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情感咨询档案 12

时间: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

地点:情感咨询室

咨询人:周先生


(接上)

我:……一击必杀啊

周:(微笑)

我:就跟小说里的情节一样,令人羡慕不已,这么看来的话,说是天生一对也没有什么问题呢。

周:(拼命点头)

我:(笑)说点不恰当的,周先生真是可爱,听说周先生现在玩的职业是神枪手是吗?

周:(点头)

我:对于我这个荣耀小白有什么可以指教的吗?

周:神枪手?

我:啊不,我还没有想好玩哪个职业,有推荐吗?

周:(不好意思)神枪手和战法比较熟。

我:战法是……叶先生的职业?

周:嗯。


哪个少年没有点英雄梦。

周泽楷还在读初中那会儿,荣耀就已经开始盛行了,他是被同学拉进这个游戏的,他同学迷的就是嘉世的叶秋,也玩了个战法,偶尔自己过不去的关或者打不下来的boss就找他来代打。

有些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周泽楷第一次接触荣耀是在杂乱吵闹的网吧里,同学请他来代打,笑嘻嘻地说多谢了,下次请你吃饭,他摇摇头,说,没事。

学校外面网吧里很吵,大部分都是逃课的学生,一人在门口放风,一有动静就转头大叫一句教导主任来了!

手心里都是湿湿的汗,周泽楷闷闷地带上耳机,他当真是天生做职业选手的料,外界吵到惊天动地,可他带上耳机的一瞬间,眼神就专注了起来,背景音乐清晰无误地传到耳朵里,心就静了下来。

他对大部分技能都不太熟悉,每一次操作都要先瞄一样冷却时间与技能表,即便如此,他的操作依旧有条不紊,从未被打断,冷静地将boss打至残血。

那是他第一次接触荣耀,打了个满载而归。

少年都有些少年意气,说得不好听就是容易心高气傲。

即便不会抱有轻视这个游戏的想法,但多少有了点不屑的眼光,少年人不能太厉害,要不然就会迷失方向。

而叶修,就是他的指路人。

我:叶先生让你意识到自己还不够强还是这个游戏没这么简单?

周:都有。

我:那我还真是稍稍有点明白,为什么明明都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地步了,但还是会担心对方对自己不是爱情。

周:是爱。

我:哦?现在已经不再担心了?

周:(笑)不担心。

我:回答得这么干脆利落,看样子是真没问题了,(开玩笑)不知道我有没有帮上忙?

周:(认真)有。

我:那就太好了,这么说得话,两位还会来吗?

周:会。

我:(笑)那可真是我的荣幸,能和两位大名人成为朋友,是朋友吧?

周:(抿嘴笑)当然。

我:(笑)这个笑真是一枪穿心啊,听说周先生在游戏里的称号就是枪王?

周:嗯。

我:是粉丝投票决定的吗?

周:算是,但提议……


(门突然被打开)

我:(惊讶地望过去)叶先生?

叶:(笑)不好意思啊,我回家见到家里没人,心想他多半是来这儿了,就来碰个运气,没想到真碰上了,没打扰你们吧?

我:哪里的话,要打扰也是我打扰了两位的二人世界。

叶:(笑)小周。

周:……(眯眼)

叶:……咳,你们接着聊啊,我听听就好。

我:叶先生都来了,不如一起聊,我们正好讲到枪王这个名号是粉丝投票的吧?

叶:对啊,这个称呼挺适合他的,我记得当时我也投了一票来着。

周:(盯……)

叶:(大大方方)

我:咳,要不咱们换个话题来聊聊吧,嗯……这么久没见,两位有没有见过面,约过会呢?

叶:有啊,还吵过架呢。

我:诶?

叶:你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我:觉得两位是模范夫夫来着的。

叶:哈哈,那也会有吵架的时候嘛。


那是个冰雪初融的春天——但这只是个指代,因为今年的H市并没有下雪,撑死了就是路面结了个冰。

周泽楷是赶着时间去找叶修的,他前一个星期刚刚考取了那杀千刀的驾照,这个星期就兴致勃勃地开着自己的车去找H市找自家恋人了,结果就如同小说里说的那样,很不巧,轮胎打滑了。

周泽楷再次睁眼又是一片片的白茫茫里,再一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彤彤,在他身边的人是谁非常明显,尽管浑身疼得跟散架了一样,也不能阻碍他对于自家恋人的求欢。

他正要眨巴两下眼睛,述说自己心里的委屈之情,就见叶修皮笑肉不笑,冷冷淡淡地来了句,“你谁啊?”

周泽楷懵了。

为什么出车祸的人是他,失忆的人是叶修?!

他连忙垂下眼角,做足了可怜样。

叶修气不打一处来,正欲下手掐人耳朵,瞧瞧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有没舍得下狠手,又想给人一个糖炒栗子,往他绑了层白色绑带的头上一看,又没舍得下手。

“涨能耐了是吧?”没处发泄自己心中怒火的叶修只好把一切负面情绪都化为了言语力量,似笑非笑道,“大冬天的还开这么快,要不要命了?”

“没超速,”周泽楷委屈道。

叶修一瞪眼,“还敢反驳?”

没,周泽楷立马摇头,吃痛地唔了一声。

“小心小心,”叶修连忙制止他动作。

周泽楷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来。

叶修盯了他会儿,突然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说说看,要是因为这事出什么意外,我要怎么面对你爸妈?”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不满道,“你爸妈。”

“好好好,我爸妈,”叶修道,“我们爸妈要怎么办?”

周泽楷正要说话,叶修又是一瞪眼,“把我错了给我塞回去。”

周泽楷乖巧闭嘴。


我:就结束了?!

叶:对啊,然后我禁了他自己开车的资格。

周:(瞪)

叶:(挑眉)你还敢瞪我?

周:(委屈地收回视线)

我:这是什么吵架啊?!(忍无可忍)谈情说爱请出门右拐,谢谢合作!下一位客人!

叶:……出门右拐?

周:是厕所(乖巧笑)。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