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叶修中心】光

叶修中心,日常向

祝福你,最好的叶修,生日快乐,你是荣耀不灭的光。


云层被拨开了。

光漏了下来。

又是新的一天。

如果不是QQ的提醒,叶修都不会注意到今天居然是他的生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生日了,一开始不过是因为那时条件差,只有沐橙过生日才会买一个小蛋糕,后来日子好过了点,就忘了这事,生日又怎样,日子总得和往常一样过。

叶修伸了个懒腰,衣摆上扬,他放下手,打开QQ,给叶秋发了条祝福,挑挑拣拣都没有满意的,最后还是简简单单的一句生日快乐。

简单点也好,形式都是浮云,他抬眼往窗外望去,倒是难得的晴空万里,要再过个一段时间,梅雨季就要来了,现在出去逛逛倒也不错。

叶修想了想又坐了会儿,然后起身,往胳膊上挂了条薄薄的外套,合上门就出门了。

这个点儿还稍微有点早,休息天总归喜欢睡懒觉,叶修不想惊动其他人,顺手把钥匙揣兜里,轻手轻脚往外走。

没想到到底还是碰上了个人。

“这么早就出门啊?”魏琛惊讶地问,他刚边打着哈欠边从房门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修。

“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叶修停下开门的动作说,“你不是去睡了吗?”

“是啊,”魏琛说,“可熬了一夜总会饿,这不出来找点吃的吗?”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大概没法带早餐了,”叶修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耸了耸肩道,“屋子里还有点泡面,你要不凑合用一下?”

“香辣牛肉的?”魏琛问。

“香菇滑鸡的,”叶修说。

“啧啧,老年人的生活,”魏琛说。

“得了吧,”叶修笑道,“竞技场走起,哥分分钟教你做人。”

“尊老爱幼懂不懂啊!”魏琛鄙视他。

“不懂,”叶修摊了摊手,转身道,“我先走了。”

调侃完,身后已经没有声音传来,他自然也以为魏琛去屋子里找面了,打开门就往外走,刚转了门把,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个声音,他一愣。

“老叶,”魏琛叫住他,“生日快乐。”

叶修呆了半天,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的第一句祝福居然是来自于这个家伙的,莫非平时真是太小看他了?叶修开始反思。

行吧,他挥挥手,“谢了。”

然而这次身后是真没有声音了,叶修疑惑着转身,想着这家伙还真转性啦?平时总得再说个几句,回了个头,没想到身后空无一人,显然是已经去找面了,这个家伙,叶修失笑。

温情的场面他也应付不来,总得嘲讽个几句,吵起来才舒服,这说不定也是个病,叶修想,但我就是不治。

屋外阳光明媚,偶有汽车路过,今天是个放假的日子,人们都得下午才懒懒散散地出门,叶修倒是落了个清闲,连装扮都不怎么变,平常样子就出了门。

早晨比较凉快,但叶修还是挑着树荫底下走,阳光一晃一晃的,倒不刺眼,他记得前面不远处就是苏沐橙常去的那家冰激凌店,这天吃冰激凌也挺合适的。

可惜计划比不上变化,叶修哭笑不得地站在店面前,门还上着锁,显然是还未开门,他纳闷地想,莫非还真是平时欠下的债太多了?

这事儿现在想也没用,没了目的地,他只好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他去了市中心的公园,坐在长椅上看老爷爷打太极,或者是偶尔经过的正在晨跑的外国人。

平时还真不怎么注意,叶修抬起头来,天还真蓝。

谢绝了公园老大爷邀请他一同打太极的热情,叶修再次迎着阳光起身,树叶摇动,像是在欢迎着新来的人,送别着离开的人。

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但逛了一圈却也没什么地方好打发时间,叶修想,如果苏沐橙在的话,估计肯定不会无聊,她总能找到一些有趣的地方。

那就回去吧,叶修往回走,兴欣的对面就是嘉世,他往回走的同时自然也无法忽视掉那个巨大的嘉世队标,依旧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到底是有些怀念,他突然回想起当初建立起嘉世时的样子,渐渐露出点笑来。

这走过了,就该是兴欣了,生日确实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啊,叶修心下感叹,眼角往前一瞄倒是瞄见了点啥,那是相比起嘉世标志来说略小的一块招牌。

叶修眯起眼睛,心下惊讶,诶?嘉世旁什么时候开了家新蛋糕店?

他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兴欣,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还是迈开步子,说是套路,但即便知道是套路,有些时候也会让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现在便是如此。

蛋糕店里有两个小姑娘,一个指着冷藏柜里精致的蛋糕时不时询问旁边那个人的意见,像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露出心满意足的笑来,看样子旁边那个是陪同的。

叶修总觉得自己莫名寒碜,他走到玻璃柜旁,看了看蛋糕,沐橙喜欢提拉米苏,这里也是有的,那两个小姑娘也是看见他了,他张了张嘴,笑着问道,“生日?”

大概是没想到他会突然开口,短头发的姑娘愣了一秒,然后点了点头。

“恩……”叶修掏了掏口袋,还真翻出了个小挂饰,是联盟新出的款,昨天刚寄给他的样本,他也愣了秒,然后回过神来,笑着递给那姑娘,说道,“生日快乐。”

“谢……谢,”小姑娘又是愣了半天,然后在身后另一个女孩子的提醒下赶紧接过,不好意思地道了声谢。

“没事,”叶修摆摆手。

正好店主从后面出来,看见他们皆是一愣,小声嘀咕今天生意居然这么好,然后换上笑脸,一看倒是个熟人。

叶修就眼睁睁地看着店主和俩姑娘聊起来了,显然关系不错,说着要给她们优惠,两人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好。

蛋糕很快就取好,俩姑娘拿着一盒子蛋糕就走了,出门前好像还和店主说了什么,这时候,店主终于把视线转回一直在看蛋糕的叶修。

“要点什么?”店主笑着说,“给你打个折。”

叶修一怔,意识到多半是那两个小姑娘的功劳,他还真没想到随手送了个东西还能省下一笔钱,他笑道,“那多不好意思。”

“没事,”店主大手一挥,“更何况今天应该是你生日吧?天大地大,寿星最大。”

叶修笑了笑,也不推辞了,他指了指玻璃柜,“您还真说对了,拿个提拉米苏吧,多谢。”

“不客气,”店主利索地拿出蛋糕,“这个尺寸有点小,不知道够不够分,但现做大概你也等不及,我再送你点别的吧。”

这人还真是热情,叶修笑着说,“没事没事,吃着玩玩,不用麻烦了。”

店主把蛋糕小心翼翼地放进盒子里,又顺手给他塞了两个小小的杯子蛋糕,“做多了的,你也别在意。”

这哪能做多啊,叶修无奈地付了钱,接过蛋糕,往外走,店主在身后叫住他说生日快乐。

“一定一定,”叶修回应她。

叶修提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回到兴欣,一开门就被突如其来的彩纸扑了个正着,吓得他赶紧稳住手中的盒子,睁眼一看,所有人都在他面前。

“生日快乐!”陈果笑着大叫一声,她手上还拿着礼花桶,显然是罪魁祸首之一,“惊不惊喜?”

她说着又开始抱怨起来,“魏琛说你还有段时间才回来我才放心布置的,没想到你回来得太早了啦,装饰都还没布置好,只能先庆祝起来了。”

“这能怪老夫吗?!”魏琛不满地嚷嚷着。

他还未说完,其他人就掐断了他的话语,叶修一边听着此起彼伏的生日快乐,一边连谢谢也来不及说却又有时间对着魏琛再嘲讽几句。

嘲讽归嘲讽,其实……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他的确很高兴。

“诶?这是什么?”苏沐橙眼尖地看到了他手中的盒子,“你居然买了蛋糕?这不是我们对面那家店吗?”

她的语气有点不可思议,叶修说,“我就出去逛逛……”

哦~苏沐橙拖了个长长的尾音,促狭地调侃他,“顺手带了个蛋糕回来?”

接得好,叶修无语,除了鼓掌他还能做什么?

“好啦好啦,”唐柔笑道,“那就两份蛋糕一起切好了。”

“就是,”老板娘赶紧推着叶修往里走,“点蜡烛许心愿切蛋糕,一个也不能少,赶紧的。”

“所以我要许两个愿望吗?”叶修无奈。

“大不了许两个一样的嘛,”陈果边往里走边理直气壮地说,“双倍叠加,效果肯定更显著,我跟你讲……”

说话的声音越飘越远,晃晃悠悠地飘到云层之上,挤出一条缝隙来。

云层被拨开了。

光漏了下来。

又是新的荣耀。


总之特地选了这个时间,初阳照亮大地的一刻。

一夜之间太太们产了好多粮啊,写的画的都好棒,幸福~不过为什么我打开就掉了几个粉……

叶修,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