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我该说什么才好 34

叶修刚值完夜班,陈果把他赶去休息,开了风扇驱了驱一屋的泡面味,又把所有机器都检查了一遍,这才慢吞吞地坐回自己的位子无所事事地打开电视。

这个点儿还太早,要么是公园里的大爷大妈出门锻炼身体,要么是一夜未归的年轻人打着哈欠摇摇晃晃地回家,就连上班的人流,也没到所谓的高峰期。

电视里放的还是几个星期前轮回夺得冠军的新闻,年轻帅气的脸庞沉着冷静地面对着无孔不入的长枪短炮,却死活没让人发现一丁点瑕疵。

陈果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看了会儿,觉得这脸着实是帅,不知怎么的,明明没有半点相似,她却是又想起叶修刚刚拖着懒洋洋的步子上楼去的样子。

似乎总有点相似之处……

奇怪了,陈果也有些纳闷,甩了甩脑袋,归结于自己头晕眼花了。

一个人的大清早是极为难熬的,陈果闲着无聊,掰掰手指又眯起眼睛望天花板,也不知叶修是怎么一个人度过一晚上的,大概是当真对游戏爱得深沉吧。

她没想着开游戏,这时候,好友列表里大概全是灰着的,一个人打也没意思,柔柔也还没来,整个大堂里空空荡荡的。

她干脆合起眼帘趴在桌子上小眯起来,安安静静的,越安静越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岁月静好的闲适猛地被一阵铃声打破,陈果猛地回过神来。

对了,前几天沐沐拿了一串风铃来,红白相间的,她见着好看,干脆挂在了门口,还被叶修形容为大晚上的听见慎得慌,还不如挂个晴天娃娃。

大晚上……确实有点儿,但是风铃明明是可以招好运的,陈果不满,第二天还是没把风铃拿下来,不过倒是又在旁边挂了个晴天娃娃,十分满意。

风铃响了,陈果也就抬头去看,一看还真看到了个人,这都夏天了,还带了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脸,陈果总觉得这副画面似曾相识。

再一想,这不是苏沐橙第一次来兴欣的打扮嘛!

这又是哪座大神,反正最大的神已经在这儿了,再大也大不过叶神,陈果淡定地想。

那人的动作有点拘谨,小步快走过来,看上去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犹豫了半天,陈果的脸都快笑僵了,他才开口,开口第一句话倒是明确目的,你好,我找叶先生。

陈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警惕性大起,看了两眼,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她不动声色地回道,我们这里没有叶先生,您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那人一愣,随即又是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嘴,还是没说话,陈果一只手拿着手机,随时做好叫人的准备,那人又像是很无奈的样子,微微抬了抬脑袋,把帽子往上顶了顶,又把墨镜拿下来。

做完这些,他才再次对着陈果露出了一个有点腼腆的微笑来,陈果就这么看着他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张大了嘴巴,猛地越过他去看他身后的电视屏幕,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又愣愣地跌坐下来。

青年像是习以为常,又笑着重复了一遍,我找叶先生。

哦……哦,陈果还没从巨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待反应过来,随即又露出为难的神色来,叶修他还在休息……

她为难的神色还没褪下去,眼前青年眼里的亮光倒是暗了一点,弄得她居然感觉怪不好意思的,正想开口安慰几句。

说那迟,说那快,楼上倒是突然传来了声响,陈果条件反射望过去,就看见叶修拖着双夹脚拖鞋,懒洋洋地叼着根烟从楼上下来,穿着的还是从魏琛那里借来的大花裤衩。

陈果:……

叶修一下楼就看见老板娘两眼盯着他瞧,心说自己是帅,但熬了一宿也不至于帅成这样吧,郁闷地刚想开口,转眼就看见了一个帅出新高度的人。

叶修:……一定是我还没睡醒……

那人看见他顿时眼睛一亮,展颜一笑,叶修觉得桃花……啊不,这个时节应该是荷花,都开了。

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叶修心中大喊。

他默默地转头去看陈果,陈果瞪他一眼,心说我前脚说你休息着,你后脚就跑出来,带不带这么打脸的,她看了看叶修这个打扮,又看了看周泽楷的打扮,顿时不想说话了。

陈果甩给他一个你自己惹的锅自己背的眼神,扭头就走,叶修无奈,他不就是下来想吸根烟,就碰见了这么一尊大佛,早知道就忍忍,先睡一觉再说。

奈何还是碰见了,人小年轻眼巴巴地盼着呢,事情总得先解决,房间总不能让人去看,这里一会儿有客人进来,也不好让人听着看着,他心下一合计,干脆出去吃点早餐得了。

小周,叶修轻松道,一起去吃个早餐?

周泽楷点了点头,笑着应了声好,眉间都是喜悦的色彩。

南方的夏天来得格外突兀,像是由冬入夏,气温飙起暖色调,雨水不断,温和湿润,除此之外,看不出一丝半点春归来的气息,把春孤零零地丢在一边儿。

呼吸一口,扑面而来的是夹杂着泥土气味的清新空气,叶修慢慢地走着,阳光已经出来了,一点一点照在他身上,周泽楷也不急不缓地跟在他身后,阳光扯出一条金缕漫到他身上。

想吃什么?叶修停住脚步问。

周泽楷有了麻辣烫的经验,万万不敢再报个随便,想了想说,小馄饨。

叶修笑了笑,又问,虾仁的还是鲜肉的?

周泽楷张嘴想说鲜肉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叶修对着老板叫了声,鲜肉虾仁小馄饨来两碗。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要问我……周泽楷想,算了,反正他都吃,小步跟着叶修坐下。

幸好这个点的确人少,工作日也没多少人会坐下来花个二十分钟吃个早餐,大部分都是匆匆忙忙而拎着杯豆浆和几个包子,来不及享受美味就赶着掐分算秒的最后期限。

周泽楷拿下墨镜,把帽子抬高,露出好看的眼型,他看着叶修的时候是带笑的,眼角弯弯,眉目如画,看着就赏心悦目。

叶修抱着和人谈谈的心思,一看这眼神,心一慌,顿时眼观鼻,鼻观心,当真是做到了不为外物所动。

过了会儿,馄饨倒是上来了,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低头开吃,周泽楷不爱吃葱,他想着刚才忘记说了,已经做好了拣葱的准备了,谁知道,低头一看,他的那碗里漂着紫菜蛋花,以及充斥着虾仁满满的馅的馄饨。

拿起筷子的手停在空中,周泽楷一愣,看了眼叶修,慢慢地放下手,换了勺子。

叶修一晚上就吃了碗泡面,此时肚子早已空空如也,早就忍不住拿着勺子吃起来了,鲜味伴随着香味让人食指大开,没过多久,他就吃完了,感受着食饱餍足的肚子,心下想着怎么开口。 

秒针不停,划过时间,路上的行人渐渐变多,淡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洒落一地,微风一吹,就无言晃动。

周泽楷也差不多吃好了,低着头,左看右看,趁人没注意把帽子一摘,闷着头捻了把稍湿的头发。

叶修没忍住,笑了笑,看他吃好了,呼了口气,问,又什么想问的吗?

周泽楷顿了顿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看了叶修一会儿,眼睛亮晶晶的,非常诚恳地说,有。

该来的总会来,叶修心想,说,那你问吧。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问,可以再来一碗吗?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