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我该说什么才好 36

叶修没把这件事情告诉苏沐橙,他想着水到渠成,但是有没有结果还不一定呢,话是这样说,但凡是决定了的,总归是用心了的。

兴欣众人最近发现他们亲爱的队长开始喜欢煲电话煲了,常常见到他拿着个电话说个不停,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几乎是气都不带喘的,每次打的时候,那叫个满面春风,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是苏的。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兴欣众人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地看着叶修拿着苏沐橙的手机向大家挥手出门后,方锐突然来了劲。

心里早就好奇得痒痒了,他一想,这绝对有故事,心下就琢磨着先探探消息,可是探消息也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换句话来说,就是他不能亲自上场,他一出面,叶修那心脏的绝对一眼就觉得有问题 。

他想着就去找苏妹子支招了,叶修没有手机,拿着的是苏沐橙的,每次打完电话,通话记录那可是杠杠的铁证,不知道的还以为联盟两大脸面好上了。

虽然叶修没明确挑明了说,但人小姑娘冰雪聪明,心下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只是不说而已,这会儿就笑意吟吟地看着方锐在她面前旁敲侧击,拐弯抹角,就是但笑不语。

方锐急也没有办法,又是灵机一动,去找陈果了,女孩子和女孩子总归好聊一点吧?

陈果的确是挺好奇的,但要是被方锐一说就去问,感觉特没主见,这事问是要问的,但怎么也不能让方锐看见。

她面上做出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打发了方锐,晚上就偷偷溜进了苏沐橙的房间里。

苏沐橙一看她这心痒痒的样子心下就了然了,还是一副惊讶的样子问,果果?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咳咳,陈果有点心虚,不自然地撩了撩耳边的头发,咳了两声说,我其实就是想问问……

她话说到一半又觉得自己这么打听别人隐私不太好,又是欲言又止,苏沐橙善解人意地帮她补完了下半句,叶修是不是恋爱了?

对对对,陈果赶紧应和道,终究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我这是关心关心队员的身心健康,她理直气壮地想。

苏沐橙说,我觉得吧……多半是的。

还真是……陈果睁大了眼睛,真没想到有人能收服得了叶修这个千年老妖,那得是有着一手遮天,三头六臂,七窍玲珑心的何方妖孽啊,她又打听,那对方是谁啊?

苏沐橙莞尔一笑,说,去问问他呗!

跟叶修最亲近的苏沐橙都这么说了,看来叶修是真不会生气,陈果把苏沐橙拉了伙,又把这事和唐柔说了,顺手又把她也拉了进来。

第二天,叶修走出房门的时候,诧异地发现屋子里居然一片漆黑,心下也是纳闷,这是集体出门了?谁知道他脚步不过是慢了几步,前面突然窜出来了个人影。

叶修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手一抖,杯子差点砸脚上,诶呦,这可是陶瓷做的啊!他连忙稳住,想着下次还是换个塑料的吧,砸不疼还砸不坏。

他这时才有空抬头去看那个疑似嫌疑犯的身影,眼一睁,一束强光直直地打到他身上,叶修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扭过头。

黑暗中好像听见有人手忙脚乱碰到什么东西的声音,还有说话的声音。

包子快关灯!还没让你开呢!刚才那一下你不会是冲人脸去的吧!闪瞎了怎么办?

老大的眼睛难道不是火里烧出来的吗?

你怎么不说他还是从石头缝蹦出来的呢!

真的吗?老大这么厉害!

假的!你先把灯关上!老子的眼也快瞎了!

啪嗒一声,光源没有了,叶修没敢睁眼,还有点生理性的酸痛,隐约想流泪,心下想着这是个什么情况,嘴已经先开口了,啧,大家这是想集体表演个节目?平生只听说过哑剧,没听说过瞎剧,今天真是开眼界了。

陈果听见他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也是松了一口气,心虚地反驳,那是你孤陋寡闻。

行行行,叶修摆摆手,你们到底想干嘛。

陈果清了清嗓子,示意包子打个灯光,方锐及时地贡献了一根黄瓜,递到莫名其妙的叶修手上。

听说你最近恋爱了?陈果问。

叶修一愣,大大方方地说,是啊。

对方是谁?陈果接着问。

这……叶修为难了,他哪敢把周泽楷的名字报出去啊,左想右想,还是说,反正是个人。

废话!陈果气得吐血,不是人还是神啊?

叶修想了想说,你说是神也没毛病。

讲实话,陈果放大招了,不然扣你工资。

啊?叶修无奈,老板娘,就这么点工资也扣啊?太坑了吧!

咳咳,陈果不自在地说,扣年终奖。

恩?咱们还有年终奖?叶修惊讶。

废话少说,陈果恼羞成怒,我昨天刚定下的,不信你问沐沐。

叶修看向苏沐橙,她无辜地点了点头。

啧,这年头,叶修无奈,再下去恐怕要八堂会审,屈打成招了。

陈果大概也意识到自己有点探听别人隐私了,拉着唐柔给自己壮胆,犹豫了一下,换了个问法,圈子里的?

叶修点点头。

我们认识吗?陈果问。

大概没人不认识周泽楷吧,叶修想,又点了点头。

性格怎么样?陈果问。

安静,叶修用了个一针见血的词语。

安静的姑娘好啊!陈果一听,顿时大感欣慰,拍着叶修肩膀告诉他要好好对待人家,叶修愣了愣,沉思了会儿,点了点头,陈果很满意,大手一挥,刑满释放。

好好对人家,叶修好好琢磨了一下这句话,仔细一想,还真觉得自己好像对人家不太好,从头到尾都是周泽楷百般献殷勤,自己都没主动过一次。

他这么一想,还真有了点不好意思,不过没关系,过去来不及挽回,未来还有希望。

君莫笑:小周,这周六有没有空?

一枪穿云:有。

君莫笑:那正好,约个会呗。

一枪穿云:不。

君莫笑:小周,你不至于这么快就变心吧(伤心)

一枪穿云:绝对没有(委屈),比完赛(要抱抱)

和周泽楷在一起似乎是挺轻松的一件事,叶修之前看苏沐橙喜欢的那些电视剧,总觉得两个人谈恋爱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拉拉扯扯,一个短信都得从每个字里找出些九曲十八弯来。

但是周泽楷不一样,即便是在一起了,日子似乎还和往常过一样,只是多了些关心以及可以倾述心声的人,他不必将情感表现出来,好让对方看见。

幸好,双方都是内敛而又心思细腻的人。

君莫笑:小周真体贴,有什么想要的吗?

人小年轻如此暖心得就像个贴心小棉袄,叶修也是奋起直追,问完后,那边安静了老久,大概是在想,叶修都能透过屏幕看到对方手撑下巴,合下眼帘认真思考的样子。

一枪穿云:……壁咚……拍照……

壁咚……是个啥玩意儿……叶修一愣,总觉得把这两个字拆开来他都认识,和一起好像就有点懵,再想想,又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

好像是上次苏沐橙看的那部电视剧,叶修眯着眼睛使劲回想,还是只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但人家好不容易想出一个,于情于理,叶修都打算先答应下来,大不了一会儿去问问沐橙,他想。

君莫笑:行啊!哥准了,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一枪穿云:摇头(害羞笑)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