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情感咨询档案 5

时间: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地点:情感咨询室

咨询人:周先生


咨询记录:

(第三次)


我:(笑)上回说希望下次两人一起来,结果这次就只有周先生来了,叶先生没来莫非是不敢面对我?

周:(抿嘴笑)他去买菜了。

我:真是居家男人啊,买菜这件事平时都是谁做得比较多呢?

周:(思考)先到家的。

我: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答案呢,那做饭呢?

周:(无奈地笑)我,(顿了顿)洗碗,他。

我:哈哈,没事,分工有序也很好,我们上次还在聊,平淡才是生活的真谛,哦对了(突然想起),周先生平时喜欢吃什么呢?水果?

周:(不好意思)草莓。

我:啊,又是个意料之中兼意料之外的答案呢。

周:(疑惑)

我:因为上次叶先生离开时就说是要是去买草莓的,那时候就猜是周先生喜欢吃,没想到猜对了呢,不过现在这个时节,草莓还不甜呢。

周:(点头又摇头)

我:莫非是因为是恋人买的所以很好吃吗?不要再残忍对待单身狗了啦!

周:(笑)

我:话说今天也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呢,圣诞夜是吧,每到年底,几个节日连着来,钱包都要破产了,周先生有没有给恋人准备点小礼物呢?

周:(点头)

我:可以冒昧地问下大致是什么吗?

周:(盯着思考)

我:哈哈,我绝对不会给叶先生通风报信的啦。

周:(慎重点头)(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

我:(左右打量拿起来)诶?好轻啊,好像是液体?

周:嗯……(犹豫)

我:嗯?你的脸色好像有点失望?是我猜错了吗?

周:(摇头又点头)

我:(心情沉痛)不过这个本来就不该是我来猜的,果然还是请把它带给你想给的人吧。

周:(点头)

我:叶先生回去以后有和你讲过我们聊了什么吗?

周:(摇头)

我:那周先生好不好奇我们聊了什么?说不定是在揭你的黑历史呢?

周:(面色复杂)

我:(笑)好吧,其实我们聊了一下关于两位的恋爱过程。

周:(想了想)告白?

我:聪明!

周:到哪了?

我:一千次晚安。

周:(回想了一下,无奈地笑了起来)

我:其实我对后续还挺好奇的,周先生可否解个惑?

周:(眯起眼睛细细思索)


自打连着两次告白都被直接无视了以后,周泽楷算是学乖了,知道了文艺路线不对叶修胃口,果断转了个类型,只是内心还有些可惜那难得的勇气。

说实话,如此委婉间接的方式都毫了他不少勇气,要再来个直接点的,估计心跳就能暴露他的战术布置。

不过吧,没关系,换个方式的曲线救国也不是不行。

自打那朦朦胧胧的告白过去了三天,又到了该送礼物的日子,二月十四早已过去,不过白色情人节依旧是女孩子的心头好,嘉世的礼物以叶秋与苏沐橙为翘楚,足足堆起了一座小山,不过这些礼物大多被经理收拾起来,很少一部分是被选手亲手打开的。

周泽楷自然不会傻到把礼物一起寄过去,等待猴年马月的意外,而是趁着前一天拍广告的时候,把东西一起塞给了苏沐橙,收下了几张小纸片的苏沐橙拍着胸脯表示一定送到。

小姑娘说到做到,十分靠谱。

两天后,叶修面对着自己桌上那一盒似乎还在冒着粉红泡泡的爱心巧克力沉默了,并且及时地敲响了苏沐橙的门,适当地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你是不是拿错了?这是哪个粉丝给你送的巧克力被你当做义理巧克力拿到我屋里来了?”叶修道。

“我看看,”苏沐橙装模作样地接过看了两眼,笑嘻嘻地递回去道,“没有呀,这个确实是给你的。”

“你确定?”叶修翻了翻,居然在反面不甚明显的地方发现了个署名ZZK,“好吧,说吧,收了人多少好处?”

苏沐橙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别装傻,”叶修痛心疾首地教育她,“你怎么可以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呢?”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苏沐橙自然接道,“何况是三张免费甜品券,新品试吃呢。”

叶修沉默了片刻,合上门走了。


我:这个告白我给满分啊,巧克力里放了什么,情书吗?

周:(但笑不语)

我:(明了)然后叶先生终于明白了你的意思吗?

周:(点头)

我:那么叶先生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周:(渐渐翘起嘴角)


开弓没有回头箭。

告白信既然送出了手,周泽楷就决不会再为此而犹豫,定定心心解决了接下来的一轮比赛,大概是不用再压在心里,因而踏实了不少的原因,轮回的赛绩看着颇为好看。

在与嘉世比完赛的那一天,周泽楷被不知道哪里得来消息的记者会堵在了离开的通道里,他压下帽子,匆忙转身,谁料身旁的门猛然打开,一只手作势要来拉他。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想后退,又恐被身后的记者发现,当真是前有豺狼,后有虎豹。

一时犹豫,就被拉进去了,周泽楷眼尖地瞄了眼,发现那只手好看得很,甚至还有些眼熟,心下兀然冒出个不可思议的猜想。

他被压在门板上,冷得他禁不住打了个颤,背挺得笔直,一只手轻轻捂住他的眼,手心温暖潮湿。

周泽楷感受到鼻前有稍稍急促的呼吸靠近。

一如他渐渐加快的心跳。

紧接着,淡淡烟味袭来。


我:狗粮吃得一本满足,请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那人就是叶先生的?万一认错了多尴尬。

周:真爱粉看手识人。

我:……真爱。

周:(脸红点头)(瞄了眼表)

我:是要走了吗?

周:(抿嘴笑)早点回去,陪他。

我:也是,那就这样吧,圣诞夜确实应该好好陪陪对方,可怜我这个孤家寡人了。

周:(犹豫)(打开包)(拿出一颗巧克力)

我:嗯?给我的?

周:(不好意思地点头)别担心,会找到那个人的。

我:(笑)承你吉言,多谢啦!

周:(笑)没关系。

评论(1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