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38

周泽楷追着叶修出了门,走了没几步,便慢下来了。

叶修正停在两三步的地方,正对着他,不自主地翘了下嘴角,又转而压着嘴边的笑意,道,“小周,有事儿?”

周泽楷喜欢死了这个听上去又软又轻的尾音,就跟勾着人的心一样,一瞬间他就很有把人拉着回房间的冲动,但好在他的冲动相当容易冷静下来。

叶修的眼睛是弯的,他在笑,可即便是舒心的笑也藏不住他眼里的疲劳,细看起来,布着红血丝的眼睛硬是有股僵硬呆滞的感觉,连笑也变得无力,周泽楷顿时就冷静下来了,这股冲动也被他压了下去。

小年轻抿了抿嘴,往前走了两步,低了点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叶修脸上吧嗒了一下,又觉得不够,又移了旁边点,直接在人嘴上也吧唧了一口。

叶修刚开始没反应过,任由他来,等到差不多结束了,即便是反应过来了,他也不高兴再去躲了,完事儿后直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低声道,“小周,你这可是在占我便宜。”

周泽楷再一次用行动表明了他就是在占便宜。

叶修低声笑了出来。

“去休息吧,”周泽楷退开两步,放柔了声音。

“好,”叶修道。

第二天,荣耀史上金额最大的一笔交易就成交了。

叶修没有多做停留,他需要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些辛苦工作了几天几夜的同伴们,而轮回,也需要在下一场比赛到来之前尽快熟悉更新了技能点的账号卡。

周泽楷很忙,他一向忙,只不过最近的比赛压力比较大,毕竟都走到决赛了,下一步就是冠军,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只是期待的心情大过于担忧,既然一定会有冠军,为什么不能是轮回呢?

他的面上依旧平静,行动依旧有条不紊,无疑在不经意间给所有人吃了颗定心丸。

决赛第一场的前夜,两个小队员翻着荣耀报,第一面就用了一大篇幅着重写了对这场比赛的预期,有理有据倒是真的,又在文章最后写到:周泽楷如今荣耀第一人的名号含金量未免低了些,能否真正封神,怕是在此一举。

“这报纸怎么讲话的!”一个小队员愤愤不平道,“咱们队长还没封神吗?”

“在我看来那必须是神啊!”另外一个小队员附和道,转而神色又稍稍沮丧了点,“不过这话也没说错,比起前面那个,咱们确实还缺了点东西。”

大家都知道前面那个指的是谁,也都知道缺了什么。

无非就是冠军,每一个队伍的目的都很清楚。

那个小队员像是还想说什么,一抬眼就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使劲冲他挤眉弄眼,小时候说老师坏话时的场景顿时浮现眼前,他打了个哆嗦,回头就看见门半开,轮回队长正静静地站在那里。

两个小队员赶紧道队长好。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道,“早点休息。”

一个小队员道,“我们马上就回去了,队长你也早点休息。”

周泽楷笑了下,侧过身道,“好。”

两人忙不迭地往外走,头皮发麻的感觉才刚刚退下去了点,胸口的一口气还没放下去,又听见身后传来声音。

“冠军,会有的,”轮回队长道。

两人一怔,刚想说那是必须的,结果连身也没转过去,又听见身后人平静而又一气呵成道,“就今年吧。”

这话语里有种从容不迫的自信,似乎与他平日里的形象相去甚远,俩名小队员皆是傻傻转身愣着神看着他,他们的队长还是安安静静地靠着门而立,大抵是被盯得太久了,他垂下眼睑,略微局促地笑了一下。

直到这时,那股违和感才渐渐涌了出来,可与此同时涌上心头的还有一股热血的冲劲儿,从脊椎蔓延,令人未缓和下来的头皮又是一阵阵的发麻,直到周泽楷离开,两人都没缓和过来。

“咱们队长果然不适合动员,”一个小队员喃喃道,“可……”

“可我怎么就这么相信他说的话呢?”另外一个队员补上了他未说完的话。

“是啊,我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一个队员问道。

“还能怎么样?”他低声骂了句艹,“反正睡意是一点也没有了。”

两人对视一眼,顿时心领神会,一同揣着兜里的账号卡就往俱乐部旁边的网吧冲过去。

轮回上下倒也真是一体。

周泽楷是个行动派,这点相当明了,他说拿个冠军本就不是戏言,第二天轮回对战蓝雨,总决赛第一场,七点五比二,轮回以巨大优势获胜。

三天后,总决赛第二场,轮回在蓝雨主场以个人赛三分直接泯灭了这场比赛的悬念,新科冠军就此诞生。

轮回粉丝自然是喜大普奔,看完比赛的那一刻,在S市街头喜极而泣大吼大叫的粉丝也有的是,即便是输了比赛,蓝雨也保持了他们队长那样的翩翩风度,前来向轮回祝贺。

除此之外,其余两冠军队的队长也带领队员发来了祝贺,周泽楷一一回复了,这才点开那名荣耀真正的,当之无愧的冠军队长发来的消息。

他们俩很久没联系了,自从轮回确定进入总决赛,叶修来轮回卖完技能点的那之后,他们便不再联系了,一来是周泽楷知道叶修很忙,嘉世也进入了挑战赛,他所要面对的压力比所有人都要大,二来叶修也知道周泽楷忙,作为一个过来人,他知道压力最大的不是面对失败,而是与冠军失之交臂。

这点,可能张佳乐比所有人都更有体会。

所以,虽然叶修偶然也会嘲讽张佳乐的万年老二,但其实打心底也是很佩服他的。

信仰与追求始终如一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譬如张佳乐,譬如韩文清,还有叶修。

来的消息很简单,先是照例祝贺了一下,这才恢复了叶修日常的语气,又说期待下次和轮回的比赛。

叶神建了个新战队要重回职业联赛的事情已经不稀奇了,可说到底,他现在连挑战赛都没能冲出去,自从嘉世降级进入挑战赛之后,几乎是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个冠军怕是被嘉世包揽了。

可现在这话从他嘴里说出,却是一点也不稀奇,就像周泽楷说,要拿冠军一样。

周泽楷笑了下,道,谢谢,好,我等你。

以前总是周泽楷追着叶修的步子走,而如今,却是他等着叶修了。

冠军队的夏休期短得不得了,他们俩依旧没能见上一面,新的一赛季又匆忙地开始了,可这回,轮回的底气已经足了,他们完全有能力挺着腰板说出,我们要连冠,这样的话来。

粉丝也是相信的,赛季一开始,轮回的表现也完全也能力让人相信,他们是奔着冠军去的。

夏季窗还未关闭,一个个消息又是炸出了一片片惊天水花,第一流氓林敬言加盟霸图,史上年龄最小的职业选手卢瀚文出道蓝雨,以及——已经退役的大神张佳乐复出霸图。

不说结局如何,总之初心都未曾改。

叶修也是如此,兴欣参加挑战赛只是个一时之举,虽然他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回想起来,当初离开嘉世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可细想一下,又觉得那些记忆里的细节像是被风化了一般,一碰就碎。

可事情吧,做了就要做到最好,如今的情形,也算是阴差阳错地符合了他离开嘉世的那句话。

休息一年,从头再来。

挺好,叶修无声地笑了起来,现在的他有着可以并肩作战的伙伴,有着理解他的,最好的爱人,还有着他愿意为之奋斗,并且永不停息的目标。

还有什么可以自艾自怨的呢?

叶修拉开抽屉,里面放着的是满满当当的账号卡,君莫笑被稳当地摆在了所有账号卡的最上方,他立在最高峰,最后那一撇深得像是被刻上去的一样,金色的荣耀翅膀上,羽毛锋利如伞尖划出的弧度。

最难熬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在失意时终会明白,有些热爱如若无法替代,那么有些坚强必将绝处逢生。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