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39

轮回再次获得冠军的时候,兴欣也是冠军。

至此,轮回两连冠,兴欣步入正轨。

兴欣的常规赛第一场就对上了轮回,输得惨烈,不过兴欣众人倒是不以为然,在成功击溃记者之后,众人洒然离开,离开路上碰上了正好要去参加记者会的轮回众人。

江波涛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呆呆地盯着方锐看。

“小周和方锐应该是同一期的吧?”江波涛笑道。

“是吗?谁让他总不说话,我都忘记了,”方锐道。

“职业选手就应该在场上用行动说话嘛,”江波涛说。

周泽楷的眼神动了动。

“好的,下次我和你好好说道说道,”方锐道。

“下次见,”江波涛道。

“下次见。”方锐回道。

简单几句交流,双方就此别过。

谁想走了两步,周泽楷突然停下了脚步,头也没回,却道,“我等你。”

叶修的脚步一顿。

“队长怎么了吗?”孙翔有点搞不清状况。

“这枪王的反射弧是不是也太长了点,”方锐疑惑道。

没人回答,周泽楷说完便不再开口,叶修的脚步也仅仅只是一顿而已,两人若无其事地重新迈开脚步。

常规赛还在继续,强队从弱队身上抢着分,弱队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名次。

很快,十一月就到了。

十一月有什么呢?

依旧未曾完结的赛程,以及周泽楷的生日。

说起来,生日这种事情倒是自己比较容易忘记,比着比着就没了时间的概念,还是一大早上冲门而入的礼花和高分贝的杂音让还在被窝里的周泽楷意识到了这件事情。

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奶油香气,尽管是意识到了,可周泽楷依旧是以一脸茫然迎接了这名为“送你一脸奶油”的debuff,还下意识地舔了舔嘴,一嘴的甜腻味。

大概是这副情形太好玩了点,周围的生日快乐声里还夹杂了点肆无忌惮的笑声,似乎还有手机拍照的声音。

哦,周泽楷的意识回笼了,眨了眨黏着奶油的眼睫毛,由于视线相当不清楚,他睁大眼睛,试图让眼皮子分离,又眯起眼睛,营造出了一副教导主任正在找砸破玻璃的罪魁祸首的感觉。

众人下意识背后一冷。

方明华和他认识最久,也最熟,多半就是那个扑蛋糕的人,恩,盘子都还拿在手上呢,周洛克·福尔泽楷给自己点了个赞,又继续推理,计划这场案件的人应该是江波涛,自家副队看着面善,其实切开来也是个黑的,这点儿轮回队长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了。

买蛋糕的人应该是吴启,他昨天还看见有张收银纸摆在训练室的台子上,还没细看就被这小子收走了,还恩了半天解释是买给自家侄女的,连眼睛都没敢看他。

孙翔来的时间最短,性子虽然比较少年意气,但如今也沉稳下来了不少,多半不是策划者,不过他就说嘛,平时这货在休息时间看见他多半是要PK,怎么昨天看见他突然就跑了,原来是心虚了,加练!

经理还有吕泊远多半也是帮凶,知道这事儿还不告诉他,也要加练,恩……经理好像没法加练,周泽楷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问题。

至于那个拿手机拍照的人,周泽楷把目光锁定了杜明,眼神凛然,绝对是这小子,手还放在后面,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

被他这么一瞧,杜明猛地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道大事不好,脚下就想抹油先溜,谁料周泽楷突然相当和善地对他笑了下,连那些白花花的玩意儿都挡不住他身后大虚盛开的百合花,杜明顿时警铃大作,果不其然,刚被奶油糊了一脸的队长抓起一堆奶油就往他脸上砸,杜明避之不及,被砸了个正着。

“陛下!”杜明一边抹着脸上的奶油一边哀嚎道,“您不能这么对臣啊!蛋糕明明就是方丞相砸的!”

“少来,”膝盖突然中箭的方明华立马揭起他的老短来,“上周陛下摆在冰箱里的布丁还是杜爱卿吃的呢!”

什么!周泽楷再次眯起眼睛,江波涛善解人意地又递上了一团奶油。

“臣有罪,”杜明一瞧大事不好,赶紧请罪,“臣请告老还乡。”

“不老,”周泽楷无情地否决了他的意见,抬手就又是一团奶油。

杜明灵巧地一躲往吕泊远身后一躲,捂着嘴偷笑的吕泊远就无辜中了枪,哦,说起来他也不无辜。

“陛下,”吕泊远抹着眼睛上挂着的奶油哭丧着脸道,“臣也要请还乡。”

众人都笑了,周泽楷霸气一挥手,“不准。”

告老无果的吕泊远只好磨蛋糕霍霍向杜明。

两人就这么互怼了起来。

周泽楷看得有滋有味,万万没想到一个猝不及防,脸上又被糊了团奶油,这回还是绿色的,他甩了甩脑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抓了块奶油丢了再说,结果由于眼前一片模糊,枪王的准头悲惨地穿过罪魁祸首江波涛,丢到了他身后的方明华身上。

方明华莫名其妙就沾上了奶油,自然也不服输,反手就是一手的奶油。

原本是单方向的砸寿星,结果变成了大混战,到最后,奶油都不够了,大家随手就把衣服上的,脸上的奶油抹下来,再丢出去,经理一进门就被糊了一脸。

经理带着一脸奶油,懵逼地瞧着屋里的乱状。

已经站到周泽楷床上去了的方明华眼尖地发现了站在门口的经理,动作一僵,刚想开口说什么,又被杜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了团奶油,气得他下意识也甩了回去。

等砸完了,他才意识到,经理还在门口,结果看着同样顶着一头绿色奶油的经理,他鬼使神差地说了句让他后悔了半年多的话,“来啊!快活呀!”

杜明顺口就接了下去,“反正有大把时光,诶,你也听这个啊?”

谁听那个!方明华痛苦地想,自己的一世英名算是毁在这里了,他被嘲讽了却没有再说话,房间里突然一片寂静,众人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转头一看。

“经理你什么时候来的?!”吴启大惊失色道。

经理突然想说,就在你爬到吕泊远身上并往他脸上抹奶油之前,可他张了张嘴,还是选择了沉默。

“咳咳,”方明华决定给自己找回点脸面,他清了清嗓,严肃道,“那什么,我们偶尔放松放松而已,不过今天确实有点胡闹了,大家都赶紧回去洗洗吧。”

结果他说完了,屋子里还是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动,方明华绝望地想,自己的形象果然是一点都没有了吗?

就在方明华万分悲痛的时候,周泽楷看了看他,又张了张嘴,又闭了回去,江波涛及时上线,把周泽楷没好意思说出口的话讲了出来,他一针见血道,“你能先从小周床上下来吗?”

方明华:“……”

杜明没忍住笑出了声。

方明华万分高冷地甩了他个白眼,然后冷静地跳了下来,他心想,反正都这样了,还能更惨吗?

事实证明,flag不能乱立。

他刚刚跳下床,就踩上了一地的奶油,然后手脚并用,华丽地来了段华尔兹,最后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负众望地摔倒了。

满室的笑声猛地爆发出来,连经理也没忍住。

这场闹剧是以他们的笑声差点惊动了俱乐部老板为终结的,至于这满室狼藉,则是以经理带了群人前来收拾为完结的。

不过后果确实有点惨烈,当周泽楷晚上打算上床睡觉时,原本还心说还挺有趣的,下次可以再试试,结果掀开被子就和一只吊在床单上的蚂蚁大眼瞪小眼了半天。

他猛地松开手,瞪了半天被子,心说不知道会不会闷死它,然后又有了个痛彻心扉的定论——下次再试试,去杜明房间。

然后他毅然决然地打开房门,往方明华的房间走了过去。

在被窝里待得好好的方明华跑去开门,看见一脸委屈的周泽楷。

“来借宿,”周泽楷委屈道。

方明华沉默了半晌,开了门,又恨铁不成钢道,“你们这群没有夜生活的人!”

周泽楷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往屋子里望了望,什么也没有,他疑惑道,“你有?”

方明华沉默地指了指手机。

周泽楷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这章主轮回呢~真是很好的队伍啊!
顺便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哦~

评论(1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