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情感咨询档案 1

时间: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

地点:情感咨询室

咨询者:叶先生与周先生

咨询记录:

(咨询师的例行自我介绍)

咨询正式开始

我:两位选的日子很特别啊,是特意还是巧合?

叶:其实都是凑巧啊,这不是双十一打折嘛,出来逛逛,隔壁网吧人爆满了,冻得受不了了,就跑来这里,顺便做个咨询。

周:嗯。

我:这样啊,还真是随意,不过两位也算是运气好,平日里我们这里客户还是挺多的,今天比较特殊,小情侣都不来了,单身狗只有加班。

叶:明白明白,双十一都赶着给女朋友清购物车嘛,不过我们俩兴趣比较相同,都是赶在零点的时候给对方要的东西秒个杀。

我:(好奇)抢得到吗?我还以为那些只是骗骗人的呢。

叶:(笑)靠手速呗,这种时候,单身狗恐怕比较有发言权。

我:我想两位肯定不是(笑)。

周:(笑)不是。

我:两位感情很好的样子呢,看不出有什么情感问题?

叶: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就是吧……我比他大几岁,又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比较早熟一点,他就觉得我对他只是对后辈的关照,我又觉得他对我只是对前辈的憧憬。

周:(点头)

我:很干脆的总结呢,看样子是早有准备了,这种情况不少见,两位介意讲述一下你们初次见面的情形吗?不妨先用个词描述一下?

叶:要说起来,那大概是‘突然’了吧。

我:突然?猝不及防的相遇虽然出人意料,应该也很有趣吧?

叶:确实如此(两人笑着对视了一眼),恩……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呢?


多年以后,面对枕旁爱人熟睡的脸颊,叶修将会想起,他见到周泽楷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对他来说,那是个颇为寻常的下午,空气里弥漫着新年和雪的气息,荣耀职业联赛已经举办了第五个年头了,嘉世三连冠的热度也远远没有散去。

他如同往年一样,避开人群,走了后门进的场馆,今年与往年倒也有些不同,以往都是嘉世,吸烟室与小卖部在哪里,他都一清二楚,走哪条路不会碰着人,他也清楚。

可第四赛季的冠军让霸图抢了去,全明星赛自然便落在了Q市。

下次再抢回来便是,他摸了摸口袋,确认了烟的完好无损,这才不紧不慢地去找路,这场馆建得和霸图风格颇为相似,直来直往,地图清晰,倒也没有什么岔路,省下了他不少力气。

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他瞄了眼表,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不少时间,同一时间,插在口袋里的指尖又触到了硬硬的香烟盒子,心下一犹豫,便又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是抽还是不抽呢?

他的思想有了点小小的挣扎,不过毕竟只是小小的,很快就被冲上头的烟瘾压了下去。

正巧一个转角,瞄见前面露出个蓝色荧光的洗手间标志,诶,真巧,他两眼一亮,心道还真是老天爷帮忙。

手指像是粘在了烟盒上,心也飘了进去,他单手插兜,还是一副慢悠悠的样子往前走,眼神却在不动声色地四处看了看,没有人,他果断开了门,反身轻轻合上。

这一系列动作称得上是行云流水,门隙被合拢,叶修松了口气,心下又是一喜,正欲掏出自己的心肝宝贝儿,手还未从兜里拿出,只听得身后传来一阵流利的水声,顿时吓得他心肝抖了抖。

这个时候,洗手间里怎么还会有人?

叶修自己也是颇为诧异,他是算好了的,工作人员不会来这个地方上厕所——他们有专用的厕所,选手这时候多半在被经理看着——毕竟活动快要开始了,只有他这么个懒散闲人,还有空四处晃悠。

正疑惑之时,身后的水流声断了,又听见纸巾被扯下来的声音,显然对方是个人,这时候转身离开是不可能的,叶修心下一迟疑,没拿烟,转身恰好和正在慢条斯理擦着手指的人打了个照面。

见他转身,那人也一块儿抬了个眼,幽黑的眸子加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就像是嫩得能掐出水来的大学生,大约是刚才洗了把脸,稍长的发尾服帖地紧靠白皙的脖颈,鸦黑的睫毛上沾了点水珠,随着主人的眨眼一颤一颤的。

弄得叶修的小心肝也一颤一颤的。

哟!这个帅哥我在哪里见过的呀!

事实上,除去第一眼的惊艳以外,叶修确实是知道这人的,刚出道就担任轮回队长的新人,再加上一副绝佳的相貌,曝光度之高让人为之动容,不像他,多年以来连个侧脸都没给人留下过,真真正正的靠手识人。

真爱粉都得哭出来。

完全没有任何的尴尬和不好意思,叶修大大方方和他打了个招呼,“小周好啊。”

小年轻似是有些犹豫,最后只是腼着脸,笑着点了点头,叶修估摸着应该是没认出来他是谁,殊不知周泽楷心里虽是稍稍有些纳闷,但就这个称呼来看,多半是电竞圈里的前辈,但是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他便只是习惯性地抿着嘴笑了笑。

本是冲着吸烟来的,对方又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礼节结束,便好切入正题了。

叶修终于掏出了挂念许久的心肝宝贝,这么一回下来,手心都出了些许汗来,正欲叼起,眼帘一抬,又见细细擦完了手的小年轻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盯着他手中的烟看。

正把烟盒放入口袋里的动作一顿,下一秒便把烟盒递到了周泽楷面前,嘴里的烟已经迫不及待地叼了进去,一只手又去掏打火机,叶修只能用眼神示意他自取。

见自己的动作似乎被误会了,周泽楷连忙摇头,指了指烟,又指了指天花板。

叶修一愣,诧异地抬头去看,打火的动作也为之一怔,一瞧,他心里就一咯噔。

只见那天花板上静静待了个白色的圆形物体,和雪白的天花板差点就要融为一体。

坏了,叶修动作一僵,做了两秒的心理斗争,只好认命地把烟重新放回烟盒里,心情沉重地想,烟雾报警器,他居然忘了时代在进步。

痛心疾首是一回事,对待后辈的礼貌是一回事,他压抑着悲痛的心情扯了个笑,道,“多谢你提醒了。”

这提醒没啥问题,可瞧着人一脸生不如死的样子,周泽楷居然觉得自己心里是不是应该有那么点愧疚,不过比赛快要开始了,他连忙点点头,顶着一脸的无辜走了。

唉,算了算了,叶修无奈地看了眼烟盒,反正比赛快要开始了,自己还是赶紧回去,指不定又是个七连挑,要是找不到人,老韩非得手撕了他不可。

事实证明,规律是可以被习得的,根据前两年的挑战情况来分析,被七连挑的人还是叶修,完全没毛病。

新秀虽说是这一届里比较出彩的几位,但其本身实力来说,还得多加磨砺,叶修诚诚恳恳地和六位新秀打完,一看最后一位,便又是乐了,赫然就是刚见过的周泽楷。

这位和其他人不一样,本抱着终于可以打完了的心思的叶修再度稍稍认真了一点,不过放水自然还是有的,本只是想指点两下,谁料两人技术高超,见招拆招,再加上叶修有意手下留情,一不小心倒是打了个十来分钟的指导赛。

眼看场面要失控了,叶修赶紧造了个失误,一叶之秋倒地,还未受身,一枪穿云本可以一击毙命,可他的动作却不知为何也顿了顿,这才开了爆射,顺利结束了比赛。

叶修正欲退出,眼角一瞥,又见干干净净的对话框里突然跳出来了条消息。

一枪穿云:?

说好了要放水的嘛,叶修默默心道,可惜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一枪穿云:下次聊。

还有下次?叶修心道。

不对,叶修如梦初醒,周泽楷说要聊天?!

突然想试试新文体了?!(跃跃欲试)走原著时间轴,不知道时间上有没有错误,欢迎捉虫~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