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我该说什么才好 35

接下来都是发糖时间~

叶修准备了一大堆语言描写,刹那间,都化为一段不可言喻的心理描写了。

周泽楷还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像是他不回答就不再开口的样子,叶修有种非常强烈的冲动说不行,看了半天那亮晶晶的眼神,还是没舍得说出口。

行吧行吧,叶修无奈地又对着老板喊了句,加一碗小馄饨,不加葱。

他说完转头又看向周泽楷,挑了挑眉,大约是在说这下可以了吧!

还有什么吗?叶修问。

周泽楷摇摇头。

真的没有了?过时不候哦。叶修说。

周泽楷十分坚决地摇了摇头。

见状,叶修倒是郁闷了,他都做好被三堂会审,接受十大酷刑的准备了,结果想好的十八般对策一个也没用上,心里不免有点痒痒的。

周泽楷倒是笑得很开心,加了点醋,低着头一口一口地咬着刚刚送上来的小馄饨,脸旁的碎发也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叶修有点想揉他脑袋,又觉得鼻子痒痒的,被醋味冲了鼻子,就想来根烟,手还没放到口袋上,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周泽楷还在低头认真吃东西的侧脸,算了,也不差这么会儿,他又歇了这个心思。

咋吧两下嘴,看人吃东西总归是有些馋的,叶修无所事事,只好望着街边的柏树发呆。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恰好和周泽楷的视线撞上,诶,叶修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刚才的视线好像是盯着人小年轻看来着,他又转头看了眼旁边的绿叶,确认自己一开始看的是树不是人。

人太帅了吧,叶修想,也是,周泽楷的样子本来就是个发光体,丢到人海里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周泽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抬了抬眼皮看了眼,一看却再也挪不开视线,叶修坐的那个方向正好面对阳光,本就白皙的皮肤又白了几分,还被笼上了淡淡的金色,大抵是高兴,眸子里盛放的笑意快要溢出眼睑,连带着表情都柔和了几分。

前辈……在发光,周泽楷想。

他看呆了,拿着勺子的手有点僵,还是没敢动,想再多看几眼。

不过叶修到底还是注意到了,笑意被迅速收敛,换成平常的样子,周泽楷有点失望,一撞上人视线,又有点偷看被拆穿的不好意思。

叶修其实也有点不好意思,这怎么看着看着就看到人身上去了,他想着说些什么,又听见周泽楷说,会回来的吧?

这话来得太突兀,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慢了一拍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周泽楷在问什么,这话比起疑问,似乎是确定的语气很多更多一点,这么确定我会回来?叶修挑眉。

是相信,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

叶修盯了他会儿,还是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被阳光照得很暖和,很软很舒服,他的心情突然好起来了,嗯哼了一声,说,那当然啦,哥可是职业选手。

轮回队长放心了。

周泽楷高兴了。

脸颊也变得红起来,表情带上了点欲拒还迎的欲言又止,叶修看得赏心悦目,心下却是警铃大作。

周泽楷一脸红,多半得来点出乎意料的状况。

那……在一起吧!周泽楷说。

果不其然,叶修哀鸣一声,还是逃不开这个话题,话说你怎么不问名字!他愤愤地想,我就不信你真不好奇!

反正周泽楷就是没问,难道要他眼巴巴地凑上去自问自答?叶修果断还是打算面对这个不算问题的问题。

我没答应过要和你在一起。

现在也不迟,周泽楷说。

小周,想想你现在的身份,咱们俩在一起,风险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吧?你现在风头正劲,舍得惹一身腥?还有,轮回不知道吧?知道了你觉得会同意?

周泽楷心说,轮回同不同意不关你事,你只要同意就好。

叶修一看他表情就知道枪王的倔性子又上来了,想着干脆来剂狠药,说,你乐意我也不乐意,哥还想着复出呢,没这个心思陪你玩。

周泽楷还是那副表情,只是嘴又抿紧了几分,眉间都染上恼火和不满的神色,眼底又有点难过,叶修总觉得他还要犟。

不会被发现的,周泽楷说。

好了,这回不犟了,换成钻空子了,叶修想,也是好气又好笑。

我不喜欢男人,叶修说。

你喜欢女人?周泽楷问。

那倒也没有,叶修想,只喜欢过个神。

可这话他也不能和周泽楷说啊,好吧,叶修被难倒了,周泽楷的性子就是如此,别人怎么也说不通的,只能靠自己想通,可是万一他还是想不通怎么办,叶修犯难了。

不会被发现,周泽楷说,你也喜欢我。

他眼里的光是猛地亮了起来的,似是古老的占星图在夜空中被瞬间点亮,幽黑深邃,繁星点缀,直直地倒映出叶修的面容来,星辰的月影渐渐散淡。

叶修怔住了。

他就这么愣着,看着周泽楷眼里的繁星渐渐化为自己的倒影,他的面容柔软而又清晰地显现在他的视网膜上,心猛地被拨了一下。

他深吸一口气,猛地闭上眼睛,干脆来了个眼不看心为静,他想躲,可是周泽楷不让他躲,一见人有所动摇,立马展现了枪王的行动力。

周泽楷立马欺身而上,一只手扣住叶修的手腕就往前拉,叶修一时没有防备,心下一惊,被拉了个正着,身体重心不稳加上一个踉跄,片刻之间,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到暧昧的距离。

叶修是看着周泽楷的脸在他眼前无限放大的,但是他没有躲,也不知道是不想躲还是不能躲,总之,结果就是没躲。

与青年略带青涩的吻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毫不留情的掠夺,强势而又充满掌控欲,真是一言不合就开吻,叶修顿了顿,心中微叹一声,把手轻轻地环上他的背。

那就试试吧,什么也不管,什么也管不着我们。

大脑快要缺氧,他忍不住推了把周泽楷,力道软绵绵的,倒像是欲说还休,好在周泽楷还有分寸,不舍地退开了,手还是紧紧扣着。

这里是公共场合啊!感受到周围投来似有若无的视线,叶修都忍不住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下去,更别说周泽楷了,从脖子红到耳根。

现在知道害羞了?叶修打趣,好在帽子挡了一半脸,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个轮廓,周泽楷还想拿下来给他带,叶修哪敢让他做这样的事,吓得是又把帽檐往下压了几分。

待看见周泽楷忍不住抬头,两眼泪汪汪,一脸委屈地叫着前辈,叶修这才止不住地笑出声来。

周泽楷委委屈屈,见他笑又也是一副想笑的样子,叶修笑着举起依旧被环着的手腕,端赏了会儿,转头毫不意外地看到脸色通红的周泽楷,看上去明明很纯情啊!

好了,我们先回去吧,叶修说。

我去买单,周泽楷又在他手腕上摩挲了一下,恋恋不舍地松开了。

啧,叶修好笑地摆了摆手,掩饰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跳声,其实他倒是又有点想吃东西了 。

为什么他们每次接吻都是有味道的呢?叶修郁闷地想,第一次是柠檬水味,第二次是酒味,前两次还是饮品,这次都换成小馄饨了,下次来个韭菜?

等等……还有……下次?叶修被自己的想法一吓,又觉得好像有那么点理所应当。

过了会儿,周泽楷付完钱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什么,不容置疑地把那杯东西塞到叶修手中,摆明了是给他的。

叶修一看,是包豆浆,温热着的。

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突兀的事的周泽楷一脸茫然地看着叶修接过豆浆然后大笑着揉着他的头顶。

后来……他们当然是手牵手一起回去的。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