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情感咨询档案 15

时间: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五号

地点:情感咨询室

咨询人:周先生



咨询记录:

(第八次)


我:还是和周先生见的面呢,叶先生最近也一直没有来过,两位有联系过吗?

周:(迟疑)(点头)

我:周先生这个样子……似乎有些不确定?

周:见了面,但……

我:见面的情况不太正常?

周:(摇头)是太正常了。

我:嗯……让我看看,从之前的记录来看,叶先生似乎工作方面过得不太好?

周:(点头)但他现在看上去挺好。

我:那确实挺不正常的,两位最近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周:刚刚。

我:周先生瞒着叶先生偷偷跑出来的?

周:(不好意思)嗯……

我:哦~(意味深长)看样子不方便久留啊。

周:……对。

我:那为了防止叶先生顺藤摸瓜找来,让我们尽快开始吧。

周:好。


从他们俩上一次见面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许久了,久到能让人忘记时间的刻度,计量单位早已从“天”到了“好像很久”。

其实对于职业选手而言,要记住今天是几号是个非常困难的日子,就像一周上五天课的学生只会记得今天是周几,还有几天可以休息一样,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也只会记得今天是下场比赛的倒数第几天。

其实这是个非常方便的记日子的办法,至少即便你不记得几号比赛了,但也永远不会错过比赛,倒计时反而让人有种紧张兴奋的感觉。

这是联盟的第七赛季,嘉世这座庞然巨物终于如同历史里所有的英雄传说一样,被刻上了曾经的字眼——他们在常规赛的最后一轮里被剑与诅咒封印,就此划上了一个不完美的圆圈。

相比之下,轮回干净利落地以积分榜上第三的好成绩成功进入季后赛,从所谓初进八强的新队伍一路走到了作风强势,有夺冠条件的老队伍之一。

可惜的是,他们止步于四强。

尽管这依旧是他们最好的成绩,但大家的情绪都稍稍有点不服气,本来抱着夺冠的目标去的,结果还是停在了这一步。

不过话说回来,哪个队伍不是奔着冠军去的呢?

可是,冠军只有一个。

面对这样的结果,周泽楷比所有人都要不服气,但也比所有人都要冷静。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轮回夺冠的希望——不怕队员有志气,就怕队员没底气。

他们不仅有夺冠的实力,还有一颗奔着冠军而去的心,前者是外在条件,是基础,后者是内在因素,心理素质。

两者皆有,周泽楷还真不怕轮回夺不了冠。

于是,夏休期开始,周泽楷就拖着自己日常用品回了家,他本就是S市人,虽说大部分时间都在俱乐部里,但平日里偶尔也会两头跑,房子虽然时常无人,但也还是整洁,稍加清扫就能入住。

他背了个黑色的包,为了防止被认出,又戴了顶白色的鸭舌帽,帽檐压得又低,可到底人帅,看着就是简单又干净,熟悉的房门就在眼前,他一边捻了把脖颈后的碎发,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来,往钥匙孔里一插。

诶?好像不太对?

周泽楷下意识警铃大作,这门好像本来就没锁,松松垮垮的,一推就能开的样子。

这是个什么情况?

周泽楷犹豫了一瞬间,心下冷不丁冒出些许猜测来——叶修在里面——可鉴于他和叶修真的太久没联系了,此时也不由得有些不确定,想了想,还是谨慎地推了条小缝。

厨房里传出水流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周泽楷努力把眼神往门后的鞋柜上斜,一瞧,只有双新的,未开封的拖鞋,至于他平日里穿的那双,早已不见踪影了。

呼——周泽楷松了口气,心里又是冲上不可置信加欣喜若狂的情绪,就在他试着把自己眼神给扳正回来的声音,叶修大概是听见了外面有动静,往外探了个毛茸茸的脑袋,周泽楷下意识去看。

两人视线恰好对上。

“回来了啊?”叶修随意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懒洋洋地拖着拖鞋往外晃。

周泽楷定睛一看,那双他日常穿的拖鞋果然就好好地待在了叶修的脚上,瞧着还大了些。

他嗯了一声,拿出那双新的拖鞋,透明塑料袋的声音沙沙作响,这双拖鞋本来是给叶修准备的,此时由他穿起来,稍稍有些小。

“怎么不拿新的?”周泽楷其实心下早有定论,他一边拖着拖鞋往里走,一边摘下头顶的鸭舌帽。

“不高兴拆包装呗,”叶修漫不经心地给出了个毫不意外的答案。

周泽楷走过去,顺势抱了他一下。

“去去去,”叶修故作嫌弃地推开他脸,“都是汗啊。”

周泽楷委屈地又凑上去,低声解释道,“没办法。”

这解释和没解释也差不多了,叶修动了动脖子,反正搁哪都是热气,他干脆放弃了挣扎,又道,“诶,这么热的天,戴什么帽子,捂着多难受,还不如墨镜呢。”

叶修话语刚落,抱着他的人一松手,他一愣,还以为是生气了,谁料还未开口,眼前又是一片昏暗,鼻梁上赫然架了个东西。

“墨镜?”叶修眯起眼睛道,屋内本就没啥自然的日光,世界一下子变成了黑白,他有些适应不过来。

周泽楷嗯了一声,“我代言的。”

叶修默然了会儿,墨镜太黑,看不出是在想什么,但他很快又是笑道,“那敢情好啊,以后哥出门就戴这个了,小周牌太阳眼镜。”

“我的荣幸,”周泽楷笑了笑,往他额头上吧唧地亲了一口,“我去洗澡。”

叶修应了声好,周泽楷便松了手,噔噔噔往房间里跑,结果跑了没两步,又踩着拖鞋跑回来了。

“怎么了?”叶修诧异地问了句。

“毛巾没带回来,”周泽楷苦着脸回答。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多大人了,回家连毛巾也会忘记带的,家里还有备用的吗?”

周泽楷摇摇头,他不常回来,也不会特意跑回来洗个澡,湿毛巾放着不用,时间久了,容易发霉,更何况前段时间的S市又是梅雨常出没的时候。

“那要不你先用我的?”叶修道。

“迟早要拿,”周泽楷说。

叶修一想,也是,现在正是天天都热的时候,什么时候出去一趟都得一身汗,趁现在汗还没干,温度也没消下来,不如一鼓作气,拿完回来算了。

“那你就麻烦点再跑一次吧,”叶修无奈道。

周泽楷点点头,洗了把脸就又出了门。

外头的温度比起他回来的时候没有任何降低,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犹豫了一下,脚步就往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我:(若有所思)哦,所以就来了我这里,可是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咨询的必要啊?

周:墨镜。

我:哦对了!周先生的墨镜广告最近很火来着,(拉开抽屉)(笑)我也买了一副呢。

周:……可他没注意到(委屈)。

我:(……我为什么会有负罪感?!)啊哈哈……说不定是太忙了呢?

周:……(盯)

我:好吧我也不太信……

周:(默默点头)

我:让我想想,不一定是太忙,但可能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分散了些许他对于这种日常事件的注意力。

周:(陷入沉思)

我:(看上去好认真的样子啊……不,总觉得关注点可能是在叶修的注意力居然不在我身上了?!哪个小妖精趁我不在,勾引了我家修修!)

周:有道理。

我:啊?(吓)……啊!(反应过来)嗯……对啊,哦对了,周先生都出来这么久了,两手空空地回去,真的好吗?

周:(盯)去买毛巾和冰激凌。

我:冰激凌是……给叶先生带的?

周:嗯,草莓的。

我:(感觉不能再吐槽大男人喜欢粉粉嫩嫩的草莓味这个奇怪的萌点了)(微笑)听上去很不错的样子呢,那么希望您能在叶先生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之前赶回去吧,拜拜。

周:(笑)拜。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