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怎知我意?8

虽说周泽楷说是误会,可也没有解释这个误会是什么,于是,关于为什么轮回会来寻仇对于叶修来说还是个未解之谜。

但不管这个谜是什么,解没解,比赛还在继续,嘉世的表现还算稳扎稳打,符合其实力,轮回的表现就算得上是出乎意料的猛了,就目前来看,这支从未进入过季后赛的队伍,在周泽楷进队的第一年,就有八强的席位。

陶轩私底下偷偷摸摸地来和叶修说过有没有可能把周泽楷挖来嘉世。

叶修笑了下,人在轮回可是队长加核心呢,挖来嘉世,你给他什么?

这……队长是不行,加个核心的地位应该没什么关系吧?陶轩不死心,更何况咱们嘉世怎么说也是个三连冠的背景,轮回哪比得上啊。

你看看周泽楷的表现,叶修顿了顿,连冠不敢说,冠军怕也不远了。

得,合起来就是人家不缺钱,不缺地位,也不会缺冠军,这样的人哪里挖得过来,陶轩再怎么眼红也不得不死了这条心,换了条老路,旁敲侧击问叶修有没有露面的意思。

他自然是摆手拒绝了。

苏沐橙后来倒是跑来问过他,要是真挖得过来,他会试试看吗?

叶修轻飘飘地说了句,哪这么容易啊。

也没说到底会不会。

苏沐橙不会多问,只以为他不打算把这种不现实的情况建立在如果上面来评判现实情况。

只有叶修自己知道,在那些深夜一个人面对冒着白光的屏幕时,累极了,偶尔也会发个小呆,其实怎么可能从未想过,嘉世其实一开始,就应该是两个人的,但想过以后,还是该怎样就怎样。

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很薄,但他承载的东西却从来都不轻。

两个少年沉甸甸的期望呀!叶修想感叹,可难得的满腔惆怅一瞧见一叶之秋那无论何时都面带微笑的系统脸,却不知从何突然来了点不合时宜的笑意。

当初真该把脸设成那家伙的样子,叶修动了下鼠标,点开了商城,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最近系统好像多了个可以变表情的道具吧?

还真有,他眼睛一亮。

周泽楷那天恰好有个要去H市拍的广告,前一天晚上睡得太晚,想了半天没把消息发出去,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才迟迟地把消息给送了出去。

结果对方几乎是秒回。

好的呀,那就麻烦你了。

起这么早?周泽楷努力撑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回消息。

哈哈,早睡早起身体好嘛。

哦,也是,周泽楷想。

他往窗外望了眼,街上的早餐摊早就摆出来了,豆浆油条的香气化成实质性的白雾,从透明塑料袋子里绕着人手腕袅袅上浮,街角的那家摊饼店生意总是格外好,此时早已零零散散排了十来个人了。

周泽楷估摸了一下时间,三分钟一个,他多久可以排到,掐指算了会儿,还是泄气地往床上一倒,又想起自己还没回复前辈的消息,又是急急忙忙爬起来,往电脑桌前一坐。

椅子慢悠悠地转了半圈。

键盘被按得哗哗作响。

周泽楷正要把那行短短的文字发出去,眼角一瞄,却突然瞧见了对方角色的表情好像有这么点不一样,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在发消息前点开看一看。

三秒后,他一脸惨不忍睹地关掉了对方表情的大图,并持续了三分钟的后悔debuff。

你见过一脸含情脉脉的斗神吗?

画风突变都不足以形容此等惨剧。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打算把这归结于没睡醒惹下的错,为了爱与和平,为了冯主席的心脏今天也能萌萌哒,他删掉了那行字,冷静地换了一句话。

前辈,你的表情……

啊?对方似乎是愣了一下。

然后周泽楷就看见那个崩坏的斗神终于恢复了正常。

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玩得太尽兴,忘记换回来了。

太……太尽兴?周泽楷再度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喜欢玩换装游戏的叶秋前辈。

嗯……不过吧,少女心的前辈……好像也蛮可爱的?

“小周!”屋外传来催促声。

“来啦,”周泽楷回神,连忙冲着门叫了声,给叶修留了句一会儿见,就匆匆忙忙带着随身物品出了门。

坐上了车,他稍稍开了一丁点的车窗,路口那家摊饼店的香气顺着空隙飘荡,路人拎着被包在塑料袋里的浅黄色蛋饼步履匆匆,玻璃上霎时蒙上一层白雾,不知是食物的热气还是自然凝结的雾气。

周泽楷没忍住吸了吸鼻子。

“小周早啊,”经理笑道,他今天陪周泽楷一起去,此时坐在副驾驶位上,和他打招呼,又把手里还热着的早餐递给他。

周泽楷又是吸了吸鼻子,猛然意识到这香气和窗外飘来的好像是同样的,他眨了眨眼睛。

“上次我带的不是包子嘛,这次换个口味,看样子没买错,”经理笑道。

他上次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时候,从后视镜里瞧见人拿着个包子乖巧地咬着,眼神却在往外瞄,往窗外一看,正好路过那家朋友给他推荐的摊饼店,心下自然有了几分猜测。

你别说,味道是真的香,就是得早起,要不然等周围的上班族一出动,半小时都不一定排的到,今天算是终于让他买到了。

看看后座位上吃得满足,幸福感要爆棚的人,结果倒是挺值得的。

母爱泛滥的经理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定位已经从助理发展到了保姆。

周泽楷到H市还算早,便先给叶修发了条短信,打算先把衣服还给对方,可他本来可没打算还了就结束,起码要吃顿饭,聊一聊什么的。

他干脆把人约了出来,约在了他拍广告的旁边的一家小咖啡厅里,不用担心迟到,也可以顺便吃点东西坐一会儿,叶修到得比他还早,坐了个比较靠里的位置。

周泽楷压着帽子走过去。

叶修远远就瞧见了有个像是要跟特工接头一样的人,等他到了桌前,把桌上的柠檬水推给他,“小周来啦,喏,没有葡萄汁,我也不知道你还喜欢什么。”

周泽楷也不客气,也不在意,他在有些地方很挑,有些地方又随意得很。

“水喝了,衣服呢?”

周泽楷把袋子推过去,叶修正要接过,袋子却又被一把拿了回去。

叶修挑了挑眉,又听周泽楷道,“我请你吃饭。”

拿回衣服要被请吃饭?待遇这么好的吗?

“谢谢,”本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叶修果断一口回绝,“不过不用了。”

周泽楷哦了一声,像是早知道他会有这样的回答,想了想又道,“那你请我吃饭。”

什么?叶修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请你吃饭?枪王大大,我图个啥啊?”

周泽楷动了动手里的袋子,意思很明确,图他的衣服呗,又像是这个说服力还不够的样子,他又补充道,“我洗的。”

“你洗的还是你家洗衣机洗的?”叶修似笑非笑道,“别偷换概念。”

周泽楷闻言垂下眼帘,眉目一低,就失去了攻击性,一副乖巧的样子,隐隐约约还带上了点委屈的意思。

叶修像是生平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并且内心无比后悔因为他担心周泽楷被认出,所以特地选了个私密性高的位置,他倒是全心全意为对方着想,对方却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僵持了会儿,叶修忽然呼了口气,放缓了口气道,“周泽楷,你这个样子,你周围人知道吗?”

他难得叫他全名,周泽楷还是不答,稍稍一皱眉,做足了难受的样子。

叶修算是拿他没办法,“行,吃,你说吃什么?”

周泽楷也没想要敲他一顿,手一指,恰好就是对面一家麻辣烫。

“就这样?”叶修意外道,“你亲自洗了我的衣服,又大老远跑来,威胁我,就为了一顿麻辣烫?”

这事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指不定叶修也不会让他吃,周泽楷纠结了下,觉得很难讲清楚,最终图个省事,点了点头。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