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16

“那你可得努力努力,”叶修和他开着荤段子,其实他想说,那你可能得转行当科学家了。

周泽楷的脸顿时爆红了。

原本以为上了车就轻松了,没想到两人刚刚在凉爽的空调间里松了口气,坐在前面的司机师傅就用一种诡异的目光在后视镜里上下打量着他们俩。

叶修以为是两人的关系被发现了,想想又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太显眼的事啊,两个大男人的,要不是光明正大地接吻了,谁会往那个方向想?不过眼看着身旁脸皮薄的帅气小男友已经有点坐立难安了,他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和师傅扯着,“这两年S市变化挺大的啊。”

“可不是嘛,”师傅打了个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瞄了眼周泽楷,“什么都在进步,打游戏也变成正职了,近几年特别火的那个游戏,叫什么来着……”

叶修接上道,“荣耀。”

“对对,就是那个,”司机师傅一拍脑袋,笑道,“最近特别火啊,原本我都不知道咱们市也有个职业俱乐部,结果我女儿之前给我还看了场比赛,我才知道,咱们还有个轮回俱乐部,那也是八强之一啊,你说厉害不?我女儿就特别迷里面那个电竞选手,应该是队长,我看着那小伙子长得也挺帅的,能力也强。”

周泽楷脸更红了。

叶修笑着看了他一眼,眼里那都是被这么夸高兴不的意思。

“哎,这位小哥怎么不把帽子拿下来,车子里开着空调,挺凉快的,”师傅热情道。

行吧,周泽楷早有准备,已经被认出来了,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他抬起帽檐,露出了半张脸,冲着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叶修在一旁夸赞,“师傅您真是慧眼如炬,千万别说出去啊!”

“我没想到还真是周队,”师傅不好意思道,“您真人比视频里还要帅。”

周泽楷抿着嘴笑了笑。

“我女儿是你粉丝,可以留个签名吗?”师傅道。

“好的,”周泽楷拿出随身携带的黑色签名笔,叶修又给他递了张便签纸,面对青年疑惑的眼神,他耸了耸肩,低声道,“沐橙经常需要。”

虽说是最佳搭档,但这关系真是好到他都有点羡慕了,周泽楷瘪了嘴,叶修看出了自家小男友的不满,好笑道,“干嘛啊,那可是你小姨子。”

有什么比被肯定了关系更高兴的事情吗?心里那点小羡慕顿时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周泽楷心里的小人儿已经开始欢呼雀跃了,他压下想旋转跳跃的心情,偷偷刮了下叶修手心,低声道,“恩,媳妇儿。”

叶修被刮得一个激灵,连忙不动声色望了眼专心开车的师傅,没注意,他松了口气,开始偏着头笑着欣赏自家的爱人认真的侧脸。

作为罪魁祸首的周泽楷说完又有点不好意思,就装作没感受到身旁人热烈的眼神,低下头利落地写下自己的大名,递到前面的驾驶座去。

“谢谢啊,对了,还没问,这位是……”趁等着红绿灯,师傅有些好奇地问道。

这次周泽楷回答得飞快,“表弟。”

“哦哦哦,”师傅明白了,“来玩的是吗?”

“离家出走打游戏,”周泽楷憋住笑接道。

这下师傅看叶修的表情那就是原来是个熊孩子,看周泽楷那就是周队您辛苦了。

离家出走打游戏的小表弟郁闷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说风水轮流转啊!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车子又开动了,窗外的景色变得繁华起来,虽然待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毕竟是他家,周泽楷估摸着应该差不多到了,果不其然,又过了个红绿灯,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

“到了,”师傅道。

“多少?”周泽楷打算履行一下东道主的职责。

“不用不用,”师傅连忙推脱道,“您一个签名就抵千金了。”

签名抵千金的轮回队长默默地掏出钱包,叶修在一旁憋着笑帮他说话,“没事儿,师傅,你用不着帮他省,月收入分分钟破万。”

“哎,”师傅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就跟瞧着败家子一样,“话哪能这么说啊,将来娶媳妇的时候,要花的钱可多了。”

败家子兼周泽楷未来媳妇儿身份的叶修无辜中枪,眨了眨眼睛,装作自己是个聋子,周泽楷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推来推去,总算是付了钱。

出租车绝尘而去,两人往屋子里走去。

“你放心,我不要嫁妆,”叶修边走边郁闷道,显然是对刚才的躺着也中枪耿耿于怀。

周泽楷乖巧应下,又道,“聘礼。”

“聘礼那就更不对了!”叶修瞪了他一眼,怎么看哥都不像是在下面的那个吧?!

周泽楷装作什么也没领悟到,并且装作自己也是个聋子,拿着钥匙开了门,进了门又从口袋里掏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出来,塞给了叶修。

“周泽楷小同学,”叶修接过钥匙,上下打量了一番,一本正经道,“看样子你是早有预谋啊!”

周泽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顾左右而不言他。

两人进了屋子,周泽楷一把拉住叶修,郑重其事地把他拉到一个位置,自个儿先去拉开了窗帘,原先屋里开了灯也是暗沉沉的,现在阳光一下子从落地窗里落了进来。

叶修原本被拉过去,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窗帘一拉,眼珠受到光亮刺激,他下意识地闭了闭眼,过了会儿,又试着睁开一条缝,一片金光,他缓缓睁开眼睛。

眼里顿时一亮,心情只觉豁然开朗,天花板挑高的设计拉长了视觉效果,屋子坐北朝南,极好的采光使得上下两层都通透明亮,棕色的木制地板又显得温暖实在。

一看就价格不菲,叶修啧了一声,有种自己傍上大款的感觉,他又把视线转到周泽楷身上,顿时呼吸一窒。

周泽楷正站在玻璃前,背着光对着他笑,笑里带了点自豪骄傲的意味,眼里的闪光和背后的日光一样亮眼,金色的阳光从他身后打过来,像是加了层老照片里泛黄的背景。

是阳光还是微笑?浑身都被温暖包围,从指尖漫延至心脏,叶修愣愣地看了会儿,下意识地动了动手指,指骨分明,他心里有股说不清的感觉,像是感动和温暖掺合在一起,涌出满足的喟叹——

这里是家。

周泽楷还在眼巴巴地望着他笑,叶修低下头,眨了眨眼睛,装作是被阳光迷了眼,缓缓笑道,“这么大的落地窗,小周你也不怕有偷窥狂。”

“单向的,”没得到夸奖,周泽楷不满地扁了扁嘴。

叶修哪里不知道,他只是……不太习惯温情的场面罢了。

可是……他抬眼看向还在看着他的周泽楷,青年黝黑的眼珠满是期待,年轻又有活力,他猛地弯起了嘴角。

这样的场面以后还会有很多吧?

会的,他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答案,一定会的。

于是周泽楷就看着自己的爱人在阳光下抬起头,眼底是因为淡金色的阳光而显得略有清浅的笑意,嘴角是一如既往勾起的笑容,动人心魄。

他失了神。

叶修笑着看着比自己年轻许多的爱人,一字一句道,“特别好,我特别喜欢。”

周泽楷站在阳光下,愣愣地看着和他站在同一片阳光下笑得温柔的叶修,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冲动,从舌尖传递至大脑,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去吻他,指尖一阵发麻。

手指比大脑还要快一步行动,本能的反应早已深入骨髓,不需要经过大脑的筛选——也就是不需要经过理智的允许,他伸出麻到没有知觉的手指去拉叶修。

可是衣袂飘扬,周泽楷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空空荡荡的,他什么也没抓到。

理智还没回笼,他把手指伸开又合拢,发生了什么?

那边的叶修说完边转身就走,其实是老脸早已忍不住一阵发热,他在心里无奈地啐了自己一口——说好了要习惯的呢?怎么说完就跑!

算了算了,他安慰自己,来日方长,总能习惯的。

那边的周泽楷在对着自己的手心发了三秒呆之后,笑着抿了抿嘴唇,赶紧追上已经上了楼梯的叶修,没事,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他十分满足地想。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