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一见钟情

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街边的法国梧桐投下一片阴影,路边的青年正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自己的杰作——整整一面墙的油漆还未干透,画里的树根与阴影相重叠,延伸出了画面,树上的绿叶脉络清晰可见。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放下了油漆刷,嫩绿色的油漆被不小心溅出桶外几滴,生机勃勃的颜色。

叶修是特地选了这个地方的,这里靠近各类大学,环境好,这个时候街上没多少人,学生都待在学校里,他也好安安心心地装修自己的小甜点店。

隆重介绍一下,叶修是一名甜点师,来头不小的甜品师,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法国蓝带,白手起家把一家普通的店变成了米其林三星餐厅,同时还荣获了多项国际大奖。

好的,此处应有掌声。

而此时,正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的叶修大厨却被不合时宜的喷嚏声打扰了。

他把视线转到路旁的绿荫底下,那里有一个青年低着头用一只手捂着鼻子,显然是发出声音的罪魁祸首了,他的面前摆了块画架,不过叶修猜测他另外一只手应该正拿着画笔。

好像是自觉自己打扰到了别人,青年从画板后面探出头来,露出了个不好意思的微笑,隔得有点远,叶修朝他挥挥手示意没事,又大声问道,“你是附近的学生?”

青年点点头,又往外移了点,叶修终于看清了他的全部外貌,真是……惊为天人,饶是他也忍不住一愣神,“美院的学生吗?”

青年还是点点头,指了指画板道,“写生。”

“这是你写生还是别人写生你啊?”叶修打趣他。

青年红着脸不说话,还是一个劲地微笑。

好看得不得了。

叶修想凑近点儿看,也觉得这么来来回回地叫太累了,就想把人叫过来再聊,他用手比划了两下,对方领悟,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画板,有点艰难地做出了决定。

他收起小凳子,又把颜料盒合上了,调色盘上还有未干的颜料,造出一个个五彩斑斓的小世界,然而他却对着画架上还未干透的新画犯了难。

“我来吧,”看着青年手忙脚乱的动作,叶修小跑着过去,一看画就怔住了,站在原地托在下巴欣赏了老久,等到一旁的青年脸越来越红,这才满含笑意地问道,“这画的是我?”

其实说是叶修也不准确,画中画了一大片的街区,而他只不过占了一小部分,还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就连墙上的那棵树都比他来得显眼。

但叶修就是觉得,这副画里的重点似乎就是他。

而他也没有猜错,青年听见他的话之后也是很快地“恩”了一声。

“画得不错嘛,”叶修夸他,“生动形象地抓住了人物特点。”

啊?对方显然有点疑惑,歪了歪脑袋看了眼画又看了眼叶修,显然没看出来哪里抓住特点了,但他秉承了好孩子的优良传统,不质疑,乖乖地等着叶修继续说下去。

“哥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帅气的背影是我啊!”叶修道。

青年很是配合地笑了出来。

“行了,”叶修笑了会儿觉得不能再这么扯下去了,太阳照得还是挺热的,他果断帮青年拿着画和画架往店里走,“还没装修好,不过坐一坐还是没问题的,也幸好厨房前几天就装修好了,这下你有口福了。”

青年在身后提着凳子背着箱子赶紧跟上。

叶修继续说道,“我叫叶修,叶修的叶,叶修的修。”

还不等青年思考到底哪个叶哪个修,叶修就已经回头看向他,像是对着他笑,光从他后面来,瞳孔对着光源,有着波光潋滟,婉转流动的色彩,像是画里的世界一样。

他看愣了,半天才回神,小心翼翼地回道,“周泽楷。”

似乎只是为了听他的名字,他说完叶修就把头转了回去,说不清那点不清不楚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又听见前面传来笑意吟吟的声音,“跟上哦,小周。”

午后的天气特别暖和,周泽楷一怔,然后抱紧了怀中的东西,阳光在他的发顶打下一层淡金的薄膜,他赶紧小跑了两步跟在叶修身后进了店。

在他的身后,轻风柔柔地吹动了青枝绿叶。

店里的桌椅零零散散摆了几张。

“你就坐那儿吧,”叶修拿了张纸垫了垫,然后轻轻放下手中的画,指着白桌旁的椅子对周泽楷说道。

周泽楷乖乖坐下。

“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叶修问,“甜的还是咸的?”

“甜,”周泽楷说,他是S市人。

“那我最拿手了,等着吧!”

周泽楷也把揣怀里的凳子放下,又把背包叠在上面,转头看起环境来,整体以干净清爽的白色为主,从窗外望出去,可以看见他刚才待着的那颗大树,他猜测窗户旁应该有一颗绿荫缭绕的梧桐树。

也就是他见到叶修的那面墙。

他把视线转向桌上被小心放置的画上,画面清新淡雅,用了大面积的绿色,只有一个人的背影,在一片绿色里清晰可见。

周泽楷记得他老师告诉过他,画就是你眼里的倒影。

他看了会儿,厨房里人影的动作吸引了他的注意。

厨房是半开放式的,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叶修反手系上围裙的带子,渐渐变得认真专注起来的样子,周泽楷注意到他的手格外好看,指甲剪得干干净净,指尖灵活地做出精巧的甜点。

他又想拿起画笔了。

叶修端着他精心制作的甜点回到周泽楷面前的时候就看见小青年低着头认认真真在纸上比比划划,先把盘子放桌上,他这才往纸上看过去。

“你有这爱好?”叶修哭笑不得地问。

他这一问可把周泽楷吓坏了,抬起头露出个略带腼腆的微笑的同时还不忘条件反射把画纸往下翻,想遮住。

诶诶诶,叶修急忙拦住他,“画得挺好的呀!而且我都看到了你还藏什么?”

不太好意思……周泽楷也不太好意思把这话说出口。

“哥的脸明明长得也这么帅,你怎么就不画画呢?”叶修叹息道。

“下次画,”周泽楷承诺了个下次,然后略显有点不好意思地把视线转到桌上的盘子,叶修笑了,也把视线转到蛋糕上。

粉红色的慕斯蛋糕摆在白瓷盘里,光滑细腻的外表照应着盈盈的光泽感,白巧克力被做出枪的样子,细节到位,空气中都是甜蜜的霜糖气息。

艺术品,周泽楷失了神。

甜点师和艺术家似乎也没有多大区别。

叶修一看他样子就知道自己做得怎么样,把盘子轻轻推到他面前,“尝尝?”

周泽楷点点头,接过甜品叉,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手,层层叠叠的颜色露了出来,最外面是一层草莓果酱,然后是各种赏心悦目的配色——奶白粉红嫣红玫红——最里面是蔓越莓的糖心。

慕斯入口即化,舌尖传给周泽楷的第一感觉就是甜,但又不是那种普通的甜,是非常有层次的,不会觉得腻的甜,口感十分清爽顺滑,空气里的糖霜味还慢悠悠地飘着,交相辉映。

恋爱的感觉。

他一口接着一口,盘子里的蛋糕渐渐减少,直到他郑重其事地吃下最后一口,把甜品叉放下,笑着看向完成了这道完美之作的人。

“很好吃。”他这么说道。

任何话语都无法表达他的心情,也不止是他的。

叶修露出轻松的笑来,“我也觉得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好的一次了。”

一道美食,最重要的是能融合下厨人的心意,能传达情感给希望的人。

“不,”周泽楷摇摇头,对上叶修的视线,眼底是亮晶晶的笑意,他认真道,“你一定会做出更好的。”

“啊,是有可能,”叶修看着他笑着说道。

“它叫什么名字?”

“一见钟情。”

       

原本分上下的,然而写完发现这样也不错,那就不续了,想用的梗下次再写吧!

以及……依旧写不出那股恋爱的酸臭味的我今天也是十分悲伤啊……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