲。

夜雨声烦V:不愧是咱们联盟的脸,瞧瞧,秒杀一群娱乐圈的明星,同样是扎个小辫子,@百花缭乱 我就不想说什么了。

百花缭乱V:我去!黄少天你注意着点啊,老子躺着也中枪啊!

索克萨尔V:周队的脸有点红呢,注意防暑啊。

周泽楷叹了口气,心说我就是热得,谁知道即便是夏休期也不能剪头发呢,他想,要是真把他热疯了,就去剃个光头,出门带假发,每天都能换个发型。

可惜轮回哪能让他这么放飞自我呢?

还是老老实实地扎个小辫子,他自个儿瞧着也不错,就是……心里莫名不爽。

到底是叛逆期来得晚,那种你让我做什么我就不想做什么的心情终于姗姗来迟,好在当了快一年的队长,性子也是稳重得很,只是想想而已。

手指往下一拉,刷新过的界面上又多出了几条评论。

叶修一向不怎么看微博的,他的账号那基本就跟万能潜水党差不多,只有偶尔俱乐部的推广消息,会点个赞,转个发。

可是苏沐橙不一样,她本就喜欢这些新鲜的东西,最近有什么电视剧,哪家甜品店广受好评,这类第一手资料都得准备齐,而且作为嘉世的门面担当,还得时不时与粉丝多开展互动,以及一些商业性的推广。

她这么一刷也正好就看见置顶的那条消息,先顺手点了个赞,这才点开大图来看,那个薄荷绿的发圈格外令人瞩目,她看了两眼心下就觉得奇怪,随口就问了一句,“诶,他头上那个发圈有点眼熟啊。”

叶修扫了眼,笑了下说,“不就是我跟你要的那个嘛。”

得到了答案,小姑娘心下已自有一番想法,也不会去问为什么这个发圈在他头上之类的问题,只是笑了笑说道,“你早说是给男人用的嘛,我拿个别的颜色给你了,这个颜色一不小心就容易显得娘气。”

叶修又凑过来看了两眼,说,“我觉得还好啊,挺帅的。”

苏沐橙努了努嘴说,“那是他长得帅啊,主要看气质。”

叶修想了想,没明白这句话的前半句和后半句之间有什么联系,耸了耸肩退了回去,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你帮我发条评论吧。”

苏沐橙哦了一声,又问,“什么类型的?”

叶修说,“夸他的吧,还能顺便表示一下好感的。”

苏沐橙想了想,又是哦了一声。

一叶之秋V:帅得哥都要动心了。

一话激起千层浪。

叶修眨眼间就收到了诸多私信,基本上都是来问性取向的,各种含沙射影的,还有直言不讳的。

叶修有点懵,赶紧去问苏沐橙写了什么,小姑娘认认真真说了实话。

完了完了,这时候删评论也来不及了,叶修大爆手速,复制粘贴,一个个回过去,我不就是表达一下我对于后辈的喜爱之情嘛,你们一个个都想到哪里去了。

恰好苏沐橙也转发加了评论。

沐雨橙风V:帅得我也要动心了呢!

底下顿时出现一群嗷嗷哭着叫着女神别啊的粉丝,叶修压力顿时减轻,他松了口气,这时又来了条私信,他一看,好嘛,正主儿出现了,点开一看。

一枪穿云:谢谢。

瞧瞧,瞧瞧人家,正主就是正主,那叫个淡定,沉默寡言的人设半点没崩,叶修简直恨不得把这事作为教科书上的例子给所有来问的人看看。

一叶之秋:不客气,说你帅是真心话。

一枪穿云:那动心呢?

叶修:“……”

他手一抖,沉默了会儿,十分想打刚才的自己两个嘴巴子,这孩子怎么如此不经夸呢?!叶修露出思索的表情来,片刻后打下回答。

一叶之秋:真心话。

一枪穿云:谢谢。

然后叶修等了半天都没有消息来,一场莫名其妙的闹剧就以一个莫名其妙的结果作为谢幕。

他关掉微博界面,门外正好传来敲门声。

叶修叹了口气,心知多半是崔经理,大概是受了陶轩指示来问问刚才发生的事情,毕竟事关战队核心,不可能没有官方的人注意的,现在应该是来讨个官方说法的。

“门没锁,进来吧,”叶修说。

门被打开,崔立走了进来,先叫了声,“叶队好啊,”又看了眼屋子,“沐橙也在啊。”

苏沐橙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叶修点点头说,“先坐下吧。”

崔立坐下,笑道,“叶队肯定已经知道我要问什么了吧?”

叶修说,“刚才微博上那事是吧,就是开开玩笑,我已经和他们解释过了。”

崔立说,“明白明白,一会儿官方账号会发条消息,劳烦两位也表明一下态度,就按前辈关心爱护后辈的路子走,没问题吧?”

两人都点点头。

又是寒暄几句了几句,也没有什么问题,崔立就走了。

这事平心而论其实也没多大问题,职业选手关系好,大家来几句玩笑话本就挺正常的,再加上两人后续处理也挺好的,俱乐部也不会太过于追究,毕竟话语权自由。

要是苏沐橙不在,那多半还会再来两句下次注意点什么的,但既然也在,那也没什么了,女孩子嘛,语气比较亲昵一点也是正常,大家一般性都不怎么会追究责任,美人有点特权很正常,况且是在这个女性资源十分缺乏的圈子里。

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

嘉世表示那只是前辈对后辈的关爱。

轮回也立刻表示感谢叶队对小周的关心。

双方其乐融融,配合之默契让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策划好的。

紧接着,嘉世的夏休期也来了,尽管没有轮回那么长,但也足以让人唉声叹气的了,毕竟所有人都巴不得这时间有多短就有多短来得好,这意味着他们在季后赛走得更远。

可惜成王败寇,只能拎着行李告别,约定下一赛季的一同征战。

在这个漫长而又平静的过渡期里,年轻人热血的战意已在流淌,老将的求胜心也不比任何人弱。

海水渐渐退潮,露出白色的沙砾和裸露的礁石来。

在这片过去被海水覆盖的区域里,越来越多的曾被藏于水下或埋于沙里的贝壳用风吹日晒雨淋打磨着自己,然后骄傲地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出属于自己的耀眼的光芒。

池子里的荷花幽幽地叹了口气,不甘地合上自己不复娇嫩的残瓣,等待着下一年的机会,又或许是陷入永无止境的沉睡。

夏末秋初,白露秋风一夜凉。

第六赛季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到来了。

评论(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