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32

叶修说,我们见个面吧。

周泽楷说,好。

他俩定了个日子,好在是夏休期,经理又给周泽楷放了个长假,两人便定在八月的第一个周六。

那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和他们一开始见面时一模一样,高温扼住了人的喉咙,连呼吸都带着闷热的感觉,柏油马路像是即将融化的巧克力,泛着青黑色的油光。

周泽楷的头发全都落到了颈后,痒痒的,粘粘的,他伸手捋了下,头发也是烫乎乎的,他犹豫着放下手,慢慢地抬起头,阳光正孜孜不倦地从树叶的罅隙中落下。

这样的天气,连点凄苦孤寂的气氛都烘托不出来。

周泽楷突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不巧,叶修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叶修也是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提前了几分钟来的,没想到人小年轻已经在这儿了,他思寻着看样子下次还得再早一点,可双方总归是一个先一个后的,他怕自己早了,对方下次就更早。

“怎么不去旁边的店里坐一会儿?”叶修赶紧把手里的小广告纸折了两折——路上被发的房产广告——然后伸手给他扇风。

空气的流通让闷热的感觉稍微好点了。

周泽楷摇摇头,他怕他找不到。

“等我吗?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坐坐?”叶修问道。

现在虽然还未到正中午,但太阳的温度也绝不可小觑,要是在这里谈话,估计过会儿旁边的店家就能加菜了。

不过这个点儿,吃饭还算是早饭,逛街谁有这个兴趣,其实吧,有些时候说着要出去,真出来了,又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反正夏冬两季一定要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就是了。

周泽楷迟疑着指向电影院。

“看电影?”叶修有点失笑,“你确定要在电影院里谈?”

周泽楷不说话了。

“那就看完电影再说吧,”叶修拉着他进了电影院。

电影院里空调开得很足,还有爆米花的甜腻香气,大厅里空无一人,两人在门口吹风的地方磨蹭了会儿,这才走向售票处。

叶修眯着眼睛看了后面的荧光屏半天,发现最近的一部电影也得在半小时后才开场,他看向周泽楷,想征求他的意见。

周泽楷点点头,又掏出钱包,爽快利落地买了两张票。

尽管凉快,也不能站着等半小时,幸好电影院里开辟了一小块地方,是家咖啡馆,叶修选了杯拿铁,又问周泽楷要什么,周泽楷看向他,叶修心领神会,跟收银员说了几句,一会儿就拿了张单子跑回来。

单子上是两杯拿铁。

这下算是能好好地谈谈了。

叶修看了眼时间,提早五分钟入场,他还有十五分钟可以解释完,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他赶紧清了下嗓子,思索片刻,决定先从双胞胎这事儿说起,“小周。”

周泽楷抬起头,把视线看向说话的人。

“我之前和你说过,我有个双胞胎弟弟,你应该是见过了,是叶氏的总裁,其实他才叫叶秋,至于我,”叶修顿了顿,直直地对上对方的眼神,一字一句道,“我叫叶修。”

从名字到身世再到离家出走的原因,周泽楷觉得自己一辈子的惊吓都没有今天受到的多,他抿了抿有点干的嘴唇,没说话。

“离家出走时拿的是叶秋的身份证,所以我当初报名的时候也只能用叶秋的身份证,一直到了现在,事后想改也来不及了,”叶修坦然道。

是的,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听到这里,周泽楷的脑子转得飞快,职业选手的注册与比赛都需要使用真实的身份证件,双胞胎这事儿估计没人会想到,算是钻了个漏洞。

但事情又不能这么算,法律有漏洞,但钻法律漏洞的人依旧会受到道德上的谴责,叶修这事儿,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

就怕被人小题大做。

“叶……修,”周泽楷张了张嘴,这个名字稍稍有点不熟,他在说出来之前顿了一下,这一下就导致他之后的话恰好被叶修打断了。

说实话,叶修也不算是打断,只是周泽楷在迟疑之时抬起眼帘看了一眼,就看见叶修正撑着下巴,眼角含笑地盯着他看,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

嘣的一声,周泽楷觉得自己炸成了一朵烟花。

“不生气啦?”叶修挑了挑眉,笑道。

“不生气,”周泽楷摇头。

其实从见到叶修那刻起他就不生气了,反正无论他叫叶秋还是叫叶修,人都是那个人,都是那个他喜欢的人,而那个他喜欢的人,现在正活生生地在他面前,笑着问他不生气啦。

生活中的烦恼这么多,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名字纠缠不清?

可是被叶修这么一打断,他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话也被打断了,他刚才想说什么来着?周泽楷苦思冥想不得所求。

“怎么了?”叶修看着他的眉头都快纠结到一块儿去了。

周泽楷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郑重其事地叫了声叶修。

慢着!叶修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眼熟,上一次发生是在什么时候来着?

恩……好像是方明华婚礼……他接到了新娘的捧花……接下来是……

……周泽楷郑重道,“结婚吧。”

我去!叶修眼前发黑,突然又有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眼前的周泽楷郑重道,“买房吧。”

明明是这么随意的话,为什么可以用如此正经的语气说出来呢?叶修简直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小年轻脑子是怎么长的,他正了正脸色,“你不是已经有房了吗?”

“只有那一间,”周泽楷委屈道。

瞧瞧!这还委屈上了,叶修无奈道,“你还想要几间?”

周泽楷略微一思索,认真道,“三间。”

叶修一噎,“看不出枪王大大这么有钱啊?”

“养三个你也够,”周泽楷道。

这……怎么扯到这上面来的,叶修脑补了一下三个自己围绕在周泽楷身边的场景,不由得恶寒了一下。

“S市,H市,”周泽楷顿了顿,“B市。”

小年轻懂得见好就收,眼见话题就被拉了回来,叶修松了口气,又被他最后两个字给吓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虽然对房地产没有研究,但B市的房价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点的,毕竟是时常会作为身边人自嘲的例子。

“你要买几环的?”叶修问。

周泽楷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又是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这动作一出来,不用他说,叶修也知道了。

“祖宗啊,”叶修无奈道,“这个房价多划不来啊。”

周泽楷没算过自己这些年来的收入是多少,不过方明华倒是帮他查过,末尾到底是几个零,方明华最后说他也记不清了,总之,挺可观的就是了。

反正平时用钱的地方也不多,参加活动的交通和住宿都是俱乐部报销的,平时又都住在俱乐部里,除去寄回给家里的钱以外也没有什么大开支,在未来两年内攒笔钱买房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S市是他本来就有了的,H市是叶修现在定居的地方,B市是叶修的家乡,估计老丈人也在那里待着,从叶修离家出走这事儿就可以看出他们家庭关系应该不怎么好。

周泽楷差不多已经可以想象了,为了游戏离家出走的孩子在父母眼中的形象多半是叛逆不学好,说不定还会被贴没用的标签。

要在B市买房不是说挑衅赌气什么的,只是他希望能让叶修退一步也不需要紧靠悬崖,而他,也可以更有底气地去证明,他们有能力在一起,而且还会过得很好。

他们早已下定了在一起的决心,但这只是情感方面的,对于两人来说,已经足够,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依旧不会看好这段感情,因此,物质上的需求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他们想得到更多人的祝福。

物质不是爱情的必要条件,但对于这样一段关系,物质上的牵连能让双方关心他们的人都安心一点。

周泽楷是这么想的,他也会这么做。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