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王子与巫师

翻到了好多篇旧文,先发一篇出来当个小周生日预热吧~顺便让我想想,生日贺文写什么……
ooc有,慎入!

  

整天披着一身黑色斗篷,大帽檐足以遮住半张多的脸,露出是神情永远是恹恹的样子,如你所见,所有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巫师。        

可是,这个巫师自己吧,总是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个正义的法师。

虽然没有人相信……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自称为叶修的巫师的确是在很多时候帮助过别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实意的……

比如,如何帮助贫穷又好心的姑娘嫁给王子。

像这般拉郎配的行为叶修早就不是第一次干了,每次听见有大人们给孩子讲着睡美人,白雪公主……之类的故事,叶修总会很不屑地翻个白眼。

愚蠢的凡人啊!你们真的以为作为普通人王子可以冲破魔法荆刺的障碍,仅凭一个吻唤醒公主?还是常年有着在野外游历的王子会恰好迷路到躲藏在森林深处的小木屋?

如果不是他——伟大的叶修法师——怎么会有这么多意外……啊不,是美好情缘的诞生。

可是叶修最近很悲伤,又有了一桩生意找上了门,按理来说,有生意那是好事,可是这次的任务,却是把他那可爱聪明乖巧的妹妹和本国的王子凑成一对。

要说起来,这事他不高兴干就不该干,然而他却不得不干,因为他有个笨蛋弟弟几年前误入了诅咒森林,巫师与法师向来水火不容,而那片森林正是巫师喻文州的地盘。

虽说是个巫师,却是生得一副温润如玉的好相貌,见到的人都会赞扬一声谦谦君子,可是他是个心非常脏的巫师。

虽然他们两人站一起,多半人们会主观认为叶修是巫师,但事实上却是恰好相反。

不说这个伤心事了,让我们再来说说他那个笨蛋弟弟吧。

一年前,弟弟叶秋毅然决定离家出走去找自己已离家出走十年的哥哥,却不小心误入了巫师喻文州的地盘,据说是误食了喻文州原本用来做驻颜丹(?)的材料。

于是第二天,喻文州就拎着一脸茫然的叶秋出现在了叶修的面前,非常高冷地表示,帮我个忙。

叶修内心卧槽,表明还是非常高冷地勾了勾嘴角,问,不帮呢?

 喻文州看了一眼他,似笑非笑地说,那就算了。

说着又用那种拎小鸡的方式拎着叶秋就消失了。

……

叶修:不是应该求我吗?!

叶修:你怎么不按套路走……

第二天的第二天,他那便宜老爹托人送来了一封信,叶修以死鱼眼的状态读完了,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就是要他把笨蛋弟弟救回来然后打晕绑回家而已……

叶修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痛彻心扉地表示还好自己当初溜得快,要不然就是被打晕然后不知道丢到哪个角落里的结果。

说是这么说,虽然弟弟又笨又蠢,但作为哥哥,救还是要救的,更别说是落到了喻文州这种恶魔的手里。

于是他立即起身,一路斩妖除魔,披荆斩棘杀到了喻文州的小木屋里,顺手拿了个小院子里树上的苹果,无视掉喻文州抽搐的眼角,自顾自地占有了喻文州的摇椅,翘着二郎腿说,要哥干嘛!有事快说,过时不候哦!

喻文州按捺下想抽叶修一顿再丢出去的心情,告诉自己不能放任这个大祸害去祸害那些可怜的小动物们,就算不会伤害到小动物,伤害到花花草草的也不好,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这么一番自我安慰,喻文州终于感觉心情好点了,神神秘秘地对着叶修一番耳语。

听完,叶修就震惊了。

你要我给所有的王子都找个对象?!叶修怒了,表示自己是法师不是月老!

喻文州落寞地叹了口气,说,这是有原因的……

哦?叶修有了兴趣,什么原因,说来听听。

喻文州忧伤地四十五度抬起头仰望根本看不见的天空,又是幽幽地叹了口气,说,我有个爱人……

卧槽?!叶修表示自己再次被震惊,你这样的巫师居然都会有女朋友?!

喻文州听见这话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接着说了下去,可是我们受到了来自于上一代巫师的诅咒,他忘记了我。

哦,叶修很平静地表示这和给王子找对象有什么关系,莫非是因为自己不能和爱人长相守就决定帮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吗?叶修不屑,喻文州才不是这样的人呢!

就听见喻文州又慢吞吞地说道,他太优秀了,我怕那些王子会爱上他无法自拔……

叶修表示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于是他呵呵了一下。

然后就看到喻文州也呵呵了一下,一把抓住被无视到了现在的叶秋,就要往架在火焰上的锅里丢。

慢着!叶修冷静一挥手,我帮。

喻文州手一顿,问,当真?

当然是真的!眼看着喻文州的手又抖了抖,叶修立刻斩钉截铁地说,不就是当个月老嘛,这事哥不要太拿手。

闻言喻文州乐呵呵地盯了他一会儿,慢悠悠地把手放下。

叶修:……

于是,叶修原本作为一个没事就吃喝玩乐调戏一下漂亮妹子的法师变成了一个任劳任怨拐卖人口的月老。

可是,这次的事情不一样,他一直把苏沐橙当做自己是妹妹看待,平时连出门采个药都不让她去干,现在居然要嫁给那个都没见过面的王子,虽然听说那个王子长得是万中无一的帅……

叶修思索了一下,痛心疾首地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代嫁。

王子结婚那天,全国上下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夜幕降临,王子推开新房的门,一看就惊呆了。

作为一名王子,周泽楷发誓自己从未如此震惊过,他的王妃——本该是一名温柔贤惠的灰姑娘——现在却是一个悠悠闲闲地坐在床边一脸嫌弃地啃着苹果的男人。

假•王妃•叶修听见门的声音,虽然早已有一心理准备,一抬头还是震惊了,这帅得的确有点儿过分了,沐橙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叶修严肃地考虑起这个问题。

周泽楷心理素质良好,一眨眼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冷静地问,王妃?

声音也很好听啊!叶修后知后觉,然后一脸严肃地说,你好,我是法师叶修。

周泽楷:……论我的王妃是个法师怎么办?

其实那天晚上,叶修对周泽楷一见钟情了,准确来讲,是对周泽楷的脸,不过喜欢一个人当然应该喜欢他的脸嘛!叶修毫无心理压力地想。

于是人们经常可以看见他们的王妃有事没事就一脸深情地出现在他们英俊潇洒的王子面前,手上会突然变出一束玫瑰来,哦,自从周泽楷严肃表明自己不喜欢玫瑰之后,那束花就变成了菊花。

每次看到那一大片金灿灿的菊花,人们就会对于王妃的审美有点担忧。

然而周泽楷却是一脸愉悦地收下了。

于是人们对于他们王子的审美也有了点儿担忧。

不管怎么说,王子与王妃恩恩爱爱虽然容易亮瞎人眼,但到底还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的。

然而作为一个勤勤恳恳的月老,叶修已经好久没有再干过牵姻缘这样的事了,几个月前,叶修正舒舒服服地躺在周泽楷怀里吃着葡萄,眼前突然一闪,发着蓝光的魔法阵突然出现。

周泽楷立刻贴心地遮住叶修的眼睛,叶修满意地合上眼再次咬了个葡萄,喻文州出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喻文州:……呵呵,秀分快你知不知道

周泽楷还没把手放下,叶修也乐得清闲,耳边却突然出现了喋喋不休的噪音,你就是那个传说中心很脏的巫师啊!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叶修是不是,你怎么不说话啊!文州我说得对不对,哈哈,果然记对了,快夸我……

叶修:……

他淡定地拉下周泽楷的手,叶修冷静地反驳道,不是,我是法师,你身边那个才是巫师,还是个心很脏的巫师。

说完又转头对一脸复杂地对着喻文州说,你口味……还挺奇怪的……

喻文州回了个笑,看了眼周泽楷,意味深长地说,你也是。

叶修回头看了看无辜中枪的周泽楷,笑了笑,啊呜一口就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喻文州:……

黄少天:……

忍无可忍,蓝色的光芒再次亮起,喻文州丢下一句话就带着黄少天匆匆离开。

啧啧,瞧瞧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点吧,这样就不行了。叶修不屑一顾。

周泽楷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叶修刚吃完一颗葡萄,嘴边还挂着点晶莹的汁水,周泽楷看了会儿,一时没忍住凑上去吻了吻,顺便舔了舔嘴角,没注意到叶修一瞬间爆红的脸颊。

 

恩,好甜,周泽楷愉悦地想。

        

         荣耀大陆大事报

         荣耀纪年 996年

         轮回国的继承人周泽楷诞生

         荣耀纪年 1006年

         精灵族皇室长子叶修离家出走

         荣耀纪年 1014年

         诅咒森林的诅咒消失

         轮回国王子周泽楷大婚

         同年十月

         烟雨国女王楚云秀退位与兴欣国公主苏沐橙一同云游四方

         轮回国年轻有为的骑士杜明向兴欣国女王候选人唐柔表白

         荣耀纪年 1016年

         周泽楷正式加冕为王

         轮回国国师方明华喜得贵子

         荣耀纪年 1026年

         轮回国王周泽楷传位于王位候选人孙翔

         后记

         尽管周泽楷在位时间不过短短十年,但这段时间内,国家安定和谐,经济繁荣发展,因其荣耀与天载,史称穿云盛世。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