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怎知我意?6

周泽楷起身,看了眼叶修,然后出去了。

他那眼神颇有些深沉的意味,虽然叶修也没看懂那眼神到底是几个意思,不过有个意思肯定是很明确的。

好吧,叶修耸耸肩,反正他也正打算出去抽根烟来着。

两人前后脚出了门,果不其然,小年轻出了包房就没动,站在门口,见他也出来了,这才迈步往外走。

大冬天的路上人少,夹着热气的烟酒气被风一吹,就化为绕指的棉絮,缠缠绵绵地勾着衣角上的一根丝线,慢悠悠地被风刮去。

两人避开行人常走的地方,找了个阴暗的小角落,叶修出来的时候忘记拿外套了,走到门口就想回去拿,结果被饭店门口的热气一吹,直接吹昏了头,懒癌一犯,干脆往外走。

偷懒加侥幸的心理就在此时一次性把所有的负面影响都反馈给了他——他只觉此时风吹得骨子都疼——但更清醒一点也未尝不是好事。

他的缩着脖子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来,三下五除二,手指间就已经夹了根细细的烟。

周泽楷不讨厌烟,也不喜欢烟。

比起不喜欢烟来说,更不喜欢的实际上是自己的私人空间被他人的气味所充满。

要不怎么说荷尔蒙决定一见钟情呢?

周泽楷突然往外移了一步,他的大衣也不算厚,此时下摆稍稍飘扬起来,就是一直落不下来,叶修叼着烟,斜眼瞄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不抽?”周泽楷此时站了会儿,也觉得有点冷了。

“没带打火机,”叶修无所谓地一摊手,继续靠那点儿烟味过个瘾,可叼着烟,嘴也闲不下来,“小周,我可得好好批评一下你了,”他痛彻心扉道,“你怎么能骗我说你成年了呢?”

周泽楷还没和他计较说好了来拿衣服怎么几个月了都没见他来的事情,结果对方先发制人,直接痛斥他的行为。

“没骗你,”他顿了顿道,“虚岁。”

坏心眼的,文字游戏玩得真溜,好在叶修本来也没打算追究这事,这句话只是为了打断一下对方的思路而已。

“年轻就是好啊,”叶修感叹道,又转而笑眯眯道,“荣耀玩了几年了?”

还真是三句话离不开荣耀。

周泽楷言简意赅道,“三年。”

“诶?这么久,”叶修难得露了点吃惊的样子,他掐着手指算了算,“十四就开始玩了?那时候还在读初三?”

周泽楷点点头,不太想谈那时候的事情的样子。

叶修哦了一声,又道,“你上次去参加那个宴会,那个女孩子是你女朋友吗?”

话题跳得略快,周泽楷一怔,摇头,“表妹,”他又补充道,“小说也是。”

叶修快速反应过来,轻描淡写道,“那你们关系挺好的呀,我就想嘛,这类书多半是女孩子喜欢。”

周泽楷有点心虚,连忙转开了话题,“葡萄汁?”

“哦,那个啊,”说起这个,叶修的笑里带了点得意的意味,“哥混迹十几年酒场,什么样的替代品没试过,葡萄汁和葡萄酒的区别,隔三米远也分辨得出来。”

为什么听上去很骄傲的样子?

周泽楷哦了一声,又说,“衣服?”

“那个啊,”叶修早有准备一样,漫不经心地笑了下,“算了吧,你现在的粉丝也不少了,万一进出你家的时候被谁看见,哥多半得被人肉,反正也就几件衣服,无所谓啦。”

周泽楷眯起眼睛,叶修冷得打了个抖索,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尽心尽力地扮演它们应该有的情绪——随意且满不在乎。

哦,周泽楷把手往口袋里插紧了些,怎么处理?

随便你吧,叶修摆摆手,当抹布也没关系。

还真随意。

周泽楷又道,什么都行?

这话有点不对劲,叶修抬眼,语气淡淡的,小年轻的表情也是淡淡的,可他怎么硬是从里面听出了些威胁的意思。

他的衣服,他想拿去做什么?

他的衣服,他还能拿去做什么?

叶修琢磨了会儿,还是觉得自己没能get到对方的点,轻飘飘地回了一句,你高兴就好呗!

这回儿小年轻是真的不说话了。

过了会儿,他说,回去吧。

叶修点点头说,好。

两人回了包房里,耳根子习惯了清净,神智又被冷风吹醒了,一下子回到温暖的环境里,一时之间未免有些茫然,与周围的吵闹格格不入,多听几句叽叽喳喳都觉得脑袋要爆炸。

各种食物夹杂在一起的味道铺面而来,混成奇怪的味道,没有半点令人食指大动的感觉,叶修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又开始怀念刚才安静的氛围了。

再看看一旁的周泽楷,显然也没有拿起筷子的打算,可脸色到底是如常,大概是习惯了这样的情景。

不过,估计内心已经皱了不知道多少次眉了,叶修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笑了会儿又觉无趣,敛了点嘴边的弧度,笑意到底还是没达眼底,虚虚地浮在黑色瞳孔的表面,像是一层晶莹却不起波澜的水面。

这种聚会,人情世故大过于其本身带有的乐趣,吃个两小时也差不多了,苏沐橙心满意足地抱着楚云秀给她买的零食回来了,周泽楷和他们道了别,便和方明华一道回去了。

出了饭店门,叶修弯了点脖子,挡着风用打火机点了个火,他想抽根烟,苏沐橙便抱着一袋零食,全副武装地陪着他往酒店慢悠悠地走。

无奈今天的风向实在是不好,明明一直往东走,风却硬是从东南转到了东北,叶修努力让烟味往苏沐橙的另一边飘去,无奈风向不给力,最后只得猛吸两口,然后掐灭了烟。

苏沐橙见他不抽了,便低下头在塑料袋里挑挑捡捡,最后给叶修塞了根花花绿绿的玩意儿。

葡萄味的。

怎么又是葡萄味?叶修下意识道。

什么又是葡萄味?苏沐橙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额,没什么,叶修接下了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道,还有吗?

苏沐橙低下头找了会儿,摇摇头说没有啦,这个盒子装的每种口味都只有一个,云秀让我试试哪个味道最好吃,你要是觉得好吃,我下次就单买一种口味的。

下次再说吧,叶修道。

又是下次?苏沐橙撇了撇嘴。

她早已习惯于叶修的生活态度,在大部分事情上,他做事似乎总有些拖延症,如果不是逼着要下定决心,多半就是下次再说,可这个拖延症似乎恰好就独独避开了荣耀这块地方。

跟荣耀有关的事情,他总是最上心的。

再这么下去,怕是找不到对象了,苏沐橙叹了口气,为此已然操碎了心。

可是吧,这种事情,皇帝不急有啥用,苏沐橙完全有理由怀疑叶修大概从接触荣耀那一刻起就做好了与荣耀女神为伴的结局,这还不是苦中作乐,怕是自得其乐。

真乃奇人。

方明华早已习惯了周泽楷的奇,大部分都表现在不符年纪的成熟或者是与操作截然相反的行为举止上,但偶尔,也会露出这么点看上去有些少年气的奇来。

只是他不知道,此时呆呆望着窗外,看着就像是在放空自己的少年人内心正在考虑如何处理那套从叶修身上扒下来的衣服。

他思考了一路,当抹布,那是万万不能的,当衣服,他穿得了就怪了,想来想去,还是没下定决心丢了它。

后面两天的全明星赛就和周泽楷没什么关系了,安安分分地当个观众,三天很快过去,除了霸图以外,所有选手从哪里来从哪里回。

嘉世又和轮回乘上了一辆大巴,两队队长再次坐在了一起,下车前,叶修借着起身的动作,悄悄地往周泽楷的手心里塞了样东西。

直到和嘉世分道扬镳之后,周泽楷才趁方明华没注意,偷偷瞄了眼,手心里赫然是一块紫色的小糖果。

包装还有点湿湿的。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