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31

周泽楷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那人的气质和叶秋完全不同,谈吐和衣着怎么看都是富家公子,搂着的那个女人,他也从未见过,可问题是,那张脸,确实长得一模一样。

按理来说,任是一个男人看见自己的爱人搂着别人,估计都得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上手就是一巴掌,顺带大骂你这个贱人,接下来大概就是你听我解释和我不听我不听的言情剧了。

但好在,周泽楷不看言情剧,不仅如此,他还是那种喜欢看刑侦剧的人,年轻时候还有过当警察的梦想,结果一不小心就给长歪了。

不说这个了,总之,也不知是托得从小对事就很淡定的原因,还是刑侦剧看多了的原因,反正周泽楷的头脑现在是异常冷静,冷静到清楚看清那个男人嘴角上扬的弧度,听清他说话的语气。

感官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

情感也被放大了无数倍。

尽管那人长得和他爱人一模一样,可他也没有半点心动的感觉,愤怒倒也还好,倒是诧异占的成分更多一点。

于是这么一仔细看看,问题就出来了,叶秋从来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也从来不会这么笑,周泽楷突然想起想,叶秋似乎和他说过,他还有个双胞胎弟弟,这时,大概是手机突然响了,那人一边把手放进口袋,一边礼貌地和人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从看见他掏出手机的那一刻起,周泽楷的心算是彻底定了下来。

叶秋没有手机,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事情。

身旁的小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刚才好像是去打听消息了,这时一脸诧异地跑回来,低声对周泽楷道,“周队,我刚才去问了下一起来的宾客,那人好像真的也叫叶秋,是叶氏集团的总经理。”

叶秋?周泽楷的心一下子又有点摸不着底了,他慢慢地低下头,看不清神色,半响,他轻声道,“等我一下。”

什么?小助理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周泽楷头也不回地大步朝叶秋走过去。

畏畏缩缩可不是周泽楷的风格,尽管性格比较腼腆,但场上的表现也足以证明,无解的枪王绝不是虚名,而在特定的情况下,直来直往未免不是一条最好的路。

反正,不管是不是最好的路,肯定是最适合周泽楷的路。

下定了决心去问,那么不管打算怎么问,第一句话肯定是相同的,这点完全不需要纠结,这点也有助于后面开门见山的问问题。

“你好,”周泽楷礼貌地向他问好。

叶秋挂了电话就听见一个小青年和他打招呼,转头一看,上下瞅瞅,顿时惊为天人,长得都不比娱乐圈里的那些明星差。

他思索起这人似乎有那么点脸熟,可半天没想起来,既然如此,那他们肯定不熟。

“你好,”叶秋回道,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叶先生是B市人?”周泽楷先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是啊,”叶秋莫名其妙地点头。

“对电竞有了解吗?”周泽楷又问道。

“电竞啊,稍微有点儿吧,”叶秋心说自己的混蛋哥哥不就是玩电竞的吗,等等……这么一想,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人不会是认识叶修吧?

他那糟糕的预感好不容易成了一次真,周泽楷笑得礼貌,却又是仔细打量了他一番,问道,“您有哥哥吗?”

真是开门见山,叶秋的警惕心大涨,心说叶修从小就没露过面,应该没多少人知道他俩的关系,可心下又怀疑这人确实认识叶修,这么一想,嘴上就犹豫了点,“……没有吧。”

话一出口,又自觉不对,没有就没有,还加个吧干什么?!

果然,周泽楷意味不明地笑了下,“双胞胎,真没有?”

我去!这人肯定认识叶修,可事到如今,他就算是咬着牙硬着头皮都不能承认,叶秋皮笑肉不笑道,“没有。”

周泽楷哦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叶秋摸不准这个哦是什么意思,信了还是没信,不过多半是没信,恰巧那边有人叫他了,他维持着表面上礼貌的笑容道,“那恐怕得先失陪儿一下了。”

“没事,”周泽楷也冲他点头笑笑。

“怎么样了?”小助理战战兢兢地问道,他的内心在狂叫,周队居然主动找人聊天,不会是这两天累出病来了吧?!完了完了,自己不会被扣工资吧?!

周泽楷摇摇头。

小助理也摸不着头脑,是不怎么样还是没问出什么来还是认错人了?他想了想,多半是第二个,想到这里,他安慰道,“没事,这事也不是太重要,回头我去问问别人好了。”

周泽楷笑了下,“多谢。”

“这点小事儿,”看人心情似乎终于好了点,小助理摆摆手,“没关系的。”

他说完,两人又是到处晃了晃,周泽楷此时心里都是事儿,饿了半天的胃口也没有了,过了会儿,经理来找他们,说差不多可以走了。

几人这就上了车,回了酒店,先好好休息一晚再回去。

周泽楷一回酒店就开了电脑,一路上脑袋里千回百转的想了好多,怎么开口?先问什么?可这都不是重点,说到底,还是那一个问题,问出来的和主动说出来的是不一样的。

可不问怎么行呢?隐瞒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毁了整段关系。

周泽楷又是对着个电脑屏幕发了半天呆,手指按着键盘,删删减减,涂涂改改,憋了半天,又想了半天,最后发出去的还是只有两个字。

一枪穿云:想你

那边没有回复,大概是还在忙,周泽楷合上了电脑,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等他洗完了澡再开电脑的时候,那边已经有了回复。

一叶之秋:怎么突然说这个了?不过我也有点想你,这都多久没见了。

周泽楷洗了一把澡,不仅是整个人都舒服了点,就连脑子也干净了许多,洗澡的时候放空思想,不知道乱七八糟地想了些什么,等洗好了,脑子就一片空白了。

此时可用心明眼亮来形容,洗澡前的那些不满和恼火都不知道抛到哪里去了,他坐在电脑前,掐着手指算,一算可就委屈了,他俩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三个月零九天。

这么一算,他当机立断,发了个视频聊天的请求过去。

原本安安心心等着见到爱人的脸庞,没想到过了会儿,请求被拒绝了,周泽楷很是茫然地看着被拒绝了的系统消息,这时又有消息发来了。

一叶之秋:这两天没休息好,脸上发了点东西,不好看。

其实叶修心里也是苦啊,这两天没人管他,简直就是放飞了自我,死命地熬夜,泡面是常客,就连原来好不容易压下去了点的烟瘾也好像有点复发的迹象了,他愁着眉看着只剩下一根的棒棒糖袋子,心说又得去买,还得面对超市大妈诡异的眼神,解释这只是给侄女买的。

可那倒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由于熬夜,他的黑眼圈和眼袋简直能送到动物保护协会去当个超大型国宝了,再加上胃不好,面色看着就憔悴。

他怎么敢让周泽楷看见?

要是看见了,估计第二天就能黑着脸跑到他这里来强迫他早睡早起,戒烟戒熬夜了。

一叶之秋: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今天的活动是在B市对吧?

一枪穿云:恩

一叶之秋:我应该也和你说过,我有个双胞胎弟弟是吧?

一枪穿云:恩

一叶之秋:你俩见过面吗?

一枪穿云:恩

这下叶修算是看出点什么来了,这小年轻话少,但是也不至于少到这个地步,连着三个问句都是一个字回答,他心下一估计,就知道周泽楷大概是生气了。

可这也不怪他,一开始没把话说清是叶修的问题,这些事也都是他瞒着所有人的,如果不是这次突如其来的遇见,估计这事儿得瞒到他退役。

叶修自己也知道那种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感受肯定不好,别人没关系,但他们俩关系不一样,有些误会肯定是要解释清楚的。

走到相守的恋情可以有隐私,但不能有隐瞒。

想到这里,他发了条消息。

一叶之秋:我们见个面吧。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