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怎知我意?9

既然如此,叶修也没办法,只能同意,谁料两人还未走出咖啡厅,恰好迎面撞上前来找人的经理。

两方差点撞上,经理一惊,抬头一看正是周泽楷,有点意外,但立马就不动声色地四处环视了一圈,发现没有人注意,然后凑过去低声道,“小周,女模特临时出了点事来不了了,广告商那边还在到处找人,不过看样子今天好像是找不到了。”

他话音刚落,这才发现周泽楷身边还站了个人,他立马拉开距离,皱眉看了会儿,疑惑道,“叶神?”

“是啊,”叶修大明大方地和他打招呼,“虽然我没有小周帅,也不需要直接忽视我吧?”

“哈哈,怎么可能,”经理连忙打哈哈,“叶神怎么在这里?”

“有约啊,”叶修道。

“哦哦,是和我们小周有约吗?”经理立马领悟。

“还能是谁啊?”叶修道。

他这语气有点小抱怨的意思,刚刚得了便宜的周泽楷连忙装作两耳不闻窗外事,眼观鼻鼻观心。

“哈哈,叶神的人脉广啊,谁都可能啊,”经理先是捧了一句,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喜笑颜开地点明了重点,“你们关系挺好的啊。”

叶修不可能因为刚才一点小事就当着别人面故意说他和周泽楷关系不好,周泽楷就更加不会说了。

两人的沉默在经理眼里就是默认了。

“那就太好了,”经理笑眯眯道,“叶神来帮个忙吧。”

“啊?”叶修一脸莫名其妙。

周泽楷一怔,然后眼睛一亮。

两人同时把目光移到了叶修的手上,看了一眼,又对视了一眼,就一起满意地点了点头。

叶修还想挣扎一下,“等等,你们刚刚说什么女模特,就哥这样子,哪里像女的了?!”

“重点不是女,”经理语重心长道。

“是模特,”周泽楷补充道。

“不露脸,放心,”经理又连忙陪笑道,“就麻烦叶神你一下了,放心,该有的一样都不会少,就当帮个忙吧,一会儿请你吃饭啊。”

吃饭?又是吃饭!你们轮回都流行拿这一套来哄人吗?

“叶神叶神,”经理连忙使眼色,“你再这样下去,那边的保安可要过来了。”

那比较麻烦的是你们吧?话是这么说,但叶修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挣扎。

三人立马隔壁的大楼赶去,电梯里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三个人,周泽楷终于把帽子拿下来了,叶修也终于忍不住了,“所以……拍的到底是什么广告啊?”

经理脸不红心不跳,“额……挺适合你的。”

叶修半信半疑地去看周泽楷。

“嗯……挺适合的,”周泽楷慢吞吞地说。

“既然这样,小周你为什么要避开我的目光……”叶修虚着眼道。

周泽楷急急忙忙把目光转回来。

看着虽然脸色镇定但耳根已经开始泛红的周泽楷,叶修深感自己好像是再次上了一条贼船。

事实证明,结果不出所料。

叶修看着正拿着女款戒指往他手指上比划的周泽楷,内心刷着一片卧槽。

“差不多,”周泽楷颇为淡定地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广告商大喜过望,又把眼光放到了叶修身上,“这位先生的手很适合做手模,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意向?”

当初离家出走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呢?不过叶修琢磨了一下,礼貌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广告商一笑了之,“那我先过去了。”

两人点头。

终于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叶修毫不客气地一把摘下手上的戒指,又是斜眼瞄了眼周泽楷,那眼神轻飘飘的,可里头的刀子估计也不少,周泽楷只好暂时性地把自己手上的戒指也摘下来。

“小周,”叶修不紧不慢地说道,“哥这回儿可是亏大发了。”

周泽楷说,“请你吃饭。”

怎么又是请吃饭?叶修终于抓到了个可以吐槽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顿饭就想换我当个苦力?”

“很多顿?”周泽楷道,“留个电话?”

“我没手机,”叶修说出了这个全联盟的人都知道的事实。

周泽楷默然了会儿,“哦。”

这个哦是什么意思?叶修百思不得其解,恰好那边有人在叫他们两个了,再看看小年轻,也没有再开口的打算,他也就放弃了往对方身上砸一杆子的想法。

叶修的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手再怎么好看,拍来拍去也就是这么几个角度,还要能显示出戒指更好看,周泽楷就辛苦多了,广告商看中的本来就是他的名气和脸,吓死人的代言费的代价就是工作的忙碌。

补了三次妆,换了三枚戒指,配着戒指又换了三套衣服,从休闲服到白西装,到轮回队服的时候,叶修终于忍不住了,戳了戳经理,“谁会在训练的时候带钻戒啊?”

经理正在看成片,听见这话下意识地回答了句,“不会啊,”他顿了顿,又是理所应当道,“但是小周穿队服帅啊。”

叶修无言以对,只得对这个看脸的世界表示一下自己的敬意。

眼看着周泽楷那边还要有些时候,叶修借经理的手机给苏沐橙发了条短信,结果自家小妹回复地异常轻松。

明白明白,好好玩哦!:-)

其放心程度让叶修有点儿叹为观止。

“结束收工!”

叶修回神,周泽楷的工作状态到平常状态转变地非常快,上一秒还是个锐利如刀的轮回队长,下一秒就是个抿嘴微笑的,有点儿羞涩的小年轻。

他正在和在场的工作人员点头致谢,脖颈后面的一小撮头发被汗水打湿,服帖地依靠在他皮肤上,皮肤也是亮晶晶的,在灯光下和手上的戒指一样亮。

摄影师向他招了招手,他连忙小跑过去,两人低声开始交谈,此时的周泽楷已经从灯光里走到阴影里了,戒指和皮肤都不再反光。

叶修猛觉有点儿不对,嗯?怎么还是这么亮?

他正琢磨着,正好周泽楷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往他这里看了一眼,恰巧和叶修的目光一撞,双方都是一愣,对方很快弯了弯嘴角,露出个抱歉性质的安抚笑。

哦,叶修恍然大悟,那双眼睛。

和他初见小年轻时一模一样,像是盛满了从夜空中倾泻而下的星光,亮得惊人。

就这么会儿时候,那边已经交谈好了,毕竟周泽楷说话简洁,重在实际,此时已经走到叶修面前,经理也已前去和广告商交流后续情况。

“辛苦了,”叶修给他递来杯水。

周泽楷接过水,摇了摇头,沾在额头上的汗水被刘海沾染到,在空中划出几道晶莹的水珠来。

聚光灯下实在是热,叶修刚刚穿着短袖待了这么会儿就已经觉得浑身难受了,周泽楷外面还套了件外套,想必身后已经湿透。

“回酒店洗澡?”叶修问道。

周泽楷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纠结,多半是洁癖和懒癌同时发作,两者斗得不相上下,最终,他摇了摇头,“吃完再洗。”

吃?还吃?叶修一愣,他原本还以为弄到这么晚就不去吃了呢,周泽楷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把目光转向他,眨巴了两下眼睛,本该充满疲惫的双眼硬生生挤出了几分期待。

一大早被威胁,又是莫名其妙被拖过来陪了一天,室内又闷又热,肚子里还空到反胃,饶是叶修再好脾气也该不耐烦了,正当他想着推辞一下,旁边突然来了一声坚定的声音,“不许吃麻辣烫。”

麻辣烫?叶修挑眉,经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此时板着脸,一本正经地教育着周泽楷,“还想吃这种东西?上次的事我还没和你计较呢?”

什么事?叶修来了兴趣。

“你自己说说看,让你去参加个全明星赛,出去的时候干干净净的,怎么回来以后就上火发痘痘了?”

等等,叶修猛觉不对,全明星赛……

“到底是哪个混蛋点的麻辣锅?不知道我们家小周的脸有多金贵吗?”经理提起这事就来气。

叶修:“……”

我好像就是那个混蛋。

经理还在喋喋不休,直接把那人描述为一个不怀好意想要破坏轮回吉祥物加脸面的家伙。

好气哦!

叶修一边听一边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微笑。

周泽楷看似在认真听讲,其实眼神早已飘飘悠悠,眼看着就要飘到叶修身上去了,发现他其实在走神的经理一声怒吼,眼神立马正正经经地被唤了回去,跟个三好学生似的。

好气哦!长得好的人就是有优势,经理瞧着他那副乖巧认真的样子,滔天怒火立马熄了一半,剩下那点儿,半点儿风浪都掀不起来,一个小浪头打来,立马熄灭了。

唉,经理想在说两句,又半天开不了口,周泽楷见他不说话了,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一眼。

经理瞧见了他的小动作,最终只得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实在是拿着买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兢兢业业,怕是迟早一天要心力憔悴。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