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40

生日吵吵闹闹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结果周泽楷第二天起来去上电脑的时候,看见了叶修发来的消息。

君莫笑:哈哈哈!!!

三个感叹号表现了他有多么幸灾乐祸。

肯定是杜明那小子,周泽楷黑着脸,咬牙切齿地在杜明这周的训练时间上乘了个二,这才算是一解心头之恨,尽管恨是恨,可是这不妨碍他向叶修卖惨。

一枪穿云:要补偿(大哭)

君莫笑:哎呦呦(叼烟笑),补偿什么的不应该找罪魁祸首吗?

一枪穿云:那个是惩罚,补偿要你(抛媚眼)

不知道是不是周泽楷这个偶尔一现又非常不要脸的举动震惊了叶修,反正那边就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周泽楷估摸着估计那边也是在给杜明的债记上一笔呢。

叶修道,行,那你说吧

我们打个赌吧,周泽楷打下。

叶修一点就透,比赛?

周泽楷笑了笑,对。

那边又安静了会儿,大概是在思考,过了会儿,又发来了消息。

叶修说,内容?

周泽楷道,我赢,你跟我回家

真有自信,叶修也笑了下,他已经知道这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可他依旧明知故问道,那我赢呢?

几乎是在发出去的那一刻,预料之中的答案就已经从对话框里跳出来了。

叶修动了动手指,打下一个好。

他们再见面就是这一届的全明星赛了,第一天就连续被七位新人挑战的经历不由得让叶修想到了他第一次参加全明星赛的那会儿。

那时韩文清和如今一样,板着个脸儿站在台上,不怒自威,一点儿没变,不过叶修可不怕他,陶轩还站幕前,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帮他做着和主持人打哈哈的事情,眨眼间,倒是各奔东西了。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站在台前和主持人东扯西拉,叶修把视线移向台下,粉丝的眼里饱含期待,场馆内几乎是座无虚席,他顿了顿,又把视线转向选手席,那儿是一张张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脸庞。

叶修的眼神扫了一圈,惊觉原本熟悉的面孔似乎已经换掉了不少,第一赛季的只剩下他的老对手韩文清了,第二赛季的张佳乐和林敬言也都未能入选全明星,再然后,就是第三赛季的王杰希和搭了个末班车的杨聪了。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叶修稍稍恍惚了一下,他又能在这里站多久呢?

主持人的介绍和开场白已经结束了,这时候也终于开始采访各位全明星了,他的发问打断了叶修这一点点偶尔突发的多愁善感,他随口答道,“习惯了呗!”

果不其然,这一话又引发了全场的嘘声。

主持人硬着头皮又问了个问题,结果又被绕回去了,只好无可奈何地去问那蝉联了第一名的轮回队长,可是吧,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了一长串话,结果回答的不是周泽楷,又是叶修。

“叶神,你能不能先别说话了,”主持人忍住快要爆发的冲动。

“哦,行行行,你们聊,”叶修瞄了眼呆呆看着他的周泽楷,心说你别以为装个乖我就没发现你眼底的笑意。

主持人无奈,只好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结果,周泽楷又把叶修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下算是真的不能再愉快地玩耍了,主持人面无表情地收回话筒,一板一眼地宣布起分组情况。

全明星赛是最高水平的对抗赛,但说到底,也未免没有点表演的意味在,而季后赛,那就是真真正正最高水平的拼搏了。

比赛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全明星赛过后第四天,第十八轮比赛就开始了,兴欣在呼啸身上拿了个大获全胜。

下一场兴欣对战轮回的比赛,由于团队赛的失利,他们还是输了,可是到常规赛全部结束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么个最初显得有些磕磕碰碰的队伍最终却是顺利进入了季后赛。

关于兴欣到底能不能夺冠的推测与报道终于是变得有理有据的分析了,人们也对于这个本赛季才成立,却一路走到这个地步的战队多了几分期待,除了某个依旧看唐柔及兴欣不顺眼的人。

可是,不管别人怎么看,唐柔的表现也确实是让人心服口服,在对战轮回的决赛中,她实现了自己先前一挑三的承诺,不过,或许对她来说,早已不在乎赌约什么的了,在乎的只是对自己的超越。

就像叶修一样,以一个职业生涯已经在末路的老将身份,从挑战赛卷土重来,打败嘉世,打败轮回,时隔多年,再一次登顶,对他来说,没有报复,没有不服,有的只是一颗追逐荣耀的心。

即便是他人以旁观者身份再看无数遍这经典的六点五秒,人们也依旧不可想象,他是以怎样不可思议的毅力完成这个了不起的奇迹的。

了不起三个字,包含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汗水。

可好在,一切努力都是有回报的。

叶修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除去睡饱后的满足,精神上还带着点恍惚的意味,他下意识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除了麻以外,还有点儿被咯着的感觉。

是冠军戒指,他的大脑主动给他传递了这个信息,他又动了动手指,触感再一次重复,他躺在床上,睁眼便能看见已经望了一年多的天花板,上面用红色的颜料写了两个大字——冠军,是陈果在挑战赛刚开始的时候写上去,还被他形容为半夜看着怪慎人的。

结果被陈果一句你半夜开灯睡觉啊给堵回去了。

不过也是,半夜确实没有开灯睡觉,只是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大厅里开灯打游戏的。

他嘴角有些上扬。

时间到了。

他该走了。

就像世间所有的宴席都有散场的时候。

兴欣会在苏沐橙的带领下变得更好,而他,也该回去弥补一下前半生的遗憾了。

比赛结束了,周泽楷的夏休期却才刚开始,他开着自己的车回到了自己在S市的小房子,原本还没有注意,等到他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才猛然惊觉门是开着的。

他的第一反应是家里进贼了,再一想,不对啊,哪个贼进入人家家还帮忙开门的,再一想,哦,撬门的也有可能。

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先去报警的时候,门开了,门后的人踩着双蓝色的棉拖鞋,斜斜地倚在门板上,看见他的表情,像是觉得好玩一样地笑了笑,又挑起眉来道,“怎么不进来?”

周泽楷的脑袋当机了一秒钟,然后下意识地左右看了一下,没人,当机立断抬脚就进了门,一手拉人一手关门,行动力满分。

“想你,”周泽楷把人抱了个满怀。

“我也是,不走啦,”叶修拍拍他背,“原因嘛,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好,”周泽楷顺从地点了点头。

叶修狡黠笑了笑,又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完成你的承诺,跟哥回家吧!”

周泽楷就没忘过这事儿,不过看他弟弟那样,就觉得虽然不知道他们家是做什么的,但好像挺厉害的样子,心下未免就有了几分紧张。

叶修看出来了,侧过头在他耳后亲了一下,算是安慰,“没事的啦,反正他们喜不喜欢你也不是特别重要,就像他们也不喜欢荣耀一样,我喜欢就好了。”

“我知道,”周泽楷蹭了下,“你讲讲。”

叶修想了想,道,“你真要我说,我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能给个大概的形容,我爸吧,就是那种比较传统的人,也比较严肃古板一点,我妈是很温柔的人,小时候,每次我逃那些乱七八糟的课程的时候,她都会在我爸面前替我打掩护,至于叶秋,”他忍不住笑了下,没再说下去。

周泽楷见过那小舅子,自然是明白,他把头埋在叶修颈窝里,喉咙里发出闷声的笑来。

“行了,先去洗把澡吧,一身汗,”叶修松开他。

周泽楷松开了一只手,刚要去浴室,又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把又把原本已经打算去沙发上坐会儿的叶修给拉了回来。

“怎么了?”叶修冷不防一个踉跄。

“先出去一趟,”周泽楷匆忙翻了翻自己的口袋,眼睛一亮,又看向叶修道,“你的身份证。”

“做什么?”叶修一愣。

“为讨爸妈开心做准备,”周泽楷已经打算回屋子里去把房产证户口本都翻出来了。

叶修呆了好半天才意识到这个爸妈是他爸妈,不对,应该是他俩的爸妈,他随即有点哭笑不得道,“这就叫上了?!”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是坚定地点了点头,又打算回房去翻了,脚步已经踏出了点儿。

叶修急忙一把拉住他。

怎么了?周泽楷投以疑惑的眼神。

“不是,”叶修无奈道,“要是我拿着身边的身份证去,那和你在一起的就是叶秋了。”

周泽楷终于回想起那个曲折离奇的双胞胎故事。


天啦噜!女神居然开lofter了!!!(激动得想要出去跑三圈)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