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怎知我意?5

叶修被连挑了三场,一身的劲儿差不多都用完了,只想躺在床上当条脱水的咸鱼,还未离开就给主持人下了个最后通牒,打死也不再来一场了。

主持人听着耳麦里传来一声懒洋洋的“事不过三啊,”还不等他再多说几句努力挽留一下,那边就非常熟练地切断了联系,就此歇了声。

一个个都这么无组织无纪律的!主持人愤愤地在心中骂道,面上扯着笑脸狂活跃气氛,一边解释叶秋已经离开了。

周泽楷打完了比赛就被轮回接回去休息了,他前两天工作有点多,此时就坐在大床上看直播,叶修早就不见了踪影,他看了会儿,没有什么特别惊艳的表现,差不多也到尾声了,便揉了揉有些酸的眼睛,往后一倒。

在软绵绵的超大size的床上翻了几个身,脸往被子里一埋,迷迷糊糊就有点想睡觉了,倒也没真睡着,差不多属于清醒地做梦那样,感觉梦到了什么,又像是大梦初醒,白忙一场。

大概是太累了?他想。

过了会儿,手机响了一下,震动顺着轻飘飘的被套传来,充满着实蹬蹬的空气感,他像被敲了一下,猛然惊醒,睁着还带着水汽的红眼睛慢吞吞地伸手去够。

是助理来的消息,说是晚上有个全明星赛的小聚会,选手私人举办的,问他去不去?

聚会啊,周泽楷眯起眼睛,他不喜欢热闹,不过苏沐橙肯定会去的吧,那么叶秋应该也会陪她一起去,反正猜错了大不了早点回来,他翻了个身,手指上下动了动,一个好就这么发了出去。

聚会定在晚上七点,据说为了热闹,特意定在了一家小有名气的自助火锅店,本来就是冬天,吃火锅也未尝不可,等他到了,包厢里已经零零散散坐了几个人了。

苏沐橙和叶修也赫然在列。

前者依旧光彩照人,后者……懒洋洋地瘫在座位上,头仰在椅背上,就姿势来看,和条咸鱼似乎也没有多大区别。

虽说动作不太雅,但瞧着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周泽楷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心下琢磨着要不自己下回累的时候也试一试这个姿势。

他一进来,叶修就瞧见他了,但他心里有鬼,生怕招呼一下,对方就往自己这里来了,干脆两眼一闭,歪头装死。

谁料苏沐橙见着他来了,眼睛一亮,挥挥手就道,“周队这边。”

什么情况?闭着眼睛的叶修内心有点儿懵,自家小妹对周泽楷有好感?

结果等周泽楷面不改色地走过去了,苏沐橙这才不紧不慢地道出了自己叫他的缘由,“位置上一早就按队伍安排好的,可我比较想和云秀坐在一起,又不好拆开人家烟雨的选手坐到我们嘉世来,能不能委屈一下周队您?”

轮回来的人少,只有方明华和周泽楷两人,本就凑不满一桌,他们和越云几名队员凑一桌,方明华算是个老人了,或多或少都有点情分在,他就尴尬了,连脸都没认全,若是能换到叶秋身边,倒也挺好。

这么一想,他便点了头。

苏沐橙笑吟吟地道了句谢,又说麻烦你看着他点,别让他抽太多烟,必要时刻可以直接没收哦。

装死到现在都叶修终于忍不住了,沐橙啊,你这胳膊肘往外拐得太厉害了吧?

苏沐橙笑意盈盈地瞄了他一眼,一秒低头开始装作抹眼泪的样子,周队,我把叶秋郑重地交给了你,你一定要好好地对待他啊!

叶修虚着眼道,沐橙啊,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小说啊?

就是云秀前两天给我推荐的那一部啊,苏沐橙用很轻快的语气道。

周泽楷思索了下,试探性地报了个名字。

诶?周队你也看这个啊?苏沐橙惊喜万分,还不等周泽楷回应,那边就好像有人叫了她一声,她便转而笑道,呀,云秀在叫我了,下次再聊啊。

说着,就轻飘飘地走了。

周泽楷总觉得他说完那句话以后,气氛就变得怪怪的了,转头一看,叶修在用一种“原来你是这样的小周”的目光看他。

周泽楷:“……”

我可以解释的!

周泽楷纠结了三分钟如何把上周他表妹买小说的时候把收货地址写成了他家,然后他以为是普通的书籍就打开看了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看完,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的事情用十个字里内的话解释完。

最终在对方戏谑的目光再表示投降。

算了,我不解释了。

周泽楷满心的挫败感,干脆一坐,恰好喻文州问着大家要喝什么饮料。

苏沐橙从隔了一桌的位置上叫道,我和云秀要酸梅汤,叶秋喜欢甜的,给他叫瓶椰奶。

叶秋喜欢甜食?周泽楷下意识看了眼他。

给小周拿瓶葡萄汁吧,叶修面不改色道。

哦,他还知道我喜欢喝葡萄汁,周泽楷想。

他们这一桌的人似乎吃白汤的多一点,周泽楷虽然外表是个土生土长的S市人,内心却对麻辣有极度的嗜好,可嘉世的人他比较熟的也就是苏沐橙和叶秋,此时不好发话,只是在他们点白锅的时候下意识稍稍抿了些嘴。

“大冬天的就是要暖暖身子嘛,都吃白汤的多没意思,要不来个鸳鸯的?”叶修漫不经心道。

周围响起一阵队长说得好的笑声。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叶修,没想到对方也在用余光看自己,结果正好撞上对方含笑的视线,三分调侃七分随意,心脏猛地多跳了下,他有些狼狈地移开视线。

好在周围人都在夹着锅里的食物,没什么人注意他,这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小周喜欢吃辣?”叶修随意道。

周泽楷这才发现他的称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周队变成了小周,低声嗯了一声。

还未抬头,碗里已经多了块红艳艳的羊肉了。

“冬天吃羊肉比较好,”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手上马不停蹄地给他夹着东西,动作怎么看怎么不紧不慢,可碗里的东西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叠加。

周围传来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以及队长的神之手出现了之类的议论声。

叶修怡然不动,显然已经习以为常,夹了满满一碗,这才慢悠悠地摆下筷子,见他不动,又是催促道,“快吃啊!”

周泽楷想了想,规规矩矩地道了声谢谢前辈,这才低头开始苦吃,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看着他吃自己却没动筷,只是摸了摸口袋,那里放着他的烟盒。

过了会儿,桌上的盘子里大半都已经空了,叶修的烟瘾也差不多是压不住了,另外一桌的两个年轻的小队员笑嘻嘻地满场跑,举着个杯子到处叫前辈。

年轻就是好,叶修感叹万分。

正琢磨着怎么跑出去抽根烟,就见那俩小队员里的一个突然瞧见了他,眼睛一亮,低声对另外一个说了几句,两人下一秒就托着装着酒的杯子笑着走过来。

这个发展,似乎有点不太妙?

叶修不动声色地瞄了眼自己杯子里的椰奶,心道好像有点不太好,可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敬酒这种东西,喝了一杯就等着第二杯送上门来吧。

果不其然,两名小队员一人端着一杯酒跑上来,眼里满满都是憧憬,一边平复激动的呼吸,一边小心翼翼说要敬前辈一杯。

年轻人大多都这样,好不容易见着偶像了,自然是要做点什么的,叶修笑了下,瞄了眼身旁淡淡喝了口葡萄汁的人,心道不过也有例外。

酒量不大好,叶修举了举手中的杯子,笑着解释道,代下酒,不介意吧?

两名小队员平静下来了才自觉冒失,见到人愿意喝就很高兴了,连忙摆手示意没关系。

叶修仰头一饮而尽,两人也连忙喝完,说了几句,又笑着去下一桌敬酒了。

他刚刚放下杯子,就感觉到垂在椅子旁的手似乎被碰了一下,再然后,手心就被轻轻捏了一下,叶修稍稍偏了点头,挑了挑眉。

罪魁祸首神色自若,不急不慢地摆下喝完的葡萄汁,这才转头,无声地动了动嘴,意味深长地叫了个名字。

叶修。

叶修一怔,弯起眉角就开始笑得肆意,大明大方地一摊手,意思很明显。

我又没打算瞒。



叶修: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划掉)(并不)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