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怎知我意?7

经理一进门就瞧见电脑椅上瘫了个人影,头往后仰着,双手无力地从扶手上滑下来,整个一四肢大敞的样子,就差化成一堆水了。

吓得轮回经理差点以为自己走错门了,退出去两秒,猛觉不对,这个情形,怕不是走错门,是穿越去了嘉世,他又狐疑地打开门。

周泽楷正双手交叉端正地坐在椅子上,乖巧地对他笑了下。

果然是眼花了。

经理松了口气,完全不想去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把接下来的赛程表递给了他,又递给他一张日程表,上面是他的日程安排。

“明天有一场表演赛,是xx广告公司的,”经理小心翼翼道,“辛苦你啦!”

周泽楷微笑着应下了。

可经理越看越觉得这微笑背后好像正在开放大束大束的百合花,好看归好看,可怎么着都有种背后寒毛直立的感觉。

坏了坏了,经理不由得想起刚才那一幕,小周不会是因为自己发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幕所以想杀人灭口吧?

呸!经理啐了自己一口,最近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周会是那样的人吗!他又是连忙换上笑脸关心地叮嘱了几句,然后便退了出去。

看着门终于合上,上一秒还在正襟危坐,微笑着的周泽楷立马松了口气,随着这口气的泄出,整个人像条咸鱼一样地瘫了下去,如同放了气的充气娃娃。

你别说,虽然这姿势确实不好看,但架不住真舒服啊。

前辈的技巧果然了得,周泽楷美滋滋地把眼睛闭上,开始享受自己的清净生活。

然后他就听见了一声开门响。

眼睛一睁,恰好和去而复返的经理的眼神撞上,刹那间,两人的表情都像是遭遇了开门杀一般的惊悚。

经理面无表情地把门一摔,怒气值快要突破临界点,转身就气势汹汹地去叫上了所有人,准备去找叶秋,要他偿命。

偿哪个命?

当然是曾经那个帅气的小泽楷啊!

野蛮人有野蛮人的偿命方式,文明人有文明人的偿命方式,至于荣耀选手,自然有荣耀选手的偿命方式。

叶修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不顺,先是被一把扫把追了半条街,好不容易找了个藏身之处,结果又被一击卫星射线砸毁了,好在他熟悉了这招,危机来临前猛觉不对,一个打滚就躲过了攻击范围,这才堪堪救下半条命,不过还是被波及到了。

“咳咳,”叶修扒开头顶倒成一片的砖头,扬起的灰尘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如果再加上已经到濒危线的生命值,那就是真狼狈了。

“我说啊,”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倒,“几位和我有什么仇什么怨啊?”

枪炮师微微一笑,炮台固定,又是一击大招。

叶修在话音未落之时便已利落地跑出攻击范围,一个转身就又遭遇了神枪手的攻击,乱射膝袭回旋踢,一一格挡下来,他的血量又降了不少。

眼看着就要英勇阵亡,叶修突然道,“我最近没和轮回结下什么仇吧?”

神枪手的攻击一顿,叶修立马操作角色退开到安全距离,神枪手自知这个距离打不到他,便干脆收了枪,道,“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号可是个按纪守法的好公民,不可能会突然结仇,和我有仇又知道我身份的工会就这么几家,”叶修慢悠悠道,“更何况你们轮回风格还挺明显的。”

神枪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当然不是说相貌,”叶修果断否定,“要是你们都有小周这么帅,当什么职业选手,开个牛郎店算了。”

神枪手突然抬手,直接送了他一枪。

叶修看也没看,直接移了半个身位,移到一半突然咦了一声,又是快速地按了几个键,屏幕上的战斗法师立马转了个方向,躲开了攻击,又是一弯腰,堪堪避过绕了半圈的子弹。

神枪手开了一枪便又收了手,看着波澜不惊,实际上倒是和恼羞成怒后的冷静一样。

“不错啊,”叶修点评道,“这一下就很有你们队长的风范了,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嘉世?”

当着轮回众人的面挖墙脚,也难怪会被集火,不过叶修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施施然地把战矛一插,靠着长杆就开始赏风景,大有一种一人一矛走天下的意思。

神枪手继续沉默不语,轮回的人虽然陆陆续续围了过来,包了个小圈子,但却只是盯着,没有动手。

一方悠然自得,一方沉默不语,倒是有几分知己开打之前的气氛,高手过招,先谈两句,不装个逼,不补个给,怎么好意思开战。

周围人虽说还是站在那里,但已经隐隐约约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意思。

“还装啊,”最终还是叶修叹了口气,叫了声,“小周。”

神枪手帽檐下的嘴角微微一勾,却只是在头顶上冒出了个问号。

“你是想否认还是想问我怎么认出你来的?”叶修道,“否认没用,反正我已经确定了,怎么确定的……刚刚那一手,和你前两天在全明星赛上用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只是一个技巧,很多人都会,但每个高手都有这么点自我风格,抖动的幅度,子弹的弧度,鼠标的轻重,怎样最顺手,不说话也没关系,小细节骗不了人。

“我就说你们轮回的风格太明显了,”叶修笑了下,“好在现在还没到转变完成的时候。”

有两种队伍最可怕,一种是全队上下几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风格,但摆在一起又能有很好的搭配,一种则是全队上下都是一种风格,前者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雨,后者是吴钩霜雪明的刀刃。

对方都这么说了,周泽楷也不掖着藏着了,或者是他本身也没打算藏,只是突发奇想,想到前几天的那副情形,这才有了点一报还一报,死也不肯吃亏的小主意。

他开了语音,乖巧地叫了声前辈。

“终于舍得开口啦?”叶修被追了半个多小时,身心俱疲,本想给个冷脸,一听小年轻开口了,乖得不得了,怒气值就化为了逗后辈的心思,“前辈?哪个前辈啊?”

周泽楷发了个羞涩的笑。

好嘛好嘛,整个一良家妇男被调戏的样子,周围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轮回选手,叶修也就顺水推舟,换了个话题,“那咱们来谈谈怎么今个儿枪王大大如此有空,领着全轮回倾巢出动,来绞杀我这么个小角色?”

说着,他还发了个瑟瑟发抖的表情。

“误会,”周泽楷慢吞吞道。

“哦,”叶修表示自己很大度,“那你解释一下吧。”

让周泽楷这么个实践派去解释,怕是兵遇到秀才,不管有没有理,都说不清,最重要的是,那个理由怕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沉默了几秒,最后支支吾吾地吐出了几个字,算是勉勉强强组成了一句话。

“经理以为你……欺负我……”

“这样啊,”叶修纳闷,“我最近应该没干什么事啊,更何况我哪里舍得欺负你啊?”

周泽楷一怔。

又听叶修道,“哥对后辈一向是温柔体贴的,欺负什么不存在的啊。”

原来只是后辈,周泽楷因他的话提了口气,又泄了口气,可谓是心情大起大落,最后只是闷声说了句,“没有。”

两人对话到此为止,叶修还想说两句,就瞧见信件里多了条私信,有什么话不能让轮回的队友知道?他一边琢磨,一边点开了信件。

衣服。

简简单单两个字。

叶修回道,上次就说不要了啊,你随意就好。

拍卖?

又是两个字,叶修琢磨了会儿,这莫非是说要拿他的衣物拿出去拍卖的意思?谁信啊?不过想归这么想,周泽楷的话说不定还真的会这么做。

轮回都这么穷了?你还不如来我们嘉世呢。

他这话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连态度也没有表,只是轻飘飘地打了个太极。

下次我送来。

这回不是两个字了,叶修回了句好吧。

等发完了,又觉得不太对劲了,他怎么觉得小年轻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呢?喜欢折中迂回是中国人的特点没错,结果他还真中招了。

等他回过味来的时候,周围已然空无一人,聊天框里多了个微笑。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