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情感咨询档案 7

时间: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二日

地点:情感咨询室

咨询人:叶先生


(接上页)

我:既然解决了这个问题,那让我们放轻松,来聊一聊别的吧,工作这么忙,两人最近一次的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叶:(思索)上周五。

我:好的,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叶:他来找我。


那是个颇为寒冷的夜晚,对于饭后消食来说没有一丁点的可能性,叶修照例结束了训练,整理了下次开会需要的文件,成为最后一个离开俱乐部的人。

腹部隐隐传来的疼痛控诉着他不吃饭的罪行,叶修皱了下眉,身体上的疲惫让他只想捂着肚子睡一觉,可精神上的犹豫又似乎强烈地表达了自己的谴责。

最终,他还是决定去嘉世隔壁的二十四小时超市里犒劳一下自己。

寒风凛冽,路旁的树上挂着过年的彩灯,自顾自地热闹着,叶修难得没叼烟,手臂的缝隙里紧紧地夹着包经典红烧牛肉口味的方便面,两只手死命地往口袋里钻。

人一到晚上就容易脆弱,何况是如此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时候,不过他现在的心思都摆在了回家如何料理那碗热乎乎,香喷喷的面上,没半分伤春悲秋。

当他从加酱油还是加醋想到给自己加个荷包蛋的时候,北风啸啸,眼神瞄瞄,就瞧见自己家门口有这么个黑漆漆的人影,瞧着比他还有高上一点,吓得他手一抖,脑海里的荷包蛋就给煎成了盘不加番茄的番茄炒蛋。

谁料那个人影像是冷了,在原地动了几下,头一转,便见着了他,动作一愣,眼神一亮,迈开腿就跑了过来。

他不跑不要紧,一跑,叶修就瞧见了他在路灯下惊鸿一瞥的脸颊,不瞧不要紧,一瞧,吓得他夹着的方便面下意识就要丢出去。

可惜手速再快也比思想慢了一步,等那人跑到了眼前,手上的东西已经不好丢出去了,只能做出一副我很冷的样子,哆哆嗦嗦地往后塞。

“小周,你怎么来了?”叶修努力把东西藏到对方看不到的地方,面上若无其事道。

周泽楷原本是一副惊喜万分的模样,等到了跟去,还来不及先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就开始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了,不动声色地上下瞧了瞧,内心就开始谋划着一场舞台剧了。

周:(天真)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白啊?

叶:(微笑)被冻的。

周:(天真)你的身体为什么在打颤啊?

叶:(微笑)被冷的。

周:(天真)你的手为什么背在身后啊?

叶:(微笑)为了……(掏出三十米大刀)

周泽楷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再看叶修,浑身上下哪里都不对劲,曾经有人问过一个问题。

问:当女人谈恋爱的时候,智商真的会降低吗?

答曰:你可以出个轨试试看。

当然,叶修没有出轨,只是多半做了些亏心事,不过周泽楷的智商与推理能力丝毫没有减弱。

周泽楷面上做了个乖巧的笑,在这种时候,甜言蜜语就做了主要的输出力量,他顺势迎上去,给了个温暖的拥抱,笑道:“想你啦。”

叶修一抖索,下意识就要摆个笑脸出来,可惜周泽楷的手快了一步,手上的东西就这么被夺了过去。

达到了目的,周泽楷后退一步,举起从叶修手上抢来的方便面,学着他平时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

叶修:……

心脏了!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叶修毫不慌乱,下垂眼的眼皮轻轻一搭,就多了几分扮弱的嫌疑,他从善如流地接了句,“我错了。”

又来这套!周泽楷一噎,忿忿地想,他也不是真怪对方,只是有点气叶修又不好好照顾自己,他心思一转,面上也把眼角一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两人面对面,竟有种无语凝噎之感。

一阵寒风吹过,叶修打了个冷颤。

“要不进屋说吧。”

周泽楷没反驳。


我:打住!嗯……让我先猜猜,周先生如此贴心,莫非后续发展是叫了个五星级酒店的外卖?

叶:想太多,小周又不是什么霸道总裁,大半夜哪里去定五星级酒店的餐。

我:那你们不是真的就一包方便面两人分了分吧?虽说也不是大事,但听着也稍稍有点心酸。

叶:嘛,谁没有这么个时候,不过后续发展其实也没有多意外,一包面两个人分。

我:不会吧?周先生不仅没有阻止还和你同流合污?

叶:朋友,你这个用词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狼狈为奸?

叶:……

我:(思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叶:……这个勉勉强强,嫁周随周呗。


直到看见小年轻撩起袖子,烧了壶热开水,并且毫不犹豫地把那盒泡面泡开了,叶修才意识到,他原本打算服个软的行为是完全错误的。

在这个时候,除了二十四小时超市,附近就没有什么开着的店了,但跑远一点也不是什么问题,周泽楷却没有选择这样,而是默许了他带面回家的行为。

叶修原本以为这是一种下不为例的暗示,却万万未曾料到,这其实是在平静动作之下,暗潮涌动的小报复。

盖子一撕,香味便飘了出来,周泽楷拿了两双筷子,认认真真把一碗面分成了两半,把放在陶瓷碗里的那半推到了叶修面前。

见人的样子似乎不像是生气,叶修一时之间松了口气,再看看人擦拭桌子,把掉出来的面条收拾掉的样子,又有了点贤妻良母般的感觉,当下打趣的心思就又冒出来了点。

“小周真贤惠,”叶修笑道,转而又放低了声音,“不过看在哥这么可怜的份上,要不你就别和我抢那半碗面了吧?”

他本意是觉得方便面这种东西确实有些寒碜,不好意思请人吃,又觉得对方肯定已经吃过了,没必要来委屈自己吃这种垃圾食品。

谁料对方压根没理解他意思,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把筷子放到他手边,摆明了一个字,吃。

叶修无言,只好拿起筷子,他确实是饿了,半碗面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再抬头一看,周泽楷也恰好解决了最后一口,见他好了,便打算伸手拿碗去洗。

平日里做饭的是周泽楷,洗碗的是叶修,今天却是全落在了周泽楷身上,看着人弯腰的背影,听着哗哗的水声,直觉告诉他,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心思正随着水声一起飘着呢,水声嘎然而止,他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记忆猛地断了个片,就听见那人的说话声隐隐约约顺着那断开的裂缝像风一样地灌了进来。

轻轻柔柔的。

可惜话的内容说是轻柔算不上,说是强硬,那就又更加无从说起了。

“我也没吃,”周泽楷道。

叶修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大面积的空白,这句话好似在一瞬间把那道细小的口子扒开了,微风拂面就这么变成了寒风刺骨。

周泽楷还是安安静静地背对着他,瞧着是个乖巧的兔子,可内里,怕是只狡猾的小狐狸。

是的,他是故意的。

故意在吃完后才说自己晚饭也没有吃,故意想以此来激起叶修的愧疚感。

不说什么责怪的话,而是做足了顺从的样子,行为举止挑不出反常,却因为太过正常,平静表面之下反而有不动声色的波澜壮阔。

他便是要他时刻记着,他疼有人陪他一起疼,他委屈有人陪他一起委屈,他难受也有人陪他一起难受。



掉个手机居然增粉了……幸好稿子还在……
感谢大家的抱抱和安慰~都收到了啦~
还有那个用人脑记的……我这种三十年代的脑子啊😂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