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34

叶修是负责锁吸烟室的门的,他也是这个场馆里最后一个走的。

周泽楷在心里反复念叨了好几次,就是同样的位置,那时他站在这里,叶修还是坐在里面的那个位置上,浓重的烟味像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们之间隔了堵墙。

那时,他选择了躲藏,可躲藏没有用,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是想怎么发现的,不过那也无所谓,因为——他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那堵墙已经不在了。

而如今的他也不需要隐藏了。

叶修果不其然在吸烟,只是烟已经烧到尾部了,留下一长串灰烬,灰里头还隐隐冒着红色的火星,火光在他的指间若隐若现,他低着头又垂着眼帘,额前的头发压下一片黑色的阴影,看不清表情。

轻轻的,灰掉了下来,落到了他的脚边。

叶修去看,一怔,抬起头,有些意外地看到了身姿挺拔站在他面前的小年轻,他的眼神一愣,一时似乎是有些语塞,沉默了半晌才像是松了口气般地道,“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会儿,摇摇头,又轻声道,“我碰到了个工作人员。”

为什么要特意说这个?此时工作人员应该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碰到倒也是巧,等等,叶修反应很快,工作人员和他说了什么?最后一个走?钥匙在叶神手上?

反正想想也能知道。

这个场景和许久以前的相当相似,那时他也在这里,同样的位置,拿着烟,周泽楷就站在门外,他以为他不知道他在,其实他知道。

也正是因为知道,叶修才会选择掩盖。

现在……这是又要开始算账了?

那时他确实说了点谎,他知道周泽楷在外面,也不会有什么工作人员来锁门,他就是最后一个走的,这也就是个误会,一直好的机会解释,按理来说,这也就是两三句话就能解决的事了。

就像以前做的那样。

只是偏不巧……在这个时候,叶修沉沉地叹了口气,心里难得有了点烦躁感,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刚刚和陶轩解释完,这时候是真的不想再开口解释任何事了。

如果可以,连开口也不想了。

或许最近的压力确实是把他性格里的那点儿冷酷逼了出来吧,他没有再开口,就是这么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盯着周泽楷看,或许还带了点无所谓。

他不打算解释了。

周泽楷还是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也不说话,他这个角度居高临下,稍稍收了点下巴,眼窝深邃,嘴唇抿成一条线,有那么点矜持的冷冽。

叶修突然很想笑。

可他没有笑,就像周泽楷也并未开口。

这或许意味着他是想开口的?

叶修随意地想着,如果他想开口,又意味着什么呢?还有挽回的机会?还是不欢而散的离开?

等等,叶修猛然意识到,如果周泽楷想要离开,他是绝对不会先开口说些什么的,那他呢?如果对方真的走了,面对这样的情况,他要不要开口?如果……

如果什么?

人的想象力通常是无限的,越想什么也不想,偏偏想得越多,大抵就和夜晚躺在床上的胡思乱想差不多,黑暗中什么都像是静止的,可又能明确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就像是在清醒地做梦。

直到被穿透薄窗帘的光线倏地惊醒。

对不起。

指尖的火星似乎是溅了一下,叶修蓦然惊醒,他刚才好像看见周泽楷的嘴唇动了下,可惜机会转瞬即逝,他说话本就简短,不,也有可能是这句话本来就短。

那是错觉吗?

不,叶修在一瞬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周泽楷在同一时间也用行动否定了他的猜测。

“我在外面,”周泽楷的瞳孔黑漆漆的,深不见底,容易给人一种你在他眼底又不在他视线里的感觉,可叶修现在却能看出其中的局促,这让他感受到,对方一直注视着自己。

这话又是没头没尾的了,可作为这世上最懂周泽楷的几个人之一的人,叶修却是明白了。

那时叶修在门内,知道周泽楷就站在门外,而站在门外的周泽楷,也同样看到了门内的叶修。

可他们都选择了很默契的掩饰。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知道他在门外,叶修也装作他不知道,这才撒了个小谎。

其实不说是因为这事儿容易弄得双方都尴尬,那时他们只是普通的前后辈,都没有想过会有后来,可现在……叶修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周泽楷现在会选择提起这事儿。

他们不需要对对方掩饰什么。

也根本就不会有尴尬这样的情绪。

到头来,先想明白这一点,并且退一步的人是周泽楷。

叶修又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可这会儿的情感又和之前的没话说不一样了,他又想笑了。

这会儿,他是真的笑了。

“恩,我知道,”他的笑不再是那般扯着嘴角了,而是真真正正的,划开嘴角的大笑,“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眨了眨眼睛,笑道,“你的影子出卖了你。”

哦,周泽楷仿佛如梦初醒,再看人偷笑的样子,顿时毫不犹豫地反击,“你的烟味出卖了你。”

得,叶修的笑嘎然而止。

等等,周泽楷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危险地眯起眼睛,“烟?”

叶修霎时寒毛突起,连忙把自己手里的最后一根烟掐了,献宝般地举到周泽楷面前,示意这才一根,并且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刚才已经把烟盒丢掉了,可惜的是,吸烟室里浓重的烟味导致他这个动作的说服力并不高。

显然周泽楷也是这么觉得的,他盯了会儿,然后利落地把那小小的烟头往垃圾桶里一丢,没有半点儿东西落地的声音,他继续转头来盯叶修。

可是眼瞧着最后的证据也已经被毁尸灭迹,叶修却是不自觉地松了口气,这个小动作立马被一直盯着叶修的周泽楷发现了,他非常不满,决心下个猛药。

“一起住,”周泽楷道,“房子买好了。”

“啊?”叶修一愣,然后惊得下巴快掉下来了,“这才多久啊,你都买好了?!”

眼看着他连前半句话都忽略了,周泽楷连忙点出正题,“一起住。”

“咱们没这个时间一起住啊,”面对小年轻的重点重复,叶修也非常无奈,“除非你希望轮回和嘉世连季后赛都没闯进去。”

这个是绝对不行的,周泽楷直摇头,可叶修这话倒是让他想起了点什么,“嘉世想买孙翔?”

“恩?”叶修一愣,莫名其妙道,“没有啊,你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嘉世老板问报价,这恐怕不是什么小道消息,周泽楷默然,可嘉世队长都不知道这事儿是怎么一回事?要说是战队机密搞保密?不是没可能,可他也知道,叶修光明磊落,要真是如此绝不会和他打哑迷,这么说来,莫非是连他也不知道?

嘉世内部到底在搞什么小动作,比赛不好好打,倒是已经开始欺上瞒下了,不,说不定就是老板指使的,周泽楷一愣,然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应该……不至于吧?周泽楷偷偷瞄了眼毫无察觉的叶修,他们连带领嘉世夺得三连冠的队长都不相信吗?

叶修见他不说话,也以为他大概真的是哪个小报纸上看来的消息,也不在意,心想着之前陶轩问他越云战队孙翔的事情,想着想着,倒是也有了几分不确定。

老陶觉得孙翔不错,确实有点儿意思想招人,可他已经解释过了孙翔不适合嘉世,可能是见才心切吧,还有点未泯灭的小心思,叶修心想着,没关系,回去以后大不了再和老陶聊聊呗。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