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情感咨询档案 11

时间: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

地点:情感咨询室

咨询人:周先生


咨询记录:

(第五次)


我:周先生?这次间隔的时间相当得久呢。

周:有点事(抱歉地笑)。

我:啊,没关系啦,先坐下休息会儿,待我翻一翻前面的记录。

周:(点头)

我:……周先生现在似乎挺火的,昨天我侄女还拿了张你的签名海报来向我炫耀来着,不过她要是知道周先生在我面前和我聊天,估计得抓狂。

周:(不好意思地笑)

我:话说我之前还没注意,今天仔细一看,周先生的额头上似乎有道……疤痕?

周:嗯,划了一下。

我:莫非是周先生长得太帅,招来了嫉妒?

周:(笑)不是。

我:那我还真是挺好奇的,建议聊聊吗?


尽管已经过去了一年,但周泽楷依旧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

那时他刚成为轮回队长没多久,因为一来就替换了原来的队长,再加上他不善言辞,全队算得上交好的就只有带他入门的方明华。

本来话就不多,和他说话的人又少,久而久之,他就习惯了把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游戏里面去,方明华有时会去劝他时间久了就好,不要这么拼命。

周泽楷只是笑笑,然后摇摇头,他知道方明华的好意,因为他时常在训练室加练的缘故,最近队里就冒出了点闲话,他也曾在不经意间听到过,无非就是说他假清高,故意想在老板和经理面前好好表现。

其实周泽楷觉得,想在别人面前好好表现,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他不太擅长反驳什么,干脆去训练,凡是有不顺心的,都可以在游戏里解决。

他知道全队上下对他不认同的人不占少数,不过如果这样的一份讨厌或者说是不服的情绪能够推着他们前进的话,周泽楷是完全不介意自己被当成那些所谓的反派角色的。

那天是轮回和嘉世的比赛,那时候的嘉世依旧算得上是如日中天,一次的没进决赛抵消不掉三连冠加一个亚军的荣光,而叶修,就恰恰是嘉世这座高峰里的最高峰。

那是场非常艰难的比赛,两队核心交战,一叶之秋的身旁有沐雨橙风的援助,一枪穿云就比较艰难了,身旁空无一人,方明华作为牧师也帮不上什么忙。

结果很干脆,干脆到像是命中注定,和人们的努力没有半点儿关系。

可那是的他只是想,没关系,一点努力不够,那就再加一点好了。

可糟糕的是,似乎只有他这么想,更加糟糕的是,在之后的赛后的记者会上,这个问题被毫不留情地用尖酸刻薄的话语给丢了出来。

周泽楷本该按照常理来回答的,下次努力,对手很强,还有时间,这些都是俱乐部给他准备好的台词,可在面对闪光灯的那一瞬间,世界好像就空白了,他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尽管方明华及时替他填补了这个空档,可周泽楷心里的空档却是半点没少,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一时之间,巨大的迷茫无措感淹没了他。

他有些失神,身体还在这里,思绪却混乱到没法思考,他知道方明华在安慰他,可他只能发出嗯的声音来,他知道叶秋前辈就在前面,可他却无法张口。

前辈会怎么看他呢?

没有礼貌,狂妄自大?

他明明觉得叶秋一定不会这么觉得的,可这样的不安还是像拼命生长的爬山虎一样,拥有自主思维的生命体,一点点吞噬了他的理智。

以至于当那块写有轮回两字的荧光牌砸向他的时候,他的身体比思维慢了两拍,就这么被砸了一下,周泽楷当下被砸了个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耳边响起的是撕破天际线的尖叫咒骂,他的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着,稍稍一闭眼,眼前立即出现斑驳陆离的光影,世界被扭曲起来,他艰难地动了动嘴,血腥味一寸寸地往上爬着,胃里顿时涌上恶心的感觉。

她在说什么?

周泽楷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可越是想要听得清楚,耳边的声音就越是模糊,像是生物的自我保护意识。

未免来得太晚了一些,他突然有些想笑。

他突然就不太想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了,身旁的人护着他往一个方向走,那个粉丝被保镖拉走,方明华可能是在安慰他,让他不要把那些话放在心上,可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听清。

不过或许是去死吧,他以最大恶意揣摩着对方的想法,即便如此,他看上去却还是那副安安静静的模样。

过了会儿,他叹了口气。


我:很难想象周先生有这样的(犹豫)……

周:想法(笑)。

我:嗯,因为感觉明明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啊,当时是很难过了吧?本身已经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偏偏身边又没有人懂。

周:有点……失望。

我:失望没有人懂自己?

周:(摇头)失望没有人相信我。

我:(一怔)

周:他不需要……懂我的想法,但我希望他能相信我。

我:叶先生就是你所期盼的这样一个人吗?

周:(点头)


周泽楷记得他那段最低落的日子,他从小没遇到过什么大难题,日子过得平稳,很少有大风大浪,比较严重的也就是决定走上电竞选手这条路而已。

这可能在暗中给了他一个暗示——只要他想,就没有他做不到的。

所以他的心态调整得特别好,昨天还难受到想要自暴自弃,第二天就跟没事人一样地去训练,凡是关心和担忧都以抿嘴微笑来答复。

即便他还不是轮回所有队员的主心骨,但他是却轮回的主心骨。

那时候,他刚刚出院没几天,脑袋上缝了几针,有损形象,叶修是在他出院的那天来的,周泽楷记得很清楚,他带的是一保鲜盒的草莓,在医院近乎刺眼的白色里,一抹红格外鲜艳。

“小周,”叶修一手拎了一大盒的红色,一手举起来向他打招呼。

“前辈,”周泽楷这回的嗓子终于能发出声来了。

“吃点儿草莓,”叶修把保鲜盒打开来,一个个草莓整齐又喜庆,“我亲身试验过,很甜的。”

周泽楷笑了下,拿了一颗。

见他拿了,叶修靠着他的床坐下来,也拿了一颗,往嘴里塞,吃了半颗,嘴上沾了些红彤彤的汁水,周泽楷这才发觉他的皮肤苍白到过分,像是电影里那些栖息于黑暗的贵族,致命的美丽。

“小周,”吸血鬼先生斟酌了一下语言,“我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周泽楷打断他,安静地笑了笑,这些天来安慰他的人已经过多了,多到他只能以微笑应对,下意识的,他不想听见叶修安慰他的话。

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处于一个弱势的位子。

“你别紧张,我不是要安慰你,”叶修道,“我觉得你不是很需要安慰。”

周泽楷一怔。

“弱者才需要安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叶修顿了顿,“但你不是,你是轮回的队长,是一出道就夺下最佳新人的选手,是一个可以和我并肩的人。”

周泽楷忽然睁大了眼睛,心里有什么在破土而出,渐渐长成参天大树的模样。

叶修又是顿了顿,道:“其实我只是想说……”

他对着周泽楷微笑了一下。

“我等着你。”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