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全职】周泽楷

他长得必然是极为出挑的。

人群里万里无一的好相貌,从眉目间的浅笑到嘴角抿起的弧度,即便是惊鸿一瞥也能拨动豆蔻少女的心弦。

可他又不止于如此。

缀着流光碎霜和烈焰荒火的左轮手枪在指尖飞旋,枪花耍得好看,枪法也是顶好的,装了消音器的巴雷特稳稳往废弃天台上一架,不动声色间便已将目标锁定在瞄准镜内。

略长的刘海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座在思考的雕塑,可并不是如此。

他安静地闭上眼,心跳和脉搏计算着目标的存活期限,等待着耳机里传来行动的号令的那一刻。

就是了。

他猛地睁开眼,眼神冷静如同觅食的鹫鹰。

风速,膛线,地心引力。

他在心里默数。

不必三二一。

扣动扳机。

也不必去看,必然是一击致命的。

他的腰弯成一挽揽明月的劲弓,抱着枪身一个干净的翻身,衣袂飞旋间,枪支已然散成零散的局部,如同寂静悠扬的尘埃,下一刻就被利索地塞入琴箱。

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座是非之地。

若是你足够细心,就会发现不远处的街头上已然出现了一个清秀帅气,笑容腼腆的男生,经典白衬衫加吉他盒,纽扣勤勤恳恳地藏起好看的锁骨,干净的皂角香呼之欲出。

身材高挑,五官俊朗,往高脚椅上一坐,两腿随意交叉,就是个低垂下头认真调试琴弦的艺术生。

偶有写生的女孩子大胆请求为其画像,他只是眨眨眼睛,略带为难地看着对方,也不说话,已然让女孩子红透了脸颊,连忙说抱歉。

他露了个清浅的笑,摇头示意没关系。

然后轻轻地离开了。

黑色风衣低调地在空气里留下一缕雪松和麝香,清新却辛辣的矛盾气味,木质花香安静而又柔和,优雅沉稳的绅士做派。

你以为他当真是个沉默到闷的人。

可在下一秒。

绵长缱绻的余香与星火碰撞。

一触即发。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