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怎知我意?4

全场哗然。

主角面不改色。

“看样子这位新人队长很有心气啊,”苏沐橙拍拍手,把碎成两半的瓜子壳抛到茶几上。

相比群众的惊愕,他们这些职业选手从不会觉得这样的言论有什么问题,竞技比赛的目标只有一个,而从一开始就坚信自己能获胜是必要条件,更何况还是一队之长。

“嗯,”叶修终于开了口,他慢悠悠道,“有心气是好事儿。”

“诶?你挺看好他的?”苏沐橙敏锐地察觉出了点什么。

“是啊,”叶修摸摸口袋,他又有点想吸烟了,“他有这个实力的。”

对于职业圈来说,有实力就是有底气,没实力就是说大话。

显然,周泽楷用他的行动表明,他是前一种。

周泽楷出道的第二天就是一场比赛,主场作战,直接打了对方一个十比零,比赛成绩出来的那一刻,轮回粉丝一片寂静,直到周泽楷走出比赛席,场馆里蓦地爆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庆祝,还夹杂着喜悦的哭泣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或许是把周泽楷视为救星的。

还不等轮回和嘉世的比赛到来,第二届荣耀全明星赛就已经到来了,嘉世独占了三年的鳌头,比较不巧地只举办了一场全明星赛,不过今年嘉世的老对手霸图夺了冠,举办地自然搬到了Q市。

冬季的海边真是不得了,叶修几乎是要裹着棉被下的飞机,好不容易坐上了主办方安排的大巴,拉下帽子一抬头,这就又是四目相对。

嘉世怎么正好和轮回是一辆车?

叶修在心里默默地啐了一口。

周泽楷的脚步随着视线的接触顿了顿,偏过头和方明华说了几句,这便迈开腿,径直在他旁边坐下了。

事到如今,作为嘉世队长,他总不能视而不见,叶修尽管是硬着头皮,可嘴角的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恰好卡在礼貌和熟悉的中间,“久仰大名,周队好啊。”

周泽楷定定地看了他会儿,忽地一笑,低声道,“久仰大名。”

这话没毛病,叶修笑了笑,去看窗外。

两人暂且没了话,按常理来说,叶修在就绝不会让聊天落入冷场,不过他此时心里有鬼,还不打算把叶修和叶秋两个名字一同说出来,自然也就是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了。

效果看样子还是挺明显的,直到下车,两人除了明天见以外就没有半句交流,直让人为两队队长的外交能力捏了把汗。

方明华也觉得奇怪,叶神应该是个挺能聊的人,什么都能扯上两句,不至于安静到这个地步吧?

他想了会儿,又看了看依旧是沉默不语的周泽楷,突然有点醒悟,又突然有点担心,少言寡语莫非是个传染病?

不过他显然是想多了,因为当他们和蓝雨碰上的时候,黄少天围着周泽楷足足讲了半个小时的话,全程得到的答复除了“呃……”就是“嗯……”

“喂喂喂!什么态度啊!周泽楷你会说一个字以上的句子吗?方明华你也不管管你们队长!我们队长就不这样……”黄少天叨叨不断道。

方明华知晓他不是真的抱怨周泽楷的态度,毕竟他们队长的性格已经在前几场记者会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只不过是习惯了见到对手先发垃圾话攻击罢了。

“我很欣慰,”方明华诚恳道。

黄少天的话戛然而止,惊讶到嘴几乎要弯成一个圈的模样。

“嗯啊哦三字经终于变成嗯啊哦呃四字经了,恭喜你黄少,你做到了万千记者都没做到的事情,我先代他们谢谢你了,”方明华道。

“我去我去我去!”黄少天张嘴,垃圾话就来,“谁要这个荣幸啊!再说多一个字哪里就了不起了,我跟你讲啊……”

周泽楷左耳进右耳出,然后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几度想张嘴,最终决定干脆装聋作哑算了。

虽说是新人队长,但其强劲表现却是容不得人质疑,只是为了多点曝光率,轮回自然是为其报名参加了新秀挑战赛。

知道这个消息的主办方自然是乐开怀了,这个好,万一打败了老将,说不定收视率会破新高,至于那些被挑战的老将,大多就有点心悬在半空中了,这个可不好办,万一真输了,面子往哪里搁。

“你们担心这个干嘛?”叶修叼了根烟,含糊不清道,“人小年轻看着年轻气盛的,心里很有把握的,哪里会真的毫不留情地下前辈的面子。”

“哇哇哇!老叶你居然还敢抽烟,没看着墙上的禁烟标志吗?我跟你讲,一会儿工作人员来,我可绝对不会给你打掩护的!”黄少天叫道。

“知道知道,”叶修一摊手,“你看我只是叼着,又没点。”

“前辈很了解周队?”喻文州微笑着接道。

“还好吧,”叶修笑了下,“反正人家要挑,多半也是我们这种级别的前辈,你应该不会太担心被打败这种事情吧?”

“要是他真挑了我,那我多半还真要输,”喻文州道,“爆发太强,持续时间长,一对一,我的优势用处不大。”

叶修不可置否,只道,“要我看,他也不会选你。”

“那你认为谁最可能呢?”喻文州问道。

叶修漫不经心地拿走嘴里的烟,嘴上说着谁知道呢,心里却是想着,多半是我。

一语成谶。

叶修早有准备,斗神称霸了三年,好不容易被扯下了次神坛,有点野心的后辈都想着要趁次机会来一场,指不定打赢就出名了。

不过在两场比赛过后,一叶之秋用事实证明了,想在叶修有生之年踩着斗神上位,显然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然后第三位挑战者就上台了。

叶修一边在聊天栏里发着没有实际意义的话,一边操作着一叶之秋往一枪穿云的位置靠近。

要换成其他后辈,他多半可以先拖,直到对方心浮气躁,主动出击为止,心态上的劣势很容易导致最终结果的败北,不过用这一招对付周泽楷是多半没用的,小年轻心态太好,跟千年老妖一样的。

对付这种人,就和对付叶修这种人一样,战术比不上武力,更何况还是一对一的情况。

真是后浪推前浪,叶修想着。

利刃泛着银白色光,一叶之秋的却邪席卷着旋风而来,上来就是个下马威,一枪穿云轻巧一避,手上动作毫不留情,枪口接连冒出火花,还借着后坐力顺势往后滑出一段距离。

他忽地笑了下,心下涌上不少感慨,只是当下,打好比赛才是最要紧的。

毕竟若是不认真些,这场比赛,他指不定还真要输。

叶修认真起来,说得严肃点,甚至是可以创造奇迹的人,小年轻毕竟是年轻,还未学会如何调整自己的节奏,快慢攻击的衔接出了点小差错,虽然立马反应并调整过来,但还是失了先手,主动权被对方掌控。

灰色的荣耀占据了半张屏幕,周泽楷放下手,半合眼帘,把刚才的画面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这才抬头,工作人员前来敲门,他取出一枪穿云的账号卡,在离开前,又下意识去瞄了一眼左下角的聊天框,灰白背景里猛然蹦出了一句句子来。

“加油!说不定你下次就可以打败我了。”

说不定?周泽楷想。

他安静地走出房间,手心握着的是那张从张益玮手中接过的账号卡,每天都要训练,再怎么注意,边缘也免不了有些粗糙,磕出些印子来未免有点疼,可他忽地一笑。

哪来什么说不定。

比赛结束,周泽楷相貌好人气高,主持人便又邀请他上台讲两句,问他觉得比赛怎么样,小年轻低着头,在全场期待的目光和主持人不断的催促下想了半天,最后慢慢吞吞地吐了两个字出来。

“挺好。”

然后半天没声音,主持人的笑差点就僵了,连忙救场子,又道,“哈哈,确实挺好,我们的观众朋友看得也应该很满足吧?那么周队对本次的对手叶神有什么看法呢?”

小年轻终于抬起头,目光如炬,他认认真真道,“很强。”

怎么又是两个字?!主持人快要撑不住了,连忙又说了句全联盟公认的嘛,那么谢谢我们的周队了,然后给负责引导的工作人员狂甩眼色。

工作人员连忙上来,低声说周队这边请。

周泽楷半低着头,轻轻说了声谢谢,又像是不好意思般地抿嘴笑了笑,他不笑的时候容易显得老成,一笑便带上了点干净腼腆的少年气,是所有年轻少女春闺里的梦里人。

工作人员愣了好半天,全场寂静了片刻,在他下台的那一刻,爆发出冲天的掌声,过了会儿,才渐渐歇息。

主持人一边笑脸介绍着下一位选手,一边在心里默默道,轮回怕是捡了个不得了的宝贝啊。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