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20

“不过吧,除了这事儿,你还瞒了我什么吗?”叶修捏了捏他脸。

周泽楷一僵,喜悦的心情还未收起来,脑海里非常自然地想到了自己昨天晚上向母亲求学的事情,说好是惊喜,万不可现在暴露,想到这里,他坚定地摇了摇头。

叶修看看他相当诚恳的表情,心里是怎么也不信的,不过嘛,他心里一点也不纠结,毕竟要是真说起来他的确也有事没告诉周泽楷,这大概就是距离产生美?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一旦超过一个度,距离也会产生误会。

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这些秘密,迟早会一点点被剥开来的,想到这里,他也不再追问了。

“得得得,我信了,让我吸根烟先,”叶修伸手摸索着自己口袋里的烟盒,因为是在室内,比较封闭的空间,再加上周泽楷又一直在自己身边,老烟鬼已经快按捺不住一天没吸烟的痛苦了。

“前辈,”周泽楷连忙制止他。

“干嘛?”叶修心觉不妙。

只见周泽楷拿出手机,唰唰划开,举到叶修面前,“苏前辈说的。”

叶修定睛一看,屏幕上赫然就是苏沐橙发来的短信——周队好呀,最近麻烦你照顾叶秋了,少让他吸点烟,注意身体:)

这孩子,叶修顿时感到眼前发黑,一阵天昏地暗,怪不得车站告别时他让她少看点电视剧她没反驳,原来他还甚感欣慰,没想到在这里堵着他呢!

“不是,”叶修还想垂死挣扎一下,“小周你看,这都一天过去了,我还一根都没吸过,就一根,一根还不行吗?”

周泽楷听完以后陷入了沉思,雕塑一样的沉默也只有颜值高的人才能驾驭得了,叶修差点就被美色所惑,想放弃自己的烟了。

幸好这时候,周泽楷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根。”

叶修喜出望外,以为他终于同意了,伸手就要去掏烟,结果又被按住了,他抬眼,转眼又听见周泽楷说,“棒棒糖。”

叶修:“……”

你哪里来的棒棒糖!不对!

“我都多大的人了!”叶修不满道,“还吃棒棒糖?”

“我陪你,”周泽楷二话不说,抽走了叶修的烟盒,在叶修愤怒的目光中毫不犹豫地转身上楼,没一会儿就拿了包棒棒糖下来,拆了根草莓味的,往他嘴边递。

“小周,”叶修故作深沉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你送的,”周泽楷面不改色。

在那一天,叶修终于回想起被自己亲手送出的那袋子零食。

可他还是没张嘴,周泽楷表情没什么变化,其实看人不情不愿的样子还是心软了,刚心说要不就让人吸一根,又听见叶修愁苦地叹了口气,道,“换个口味的,我要巧克力的。”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把那根草莓的塞进自己嘴里,又给人拆了根巧克力的,递过去,这回叶修没拒绝。

他像叼烟一样咬着嘴里的棒棒糖,愁着个眉望着天花板,心说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然后往周泽楷怀里靠得更近了点。

不说这点小事儿,两人世界过得那是美滋滋的,睡了吃,吃了玩,只有晚餐后,才会给出门散步留下一点点可怜巴巴的时间,一开始周泽楷还致力于拉叶修出去逛逛,后来八月快到了,天也越来越热了,连他自己也懒得出门了。

日子过得波澜不惊,这大概就是退役后的日子,叶修眯了眯眼睛,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好像又胖了点,心说怪不得一个个都赶着退役,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电视里放着的是轮回前队长张益玮退役的消息,他本人似乎并未出场,这位第二赛季出道的老将,也终于在流浪了两个赛季后,黯然退场。

周泽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说实在话,他一点也不觉得任何一个职业选手的退役得到的应该是同情,他觉得对方应该也不是在同情对方,但这个表情……让他有点慌。

他拿着遥控器换了个频道,然后有点担心地握住他的手。

手一下子被握住,叶修回过神来,看向他,小年轻眼里是清澈见底的忧色,泛着粼粼的波光,他愣了下神,笑道,“你担心什么?怎么看也该是我担心你吧?”

这是实话,张益玮手里的一枪穿云到了周泽楷手上,才有了枪王的名号,后辈的强势反衬出前辈的无能,虽说新人换旧人是职业圈的正常现象,但当这种现象来得又快又猛的时候,人们又忍不住会去同情前人,想必刚出道那段时间,周泽楷应该也受了不少委屈。

他想到这里心里还小小地后悔了一下,没有及时把频道换掉,不知道当事人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两人的思维完全没往一个方向去,不过结果倒都是担心对方,周泽楷忍不住笑了笑道,“不担心。”

不担心他自己,叶修看着他表情琢磨了会儿,终于明白了小年轻是在担心他什么了,他哭笑不得道,“担心我也会退役?”

“不,”周泽楷摇摇头。

他曾经有认为过叶秋是不会退役的,少年的崇拜总是盲目的,容不得别人对偶像的一句坏话,后来真正自己打上了比赛,才改变了那样年少轻狂的想法,但他仍然认为,至少,叶秋不会这么快就退役的。

毕竟,这才三个冠军,他哪里会止步于此。

他只是担心,叶秋会触景生情,开始感叹自己的年龄,由而触发退役的念头,哪怕只是想想,毕竟张益玮是第二赛季出道,而叶秋,还要更早。

“那你还担心什么?”叶修反手抓住他握着的手,笑道,“别多想了,我都还没看到你夺冠呢,退什么役!”

周泽楷的眼睛一亮,“一定。”

“一言为定,不过嘉世也是很强的,你还得加油啊,”叶修道。

“一定,”周泽楷重复了一遍。

他那时太过于高兴,执着于叶修确定他迟早会登上冠军的宝座,一时之间忽视了那些只字片语中无意间显露的线索,后来回想起来,才意识到,那个时候的叶修虽没有退役的打算,却已模模糊糊有了点对未来的感应,只是这样的感应,还不足以让他提高警惕。

或者说,连叶修自己都没有料想到,退役会来得如此之快。

但在那之前,第七赛季已经如人们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地到来了。

既然新赛季即将到来,叶修自然也提早一个星期搬回了嘉世俱乐部,在他搬回去的第二天,苏沐橙就也拖着大包小包回来了,还说给他带了礼物。

叶修很是诧异地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啊?

苏沐橙道,周队和我说的呀。

叶修也是无语了,你们俩很熟悉嘛。

苏沐橙眨了眨眼,笑道,这不是要先了解了解,才能帮你挑选一下嘛。

得,叶修翻了个白眼,姑奶奶,您说得跟菜场里挑大白菜一样。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

行行行,您高兴就好,叶修摆正了脸色道,一会儿来下我房间,我最近想了个新战略,不知道可不可行。

你和周泽楷在一起还想战略?苏沐橙有点惊讶。

其实她的言下之意是你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时间,不好好休息,怎么还在想着游戏里的事,不过叶修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

哪里的话,叶修笑道,和他在一起就不能想战略了?不过这两天瞒着他想战略,想得我手都痒了,快点啦。

苏沐橙也应了声,你高兴就好。

周泽楷那边也在当天回到了轮回俱乐部,江波涛和他约在同一天回去了,诺大的俱乐部几乎只有他们两个人。

辛苦了,江波涛笑道。

没事,周泽楷摇摇头。

作为队长和副队长,本身就应该多一点责任,早一点回到俱乐部做准备,本就是应该的。

吴启,周泽楷言简意赅道。

真巧,江波涛笑着挥了挥手里的一叠资料,第一张赫然就是上次训练营里那个刺客,那么这一叠就是那些少年的考核结果了,他提出,一起看看?

周泽楷欣然同意。

生活依旧是忙碌的,除了在我们的内心,没有什么日子是太平无事的,但即便是在最波澜不惊的日子里,还是会怀有最崇高使命的一席之地。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