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楚苏】闻战

不能接受的就不要点进来了啦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只是单纯突然想写女孩子了而已……
会掉粉的吧?!(Σ(っ °Д °;)っ)(惊恐万状)
orz,小天使们别取关!(手动比心)((。・ω・。)ノ♡)


1.

楚云秀第一次见着苏沐橙,是在初春里的江南。

水乡的女子眉目间自带三分柔情,像是一尾乌篷船悠然而过,被船桨轻轻拨开的水雾,美目含波,便是硬生生把微微荡漾着的绿波比得黯淡无光,失了三千颜色。

她不过着了一身浅衣,衣袂被洗得发白,飘扬间,似乎还能闻见清新的皂角香,像是倏地望见了什么,她的眼里亮起了千万点光彩,流光飞舞。

楚云秀下意识顺着那道光望过去,瞧见了一个男人,一个,似乎有点眼熟的男人。

她敛下眼帘,给自己倒了杯酒,浅浅的桃粉从青瓷小壶里落出来,跌落到象牙白的杯里,好看极了,宫里赏赐的琼觞玉液都比不过。

哦,她想起来了。

那不是三皇子的先生吗?


2.

这三皇子不过为一个普通宫女所出,虽然相貌是宫里头顶好的一个,但却也是最不得宠的一个,要说稍稍引人瞩目了一点,那还是……这个先生入了宫以后的事情。

那女子拎着裙摆笑着跑向那男子,笑意吟吟地接过他手中的一小碗东西,那男子脸上是一阵无奈之色,却到底只是低声叮嘱了几句。

她忽的就笑了。

她漫不经心地想着,英雄总是难过美人关,多无趣。


3.

可惜她不是美人,也称不上什么英雄。


4.

说来巧也不巧,楚云秀第二次遇见苏沐橙,还是在这个水乡小镇。

她那时候刚在漠北率着一骑骑兵,气势如虹,银枪翻旋,就端了蛮夷的几个窝,残阳如血才归,回望之际,手里还拎着敌人的首项,枪尖还缀着血色,眉目间是淬了殷色的艳丽,教人不敢直视。

此后,靠近边疆是几座小城算是得以安定了一些日子。

可骑在战马上的女将军风尘仆仆,垂眼之时,似剑的眉目间就有了这么点小落寞,出神地望着自个儿伤口里渗出来的血,忽的就想起了三月里的那杯桃花酒。


5.

桃花酒挺美好,可是四月却不美好。

江南的雨就跟人的愁绪一样,绵绵的,丝丝的,教人心烦,却又生不起讨厌的情绪。

楚将军行军打仗遇着下雨,那也得前进。

可眼下,她没有行军,也没有打仗,却还是得前进。

可不知道是不是这一点点的春雨把她骨子里的那一点点离家以后就没有过了的小矫情给拽出来了,结果就像嫩笋破土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楚云秀斟酌了会儿,踏出去的半只脚还是自顾自地行动了。

啪嗒,鞋底便是沾上了水。

算了算了,她认命地打算冲回去。

苏沐橙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一只手就把她半边已经露到雨里的身子给拉了回去,抛去那十指纤纤,指如葱根来看,和英雄救美的区别也不是太大。

“下着雨呀,”她责怪道,转而又笑意吟吟,像变戏法一般地从身后掏出一把绘着浅粉桃花的油纸伞,“我送你吧!”

从不轻信他人的楚将军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6.

那日小雨正下,青石板路有些滑,两人共撑一把伞。

短短一路,楚云秀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家住何方,是哪里人,家中有几人,何故来了此地,以及那个男人是谁。

可苏沐橙却还在不停地讲着,眉目当得起顾盼生辉四个字,明明人是柔柔弱弱的,一张嘴却跟喜鹊儿似的。

楚云秀心说,要是下次抓到的俘虏也有这么好讲就好了,一想,又想到了友好邻国的黄将军,一时又默默放弃了这个想法。

其实她还想问,你平时对陌生人都是这么好的吗?

可又觉得对方会眨眨眼睛,说,没有呀,这算什么好呢。

她又想说,下回不知道别人底细就不要轻易上前,万一是坏人呢?

可她又觉得,如果不上前的话,她说不定就这辈子都不认识她了。

这么一想,又觉得颇为庆幸。


7.

好事总是不长久。

北方战事告急,楚云秀没在江南待了多久,就又被召了回去。

一打便是三月有余,苏沐橙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大概是托叶修帮她的,给她寄来了一坛包得严严实实的桃花酒,外头用红纸包裹着,里面还夹了一张薄薄的红笺,梅花小楷好看得紧。

她本是个女子,会笑也会哭,只是哭不能让人看见,久而久之,便不哭了,而笑起来又过于柔软,压不住军里的人,平日里便多板着脸,来给她递东西的李副将素来与她交好,见她难得笑一次,便忍不住道了句,将军您笑起来其实很好看。

楚云秀下意识压下了嘴角,只觉嘴角不受自己掌控,只得稍稍扬了些,又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她又是忍不住补充了句,她更好看。


8.

她真心实意觉得,苏沐橙更好看。

而且全天下女子没有一个比她更好看。


9.

她归心似箭,可世事向来不如人愿。

这场战打了许久,物资粮草运了好几回,可到底是离京城太远,不易输送。

楚云秀看着李副将呈上来的军需报告,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心下一沉,粮食还够撑三天,本来也能拖到下一批粮草运到,可恰好不巧前两天,天降大雨,连带着今年的洪水一起泛滥了,民不聊生。

国民以为本。

那些粮食,他们不能动。

楚云秀思忖了会儿,心下已然有了定论,执笔将那个三改为了一。

不能再拖了,便定在明日了。

她挥了挥手,李副将上前将报告拿回,就瞧见了那个涂改的痕迹,她的脚步下意识顿了顿,惊讶道,明日便要定胜负?

定胜负?女将军此时正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银白的枪头,听见这话,她笑了下。


10.

不对。

我们明日便要凯旋。

女将军如是说道。


11.

后来他们真的赢了。

世人皆说是有奇迹。

唯独那不受宠的三皇子说,非天命,乃人命。


12.

那个时候,作为这件事情最大的功臣之一的楚将军正漫不经心地咬着绑带边,往伤口上撒了药便狠狠一拉,算是给自己疗了个伤。

她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银枪伫立于一旁,枪尖朝天,靠着土墙,红缨已然干透。


13.

战事已平。

楚云秀伤还未好,便赶着回了江南。

她离开时还是略显湿冷的初春,如今,已然是燥热的盛夏了。

杨柳青青江水平。

苏沐橙捧了碗解渴的杨梅汤站在河岸旁,腰身如柳,见着她,两眼一亮,小步小步跑过去,楚云秀把刚刚从街口的小摊上买来的红豆冰递给了她,见人欢呼雀跃的样子,又是无奈地叮嘱道,别贪凉,慢些吃。

苏沐橙眨了眨眼睛,乖巧地应下了,转眼还未到家门口,已然半碗下肚了。

可楚云秀也没有办法,只好故意板起脸来。

苏沐橙见她不理她了,便凑上去,环住人腰,软声软语,讨好地笑,一个劲地说我错啦。

把楚云秀气得笑了出来。

就知道说错,楚云秀轻轻敲了敲她脑袋。

云秀最好啦,苏沐橙说。

楚云秀作势要瞪她,却在下一秒不受控制地睁大了眼睛——她被苏沐橙猝不及防塞了一嘴的红豆冰,又冰又凉。

还很甜。


14.

可是她不知道。


15.

其实她早该知道的。


16.

那日她们回家路上,听见有街边的百姓在谈论着那场大捷的事情。

苏沐橙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勺的红豆冰,两颊鼓起,我知道不是这样的。

楚云秀喝杨梅汤的动作顿了顿,问道,什么不一样?

才不是运气好,也不是什么天命所归,苏沐橙道。

她话里似乎有点为她打抱不平的感觉。

楚云秀笑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人们只是想看见英雄,可我没能成为力揽狂澜的英雄,便只能退而求次,看个奇迹。

可我知道不是那样的,苏沐橙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眼里氤氲上了一层看不明的东西,还不等人仔细一探,她下一秒便垂下了一半的眼帘。

所有人都以为你们会以侥幸的心理拖到最后一刻,可谁也没有料想到,你们有这个勇气先发制人,一鼓作气便打了敌方一个措手不及。

苏沐橙道,所以不是天定,是人为,不是奇迹,她顿了顿,直直地看着楚云秀道。

是英雄。


17.

那时候楚云秀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可到底,心里是欢喜的。


18.

而现在,楚云秀依旧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才察觉到了其中的蛛丝马迹。


19.

漠北之战平定三月后。

三皇子逼宫。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