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41

一看人神色顿时沮丧下来了,叶修赶忙道,“没事没事,交给我。”

周泽楷的神色稍稍好转了一下,只是眉目间的失望还是挺明显的。

美人眉目含愁,叶修看得心尖儿都颤了颤,趁着人去洗澡的空隙,忙不迭地抓起了手机,立马就给叶秋打了个电话。

“混蛋哥哥,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叶秋咬牙切齿道,虽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接了电话。

“说正事儿,”叶修瞄了眼浴室,人影绰绰,他赶紧道,“帮我个忙。”

“什么忙?”叶修偶尔不和他扯,叶秋似乎也感受到了点情况的紧急。

“帮我把我的身份证,出生证户口本什么的拿出来一下,”叶修道。

“你要这个做什么啊?”叶秋诧异道。

“这不是想买房了嘛,”叶修瞧了瞧浴室,这话难得有了点心虚。

“恩?”叶秋更诧异了,“混得很不错嘛。”

“废话,也不看看哥是谁,”叶修道。

“瞧你那得意的样子,算了,我帮你就是了,”叶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过难得那混蛋哥哥干了点好事儿,他算是冒了点风险也要帮。

“多谢啦,”叶修道,“其实还有个事儿。”

“什么?”叶秋问。

“就是吧,”叶修犹豫了下,“我现在不是退役了嘛,过几天会回来一次。”

“你终于记着要回来了!”叶秋简直是被感动到了,“我会帮你和爸妈打个招呼的。”

“恩,好,”叶修道,“不过不止我一个人。”

“一起打比赛的朋友?”叶秋一口答应,“没问题,喜欢吃什么?我会记得让人准备一下的。”

“这倒不是,”叶修冷静地打破了他的美梦,“是男朋友。”

“没问题……”叶秋一时没注意他说了什么,过了两秒,那边一下子沉默了,似乎还听到了手机和地面接触的声音,过了会儿,那边传来叶秋艰难的声音,“你是不是少说了个字?”

叶修再次打破了他的幻想,“没错,就是男朋友。”

“混蛋哥哥!”叶秋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不特立独行点会死是吗?!”

“要不特立独行点,怎么显示哥的特别?”大概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叶修开了个玩笑,两人皆是沉默了会儿,叶秋道,“是你圈子里的人?”

“是,”叶修道,“你见过的。”

那边又是安静了不少时间,大概是在苦苦回忆,叶修松开紧握的手,随意地抹了抹手心,又听那边试探性的声音传来,“那个长得很帅的?”

“对,”叶修忍不住勾起嘴角。

“我连名字都没说你就确定了?”叶秋道。

“心有灵犀一点通?”叶修道。

“滚你的双宿双飞去吧!”叶秋没忍住。

这话就是默认了,叶修嘴角的笑越扩越大,“那我就去了,哦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嘱咐道,“他喜欢吃甜的。”

叶秋终于忍无可忍,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恰好周泽楷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掐着时间的,他的发尖还在滴水,在地毯上晕开一朵朵深色的花朵。

叶修就笑着看他走过来,周泽楷凑近了点,压低声音道,“和谁心有灵犀?”

这醋也吃?不过叶修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或许还是想听他说那句话,不过他没让人先得偿所愿,而是明知故问道,“吃醋了?”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恩了一声,抱着人在他耳根亲了下,“不吃醋显得不重视。”

叶修只觉这语气可爱极了,再加上耳后痒痒的,他一个没忍住,大笑了起来,顺着人的心思道,“和你,不仅和你心有灵犀一点通,还要和你化蝶双飞呢。”

两人歪歪腻腻地在床上待了会儿,这才去解决晚餐问题。

事实证明,叶秋还是相当靠谱的,第二天就把东西给人送来了,可惜的是,尽管周泽楷再怎么卖乖,也依旧不受小舅子待见。

周泽楷在叶秋走后郁闷了半天,又苦思冥想了半天,终于在叶修好奇的视线下得出了个令人恍然大悟的结论。

叶秋一定是个哥控,周泽楷给这件事下了个定论,心里又突然有了点紧张感,心道不行,和我抢叶修的都是敌人。

叶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看人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了,然后就被人匆匆忙忙拖到了门口,随后,周泽楷再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实践派这个名号。

第二天,两人就拖着大包小包去了叶修家,虽然叶修说不用带什么,但周泽楷始终觉得,空手上门不太好,更何况第一面要留个好印象,最后给叶父挑了款银蓝相间的领带,又给叶母选了条同色系的丝巾,叶秋则是按照叶修的建议,买了盒稻香春的点心,其余还零零散散买了点补品。

由于东西太多,被叶修戏称为一副要回娘家的样子。

恩,回门,周泽楷笑道。

叶修红了下耳根,又啐了他口,道,还没结婚呢!回什么门!

周泽楷从善如流,好,提亲。

叶修瞪了他一眼。

周泽楷连忙做出一副手好酸的样子,甩了甩手,叶修也只得作罢。

大抵是叶秋提前打过招呼了,他们一路非常顺利,进门就有人引他们进去,客气礼貌的态度倒是让周泽楷稍微冷静了一点。

屋子不算大,但精巧的细节处处都有,叶父果然如叶修所言,板着脸坐在椅子上,背脊挺得如松柏,叶母沏了壶茶,摆在方方正正的八仙桌上,然后笑着对他们迎上来,周泽楷下意识也挺了挺背,把手中的东西递过去。

“太客气了,”叶母道,“这么多东西。”

周泽楷下意识就想摇头。

“没关系,”叶修替他回答了。

叶母稍稍一愣神,好像感觉到了点什么,又是笑道,“都挺累的吧,先坐下吧。”

“还知道回来?”叶父沉着脸道。

“好,”叶修先回答了叶母,然后毫不忌讳地拉着周泽楷的手就往桌边走,边走才边慢慢道,“这不是回来看看你们嘛。”

叶父皱了皱眉,刚想接着开口,又被叶母一个责怪的眼神压下去了点,恰好,这时候叶秋进来了,叶修冲他摆摆手,“来来,小周给你带了东西。”

叶秋看看屋内气氛,总觉得好像还是有点奇怪,又慢慢踱步过去,“多谢……”他一下子卡壳了,要叫姐夫那是不可能叫出口的,可要是直叫人姓名又不太礼貌。

“小周,”周泽楷适时道。

“叫小周就好了,”叶修随口道。

两人几乎就是异口同声了,不知道是不是他有了点先入为主的概念,叶秋瞄了眼父母,从叶父脸上,那是压根看不出什么,叶母倒还是挂着点浅浅的笑。

“多谢小周,”叶秋道。

周泽楷温和地笑了下,从桌上的袋子里翻出了盒东西,叶秋一看倒是有了几分惊讶。

“怎么样?老哥我记忆还不错吧?”叶修道。

叶秋哼哼了两下,道,“勉勉强强。”

话是这么说,但心里没点感触是假的。

他俩小时候管得严,上学日子里唯一的乐趣就是稻香春的点心,可是上下学都有人接,压根就没空溜出去买,那时候,通常是叶秋扮乖打掩护,叶修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翻墙溜出去,然后在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后,在叶秋期待的眼神下神神秘秘地从身后掏出一盒东西来。

那算是童年里为数不多的最值得纪念的时刻了。

不过他也没忘记这是谁买的,算是拿人手软,叶秋也不好还摆着个冷淡的笑,对周泽楷的态度算是稍微热乎起来了点。

周泽楷也配合,或多或少都接了几句话。

叶秋这两天也算是了解了一下这个自己未来的哥夫,知道人话少,见人给面子什么都搭话,自然也不能让话头在自己这里断了。

叶修看着两人的聊天虽然算不上熟,但好歹也不是尬聊,心里也算是舒坦了点。

可他这么一舒坦,就有人看着不舒坦了。

“让人家破费,你也真好意思!”叶父刚刚端着茶杯喝了口茶,放下杯子便斥责道。

“又不是人家,”叶修道,“是家人。”


进入完结倒计时啦~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