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6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下章我一定多给小周一点戏份(请看着我真诚的大眼睛)

“所以说,你不认识他咯?”苏沐秋听完以后露出了片刻的思索表情。

“在我的印象里,我们应该只见过两次面,”叶修确定地说道,他在再一次穿越后遇见了苏沐秋,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叙述了一遍。

“依你的不要脸程度,说不定会说人家对你一见钟情,”苏沐秋十分冷静。

“我是这样的人吗?!”叶修就呵呵了。

苏沐秋用挑剔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正想开口,叶修心知肚明他要说什么,急忙赶在他开口之前说,“免了,我不想听你的回答,还是说说你的看法吧。”

苏沐秋可惜地啧了一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依我看,说不定就是你以前欠下的桃花债,而且你都说了人家长得帅性格安静,不如就从了吧。”

“靠谱一点啊!”叶修大叫道,“我是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吗?”

“哇!”苏沐秋也大叫道,“我怎么知道啊!你不要说得我好像应该很了解你一样,我们满打满算也就见过一百二十三次,期间还断断续续断了几年的联系,我能记得你这个人已经很不错了好嘛!”

“明明就是一百二十四次!”叶修立刻反驳,“你连这个都记不清,我深刻怀疑当初的boss记录的数据真实性!”

“胡说,”苏沐秋拍桌,“明明就是竞技场PK的次数!”

他说完这句话,房间里顿时沉默下来,两人终于想起他们并不在一个时空,半响,“我怎么就交了你这个朋友,”苏沐秋恨恨道说。

“同感,”叶修不甘示弱地说道。

过了会儿,两人同时莫名其妙地笑起来。

“好了,说人话,”叶修正了正脸色。

“我什么时候说的不是人话了,”苏沐秋抱怨了一句,“说不定你真的认识他,就是某天亏心事做多了被雷劈了,失忆了。”

“我去,”叶修受到了惊吓,“沐橙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剧!你怎么不说是车祸穿越,跨越千年来爱你?”

“你那个世界里是这个剧情?不对,”苏沐秋反应过来重点在哪里,顿时大怒,“沐橙是你能叫的?!”

“我不一直这么叫的嘛,”叶修很无辜。

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觉得怪怪的,苏沐橙暗自咬牙,总觉得让这家伙捡了个便宜,就在他想着怎么在游戏里折腾对方时,叶修冷不防地叫了声,“沐秋。”

苏沐秋一愣,叫道,“卧槽,突然干嘛啊,”他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鸡皮疙瘩掉一地。”

“没事儿,随便叫叫,”叶修说。

苏沐秋用一阵诡异的眼神看了他半天,突然叹了口气,“唉,我帮你想想就是。”

他在那儿用手指敲了半天木桌子,仰着头望着天花板,眼睛眯起,像是若有所思。

叶修看了看表,又看看依旧仰着头的苏沐秋,无奈了,“想好没,我应该快要走了。”

“有点困,”苏沐秋沉默了会儿说道。

“你模仿了半个小时的沉思者,还一点都不正宗,就得出来这么个结论?”叶修真想把人拉到沐橙面前往死里PK一下。

“还是有点结论的,”苏沐秋有点心虚地反驳,“你有没有想过,你怎么确定你所穿越的每个时空都是处于未来的?”

“年龄?”叶修下意识回答,不对,苏沐秋看着比他更年轻,他一愣,反应过来,“是因为我之前的记忆里没有发生过。”

“可是我所处的时空要怎么解释呢?”苏沐秋问,“或许我们的纪年方式也不一样,我这里的2017说不定是你那里的2027呢?你怎么分辨过去与未来?”

叶修想了会儿,意识到这的确是个问题,“另一个时空里发生的一切与我的人生只有交错但没有重叠,”他说道,“既然我根本不处于这条时间线上,那么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可能是未来过去或现在。”

“这是个好回答,”苏沐秋爽快地接受了这个临时想出来的回答,他顺手打了个响指,“但是,如果那是你自己的时间线,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你可以到未来也可以到过去?”

“是的,”叶修沉默了一下,然后应道,他突然明白了苏沐秋想说什么。

果不其然,苏沐秋接着说道,“那么,是不是也意味着未来的你可以回到过去,见到现在的你?”

叶修反应迅速,“我们只在别的时空里见过一面。”

“所以,一定有什么限制条件让未来的你不能与过去的你见面,”苏沐秋说,“但这不是重点,既然你可以去别的时空见到周泽楷,那么未来的你为什么不能回到过去的别的时空也见到他呢?”

这话有点拗口,但是叶修很明白苏沐秋的意思,确实如此,他想,他之前好像是进了一个死胡同,认为自己看见的一定是别的时空的叶修,但如果是未来的自己呢?那么周泽楷的那句“就是你”也可以理解了,他隐约有点被说服了,但是仍有迷雾,“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有犯罪者都有动机,未来的叶修为什么要想尽办法让过去的叶修见到他,见到周泽楷,可是每个有关“为什么”的问题,恐怕都是世界上最难解的问题之一,苏沐秋自然也没有办法给出答案。

最终,在片刻无言的思索之后,他还是给了个回答——“可能是希望改变过去吧。”

改变过去是个很有趣的回答,谁都希望能改变过去,但即便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也做不到这一点,因为蝴蝶效应始终存在,改变过去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确定。

叶修隐隐约约可以猜到点自己的心思,要说改变过去,他不是没有尝试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认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是什么,让未来的,已经经历了自己这一切的自己萌生了这个坚定的想法?

叶修自己也说不上来,时机未到,他大概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两人都在消化这突如其来的脑洞,房间里鸦雀无声。

“哥哥?”门外突然响起清脆的女声,敲了敲门,苏沐橙便推开门,手上还拿了杯牛奶,她轻轻推开门就看见房间里有两个人,她一愣,待看清是谁,眼里顿时爆发出惊喜,笑道,“叶修哥也在啊,你等等,我再去倒一杯。”

她匆匆忙忙放下杯子,又匆匆忙忙跑出门。

“谁才是亲的呀!”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的苏沐秋哀怨道。

叶修慢悠悠地拿起那杯本该是苏沐秋的牛奶,边喝边笑他,“这都多大了,还喝牛奶。”

“有本事你别喝”,苏沐秋说。

叶修淡定的一饮而尽,还咋吧了两下嘴。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苏沐秋别开视线。

另一杯牛奶也已经好了,苏沐橙端着它进来,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空杯子,疑惑道,“咦?已经喝完了?”

“我可是一口都没有喝到,”苏沐秋说。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赶忙把手上那杯给他,似乎是已经习惯了他们之间的斗争。

苏沐秋满意地接过杯子,还不忘得瑟地看一眼叶修,叶修也很无奈,刚想再嘲讽个几句,刚张了张嘴,猛地眼前发黑,像是一口气爬了十层楼的缺氧,怎么每次都这么突然?认识还好,不认识吓到人家怎么办?

现实如此,他无力改变,想到这儿,他更无奈了,只得把口中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没办法了,这种时候,他只来得及举手说个拜拜。

然而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时间越赶,意外越忙,他举起手的时候由于眼前的黑暗,看不清东西的具体位置,摆了摆就一不小心碰倒了放在桌子上的空杯子。

手上传来明显是碰到东西的感觉,叶修一愣,在完全晕过去前,他最后听见的,是苏沐橙的惊呼和玻璃摔碎的声音一同清晰地响起的声音。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