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怎知我意?2

若是要找电影镜头,摄像机必然会选择从门口开始,慢悠悠地越过光滑平整的地板和色彩淡雅的短毛地毯,从落了半截的被子晃到雪白床单,直到画面一角露出纤细的脚踝,片头戛然而止。

镜头直到这里结束,可是在现实里,那只脚踝却是接着动了动。

如果不是入睡前无意识的抽搐,那就显然是床上的人要醒了。

果不其然,被子被拱了拱,拗出个小形状来,多半是被人蹭了蹭,嗯,暖和舒适,被子里的人翻了个身,从喉咙里发出个饱含满足意味的短音节来。

下一秒,动作和声音同时被卡了带。

被子被蓦地一掀,露出个毛茸茸的头顶来。

表情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到哪里去?

世界三大哲学性问题从脑海里一个个被丢出。

嗯?!等等,他一怔,猛觉不对,他记忆里最后的印象似乎是宴会上吃了那万恶的不知道加了多少酒的提拉米苏,可眼下这触觉可不像是在宴会上,反而……像是在家里。

遮光窗帘满满地挡住了阳光的视线,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好在屋内是干净的米色系布置,瞧着还是挺暖和的,可是吧,这绝对不是叶修自己家。

胃里空荡荡的加上喉咙口的苦涩味带来了一种恶心的感觉,他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道莫非是喝醉了被哪个路人捡回家,那倒是走了大运了,没被卖掉已经很好了。

鉴于全身上下只着一条内裤,他实在不好意思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开门,万一这家的主人在外面呢?

没办法,他裹着被子,只能去四处翻翻有没有什么衣物临时遮个羞,还未下床,眼角一瞄,还真有,一套衣物就被好好地放在了床头,白色衬衫黑色长裤,他试了试,除了有点大,其他都还好。

挺贴心的啊,他心道。

衣物问题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打开那扇门去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他转动门把手,先往外探了个头,走廊是和卧室一样的米色装修,木质地板上的纹路清晰可见,他踩着拖鞋,露出些柔软的,空气被挤压的声音。

正巧和客厅里传来的说话声卡了个正着。

他下意识脚步一顿,恰好听见客厅里传来“等一下”的声音,尾音干净利落,没半份拖沓,再然后,是一阵平静到有节奏的脚步声。

眼前突然出现一张帅脸。

叶修还来不及躲避也来不及反应,两双眼睛一对上,就是满满的惊愕。

诶?这不是昨天那位小帅哥吗?

小帅哥显然早有心理准备,见到他就一把拉过他手,往屋子里走,就差说一句没有时间了。

“等……”叶修诧异未完,正欲叫住他,却被猝不及防扯了个踉跄,还未稳下身子,身后就传来一个迟疑的女声,“小楷?”

两人同时愣住。

最终这场三个人的一场戏还是以周泽楷老老实实叫了句妈落下帷幕的。

好极了,叶修想,他现在身上套着松松垮垮的衣物,一脸刚睡醒的样子,就见了人家妈。

周泽楷把叶修带到洗漱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他母亲解释的,叶修往脸上扑了些水,滴滴答答地从下巴的小尖角上掉下来,憋在胸口的一口气像是终于泄了出来。

等他把开到最大的水流关掉,出去的时候,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已然只有周泽楷一人了。

听见他开门出来的声音,周泽楷把视线转向他,指了指桌上的热牛奶和面包,又往旁边让了点位置。

叶修心道这待遇也颇好了一点,他走过去,不近不远地坐下,昨日距离远又有点儿小醉,没看清人相貌,这时候才能稍微仔细一点看两眼。

年龄不大,却硬生生因为主人过于沉着的气质显得成熟起来,唯一的青涩只可从眉宇间看出几分来,像是傲立枝头的青橘,犹带风霜露水,已然出群拔萃。

叶修第一反应是,这样的性子又是这样的年龄,从现在开始培养,应该会是个相当好的苗子。

等他下意识想完了,才开始自嘲,看见什么都想到荣耀,别人哪里个个都愿意做这行,他想了半天,还是打算先道个谢,结果还未开口,小年轻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轻飘飘地说了句,没关系。

他把话咽回去,又喝了口牛奶,从善如流,换了个开头,“哦,那刚才那个情况很抱歉,阿姨有没有说什么?”

“没事,”周泽楷说。

叶修哦了一声,又咬了口面包,混着牛奶,含糊道,“我原来的衣服……”

“阳台上,”周泽楷回答道。

这还抢答,叶修一噎,又喝了口热乎乎的牛奶,斟酌着开口,“是还没干吗?我这个样子总归不太好。”

周泽楷这回倒是看了他一眼,却依旧是不紧不慢地说,“反正都看过了。”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叶修心里想的多,但实际上,惊愕早已随着洗手间里哗啦啦的流水冲跑了,面上一副淡定得不得了的样子,甚至还有空不咸不淡地笑了下,跟个漠不关心的旁听者一样。

“那就这样吧,”他弯着些许嘴角,一口喝完了剩下的牛奶,“多谢……”他迟疑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他还不知道对方名字,“对了,我叫叶修,你……”

“周泽楷,”对方对他笑了下。

“周先生,”叶修顿了顿,也转头对他笑了笑,“感谢你昨日的帮助,我对于带给你的困扰表示很抱歉。”

周泽楷皱了皱眉,还是低低地应了一声。

“那我现在去换个衣服,改日必定再来登门道谢,”叶修继续道,“这样子,周先生觉得可以吗?”

“没干,”周泽楷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叶修一怔,旋即笑道,“那便算了……”

他正要说两件衣服而已,又听小年轻道,“改日再拿。”

“也好,”叶修还未出口的话就又咽了回去,他的衣服人家也穿不了,摆在这里最后也是被丢掉,下回拿也好,“那就麻烦你了。”

“没关系,”周泽楷客气道。

叶修起身,周泽楷也起身。

叶修看向他。

小年轻不紧不慢道,“我送你。”

推辞多半没啥用,叶修随波逐流,“那就把我送到嘉世俱乐部附近就行了。”

小年轻想了会儿,说好。

两人就这么出了门,等周泽楷拿出车钥匙,叶修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似乎还没有成年这个问题。

但是人家非常淡定,车钥匙一插,显然是个老司机了,叶修沉默地着看他准备踩油门,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声,“没关系吗?”

周泽楷被这问题问得愣了一秒,停下手中的动作,待看见对方疑问的眼神后才反应过来,他失笑道,“没关系,”又像是为了增加说服力一样,补充了一句,“上星期。”

事已至此,叶修也只能当是上了条贼船。

反正要沉一起沉。

开出一些路去,红路灯的颜色闪了闪又跳了跳。

叶修偏着脑袋靠在椅背上,青年好看的侧脸印出点轮廓在车窗上,看不清表情,就只觉冷清了,他看了两眼,突然冷不丁地发问,“你有驾照吗?”

周泽楷顿了顿,用一种“你现在才问”的语气,非常平淡地回了一个字。

“没。”

“哦,”叶修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又像是想发表点什么感想一样,“我想也是。”

两人暂且不说话了。

车子重新发动,等再次停下来的时候,红色的枫叶标志已经赫然在不远处,被阳光一烤,像是在烈火中生长燃烧的火种。

周泽楷多看了一眼。

“挺好看的,是吗?”叶修注意到他的目光。

周泽楷嗯了一声。

叶修也抬起视线,往枫叶看去,阳光有点灿烂,他眯起眼睛,方向是那里没错,但眼神又不像是仔仔细细地瞧,过了会儿,他突然转回了头,轻笑一声道,“嗯,我也觉得。”

他像是只是突发奇想的感叹,目的只是单纯的自娱自乐,还不等对方作何反应,他便话锋一转,“那我就先走了。”

周泽楷点头说下次见。

见什么见,叶修心道,面上只是客客气气地说了声再见。

他下了车便欲离开,谁料对方将车窗摇下,叶修以为他还有事,就弯下了点身子,周泽楷恰好往车窗那边靠了些,两人对上,他眨了眨眼睛,伸出手去指了指叶修身后的那片火焰。

叶修下意识转头去看,耳边就响起了青年沉稳安静的嗓音。

“也很伟大。”

他说。



嗯……知法犯法是不好的(严肃脸)~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