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全职】

他已静坐太久了。

指尖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沁出些许湿润的水汽,柔柔地细细地打磨着一圈圈的指纹,轻轻一捻,粘稠而又寒冷的触觉令人不自主地开始颤栗。

可寒冷侵蚀不了他。

若隐若现的星火还在指尖燃烧,像是胸膛里呼吸的起伏,稳定又悄无声息,是终要归于深渊的平静,又是迟早要燎原的爆发。

他的背挺得笔直,有一种近乎于倔强的坚持。

他的眼神凝视着窗外。

白雾弥漫世间。

从小口呼吸里慢慢飘出的白色像是神灯腾着云驾着雾,奶茶袅袅地浮起带着甜腻的冰冷香气,像是从巫女手中接过的刚刚出锅的魔法药水。

霓虹灯在雾里也看不分明,隐隐约约透出个轮廓,矜持到无情的地步,他忽得掐灭了唯余气味的烟,灰烬夹杂着空调气,隐隐透出些令人恶心的味道,是带着些许铁锈味和烟草味的热风,吹得人头昏目眩。

电脑屏幕的灯光因为长时间的安静成为黑暗的附庸,光源只来自于那一点点的窗户间隙,像是黎明前被偷偷掀开的天幕,得以窥见黯淡微弱的日光。

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玻璃上的透明一闪而过,霎时间便又晕染出层层白雾,半张脸反射在不完全的透明之上,似是还被烟味缭绕时的他,从某一角度看上去,半遮半掩地盖住了他的眉目,平静到近乎冷漠。

可他却忽地生出了些许不合时宜的稚气来。

他舒开紧篡的手掌,掌纹的末端没入黑暗,手心零星几点晶莹,亮得触目惊心,他把手轻轻按在窗户上,白雾消去,光从纤长的轮廓旁映入,驱散了黑暗的笼罩,可手心的温度喧嚣着要教人屈服,乃至牙齿打颤的地步。

可寒冷侵蚀不了他。

他稍稍动了动手指,指节僵硬,苍白透明,却消去更多的雾气,光明渐渐扩散,用力紧绷的指尖如同弹奏着命运的琴弦。

寒气被源源不断地从一窗之隔的地方被输送进来,不服输地咆哮怒吼着,冷到惊心。

他平静地抹去更多的白雾,直到清晰的画面出现在眼前。

管他是数九寒天还是料峭春寒。

什么也侵蚀不了他。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