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双向攻略(下)

给每位前来的勇士自己的心,这就是魔王存在的意义,反正——魔王是不死的。

这是诅咒。

叶修在缓缓地往前走。

周泽楷也在慢慢地往前走。

一楼的大厅并未封死,毕竟是大门进来的地方,周泽楷翻身下来,想要去推开进来的那扇门,一推,没推开,他一愣,手上又多加了点力,还是没推开。

周泽楷对自己的手劲有把握,这样都推不开,那就一定是门上动了什么手脚,他冷静地收回手,慢慢地转过身去,二楼的灯光哗的一下子照了下来,眼睛受到强光刺激,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又觉一阵酸痛。

眼角变得湿漉漉的,外界的灯光好像暗了下来,细听还有慌忙的叫着关掉的声音,周泽楷闭着眼睛,身形有些不稳,身后就是可以靠着的门,但他并未后退。

反而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过了会儿,他试着睁开眼睛,有点模糊,他眨了眨眼睛,看清了画面——叶修像是刚刚出来一样,站在二楼楼梯的扶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他漆黑的长袍没过了扶手的一半,显得人愈发高挑,黑暗在他的身后如影随形,明明是在微笑,眼里却带着沉重的阴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看见周泽楷抬眼,他轻轻地弯了下嘴角,上挑的眼角笑得更加嘲讽。

这不是叶修,周泽楷想。

“走什么?”叶修站在高处,“不是要我的心吗?”

“我不要,”周泽楷道。

叶修定定地看了他会儿,周泽楷面不改色,他似是在思索,又似是自嘲地笑了下,“不要就不要吧。”

这话听上去居然有点落寞,周泽楷一怔,刚想开口解释,又听叶修道,“那你想要什么?”

周泽楷张了张嘴,没说话。

“果然还是有想要的东西的吧,”叶修长叹一声,“这样吧,我们玩个小游戏,只要你能通关,我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任何东西?”周泽楷重复了一遍。

叶修的漆黑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寒冷,像是觉得无聊一般,他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承诺道,“是的,任何东西,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说得像是情话,语气却漠然得可怕。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开始?”

“别急,先介绍一下游戏规则,”叶修笑了笑,“游戏一共是三关,内容先不能告诉你,区域为这个城堡加后面那块花园,不能场外求助,当然,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周泽楷点点头。

“规则很简单吧,”叶修打了个响指,“那么现在,游戏开始……恩?!”

发生了什么?!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叶修一愣,风在耳边打,他听不见别的声音,好像是……掉下去了……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点。

包子你个混蛋,不是让你找几根结实点的绳子吗?!叶修现在正直直地往下掉,叫声卡在喉咙口出不来,他的内心是崩溃的,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装逼站在这么滑的扶手上。

如果不是为了装逼,他就不会站在这么滑的扶手上,如果不站在这么滑的扶手上,他现在就不会掉下去。

那他为什么要装逼呢?

叶修认认真真思考了会儿,终于明白了这个最浅显的道理,因为——他是魔王啊!

自古以来,所有大boss出场都得自带特效,他们这儿穷,连个小花瓣都撒不起,那套魔王专属服饰,都是他成为魔王后自带的绑定装备,连出售换钱都没办法做到。

穷得叮当响。

当个魔王有什么好的呢?叶修越想越心闷,不仅没钱没技能没手下,要被打被骂被挖心,长得还没有勇士帅!

魔王没有什么技能,除去不死这一个奇特的设定以外,就跟个废材没有什么区别。

算了算了,反正死不了,叶修安慰自己。

可……还是会疼的。

真的……很疼。

无论是摔倒……还是挖心。

叶修闭上眼睛,等待着几秒后落地第一时间护住自己的脑袋,谁料,却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下意识地睁开眼,身上随意披着的披风因突如其来的掉落而飘扬起来,正好盖在了接住他的周泽楷的身上,较重的貂毛领先落了下来,其余部分慢悠悠地飘下,盖住两个人,悄无声息地激起一层尘土。

少年本就清俊的相貌更添一份贵气,碎发微动,因急骤的跑动,脸颊染上了些许绯红,披风在他身后慢慢飘落,像是从天上降下一般。

自此尘埃落定。

叶修呆呆地眨了下眼睛。

“老大,你还好吗?”屋顶隐隐约约传来呼喊声。

叶修一愣,大梦初醒一般,他立马回过神来,从周泽楷怀里跳了出来,抬头大叫道,“我没事!”

他说完,又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对着披着他的披风慢吞吞站起来的周泽楷笑眯眯地说道,“那么,你的第一关就算是过了,披风就算是奖励吧。”

恩……绑定装备不知道可不可以送人。

一不小心就送出了半家财产的叶修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问题。

这时候,屋顶上又传来包子信誓旦旦的声音,“老大,我下次一定找几根结实点的绳子,绝对不会让你摔了。”

由于四面八方都是墙壁,最后几个字还形成了点回声,叶修抽了抽嘴角,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一口气说完,“先祝贺你好的那么现在让我们进入第二关,包子!”

随着他中气十足的一声,屋顶飞快地冲下一只黄色的鸟,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叼了起来,叶修在下面挥着手笑道,“第二关是去后面的花园里找一种名叫寒冰草的植物,找到了就和包子说,他会送你回来的,祝你好运。”

“等等!”周泽楷叫道。

“还有什么问题吗?”叶修道。

这关看似没有危险,只要能认出这种植物就可以了,但其实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寒冰草只生长在冰寒交汇的地方,而这里的后花园,有一座不可思议的温泉。

所以……他肯定会失败。

想到这里,叶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有了看下去的兴趣。

被叼在半空中,周泽楷低下头,有些艰难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来,又小心翼翼地打开,仔细地分辨了会儿。

叶修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见周泽楷看了会儿,然后从包裹里轻轻地取出一株被冰冻着的植物,迟疑了一下,语气不确定道,“是这个吗?”

叶修僵硬地接过那株植物,他几乎是从小生活在这里,这样常见的小植物哪里需要细看,只是瞄一眼,便知道是真是假,“……包子,放他下来吧。”

叶修盯着那株植物发呆,他的内心现在十分复杂,这都多少年了,好像很久都没有人走到这一步了,还是……从来就没有?

可能是死过一次,他的记忆受到了点损害,不太记得以前的事情了,这么说来,周泽楷或许是第一个。

他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按照规则,周泽楷确实是过了这一关,那么,他就有进入下一关的资格,只是这下一关……

那边周泽楷终于平稳落了地,他松了口气,又再度紧张起来,因为最后一关……

“最后一关,我想你应该也差不多猜到了,”叶修显然已经平静下来了。

“打败你,”周泽楷沉默道。

叶修笑了笑,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是一死一活。”

这是最坏的结果,周泽楷心下一沉。

周泽楷还未拔剑,叶修也不在意,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的。

叶修其实一点也不想走到这一关,因为魔王是杀不死,他只会一次又一次地活过来——带着满身伤痕,所以,死的一定会是对方。

太久了,久到他都不记得上一个拿走他心脏的人是怎么打败他的了,只留下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还留在记忆深处令人心有余悸,可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话,他又怎么做得到。

算了,叶修看着眼前人的半合着眼帘的年轻脸庞,干净得像是未受半点尘世污染,他缓缓地叹了口气,就算是为了前面那一点点没有受到的疼痛吧。

自己亏大了,叶修心说,就这点温暖,居然要用千百倍的疼痛去补偿。

你赚大了,他又把视线转向周泽楷,居然让一个魔王,心甘情愿为你掏出自己的心。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