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全职/盗笔】初心不改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是个双花与盗笔遇见的故事,原因嘛……就是小哥和孙哲平在一天生日……

如有和原著不合的,都为私设!!!
时间轴错乱!!!

祝大孙和小哥生日快乐~


1.

“大孙!这边!”张佳乐的声音远远地从隔了好几张桌子的地方传来。

孙哲平往那里看去,看到了个粉红色的脑袋从人群中冒了出来,一时之间,内心有点复杂。

“我以为你只是被胁迫的,”孙哲平脸色复杂。

“什么胁迫?”张佳乐不解。

“粉毛,”孙哲平把视线转向他的脑袋。

“哦!你说这个呀!”张佳乐一脸你不懂的样子,“你不觉得粉红色的头发配上咱们的队服很好看吗?”

“这就是你为什么今天也穿着队服的原因吗?”孙哲平道。

一时之间,似乎全餐馆的人都把视线投到了这个粉色的不明生物的身上。


2.

今天是孙哲平的生日,昨天晚上他们刚结束对战嘉世的比赛,张佳乐兴致勃勃地说干脆就在H市给孙哲平过个生日。

哦,忘了说,昨天比赛前,叶秋和张佳乐打了个赌,输的那个要染个头发。

结果显而易见。

不过孙哲平一直以为张佳乐是被胁迫的,没想到他居然是自愿的。

不过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就一晚上,他们去哪里染的头发。


3.

“叶秋那家伙带我去的,”张佳乐痛彻心扉道。

“真的?”孙哲平将信将疑,他十分有理由怀疑是张佳乐自己干的好事。

张佳乐顾左右而言他。


4.

“不说这个了,”张佳乐兴致勃勃地把一个生日礼帽戴到孙哲平头上。

孙哲平的内心一时又有点复杂。

“怎么不是粉色的了?”孙哲平问。

“原来大孙你也觉得粉色的好看吗?”张佳乐一副你终于发现了人生真谛的样子,他又痛彻心扉道,“可是粉色的买完了。”

“不,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孙哲平也很痛彻心扉,“可你为什么要买个绿色的呢?”

张佳乐继续顾左右而言他。


5.

“怎么大家还没有到啊?”张佳乐往门口望去,人头攒动,就是没个粉色的,“不会是迷路了吧?”

“你当人家是你,”孙哲平十分不屑,“能在北京找一条名叫西路的路?”

张佳乐还是抵死抗争,“我那只是没法把路名和路对起来而已。”

“这就是你不仅路盲还脸盲的原因?”孙哲平冷笑一声。

张佳乐泪流满面。


6.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或许路盲和脸盲是有共同之处的。

7.

张佳乐果断拿出手机,“喂?你们在哪里啊?”

“已经到了?我没看到你们啊,”张佳乐十分迷茫。

孙哲平淡定道,“你站起来。”

张佳乐不明所以,但还是站了起来。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电话那边顿时十分激动,“是不是那个粉色杀马特造型的。”

张佳乐果断挂了电话。


7.

人终于都齐了。

张佳乐兴致勃勃地点完了菜。

“不如我们玩点什么吧!”张佳乐提议道。

“扑克牌,”有人提议道。

“大富翁,”又有人叫道。

有新入队的小队员弱弱地问道,“这桌子怎么放啊?”

旁边的前辈叹了口气,用一种你还是太年轻的语气说道,“一桌子的菜是撑不了多久的。”

把小队员听得一愣一愣的。


8.

话说眼看着搓麻将都要出来了,孙哲平忍无可忍,狠狠一拍桌子,“好,就是你了,国王游戏。”

众人震惊,有这个选项吗?

“大家有什么问题吗?”孙哲平笑呵呵地问道。

大家赶紧摇头,一片掌声雷动。



8.

不过现在,菜才刚刚上来,张佳乐举起杯子,欢庆道,“祝大孙生日快乐!”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旁边传来“……生日快乐!”

张佳乐听得一愣一愣的,“这地方还自带回声的?!”

大家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



9.

转头一看,正好也和对方一愣一愣的眼神对上了。

张佳乐来了兴趣,端着杯子就跑过去,“哎呦!这位小兄弟也是今天生日?”

那人赶紧摇头,指着他旁边那位,“不不,是他,莫非你也今天生日?”

“不不,”张佳乐一脸严肃地指着他旁边的孙哲平道,“他也生日。”

一旁戴着绿帽子的孙哲平已经很想捂着脸跑走了。



10.

可惜事不如人意。

双方达成友好共识,在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两位寿星坐在一起。

孙哲平看着那边都已经被问出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再多聊两句,估计连银行卡密码都能被问出来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实在要为百花赢回点脸面。

然后他看向了自己身旁的这位寿星。

眼神深如古井,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孙哲平如临大敌,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联盟第一硬汉的地位有些不保。



11.

不要怂就是干!

毕竟孙哲平是连粉红色也能穿出直男感觉的男人,一咬牙,“这位小哥怎么称呼啊?”

那人又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旁边恰时地传来解释声音,“叫小哥就好了。”

“这位是吴邪,”张佳乐适时地介绍道。

孙哲平点点头,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你们俩已经熟到能勾肩搭背的地步了?!



12.

“还没问过,几位是做什么的?”吴邪笑着问道。

“电竞选手,”孙哲平道。

“为国争光,”张佳乐正气凛然道。

吴邪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对,这一点也不押韵啊!



13.

“那你们呢?”孙哲平问道。

“地下工作者,”一旁的胖子笑呵呵地插进话来。

“为国争光啊!”张佳乐肃然起敬道。

孙哲平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去,这居然还能加字啊!



14.

正好,菜上来了。

“大家边吃边聊吧,”吴邪笑道。

孙哲平十分自然地叫来服务员。

“怎么了?菜不够吗?”吴邪奇怪道。

孙哲平示意他看看桌上。

“卧槽!爷的龙井虾仁呢?怎么连醋都没有了?!”



15.

又一盘龙井虾仁上来了。

孙哲平满意了,刚刚以为自己终于好清闲一段时间了,万万没想到,“我去,老子的龙井虾仁呢?!怎么只剩下醋了?!”

一桌人正愣愣地看着刚好把最后一个虾仁夹到吴邪碗里的小哥。

“小哥好手速!”张佳乐肃然起敬,“这手,练了多少年了?”

小哥的眼神一凛。

“他是想问,你单身多少年了?”孙哲平淡定解释道,同时又叫来了服务员。

小哥略微一思索,“一百三十四。”

吴邪嘴角一抽,刚想解释,谁知张佳乐眼神一凛,“不料这位小哥竟是位神仙,在下失礼了。”

吴邪:“……”



16.

“这位朋友是不是脑子……”吴邪非常委婉地未把话说完。

孙哲平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两人一同看向那边还在兴致勃勃地和小哥讨论着他到底是孙猴子还是贾宝玉变的的张佳乐。

然后两人都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17.

“这么多年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能和小哥聊得起来的人,”吴邪感叹道。

孙哲平看向那个只有点头和摇头的小哥,深表怀疑,这真的是在聊天吗?!不过……

“这么多年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能和张佳乐聊这么久的人,”孙哲平感叹道。

吴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18.

生日总要吃长寿面。

一根头的,不能咬断。

张佳乐很是痛苦地鼓着腮帮子,“吾珍布幸了。”

“加油,”孙哲平帮他鼓气,“你看看旁边那位。”

张佳乐眼神一斜,震惊地看到小哥的那碗面已经吃完了,并且正面不改色地给吴邪夹着鱼肉,他顿时含糊不清道,“骚年号扣诉。”

孙哲平眼神一凛,生怕他下一句就是练了多少年,赶紧拿起筷子往他嘴里塞面。



19.

吃了这么久了,终于到了买单的时候。

孙哲平很是熟练地刷完卡。

“这样不太好吧,”吴邪不好意思道。

“没事,”孙哲平淡定地看向刚刚解决了最后一块鱼肉打了个饱嗝的张佳乐,意思十分明确,“反正都是他吃的。”

吴邪想了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20.

张佳乐吃饱喝足凑过来看单子,颇为震惊,“我去,我怎么没感觉我吃了这么多啊?感觉比平时少多了。”

“那是因为你平时吃的都按斤来算,”孙哲平一针见血地指出。

张佳乐泪流满面。



21.

“这么贵,不如我们下次去野炊吧!”张佳乐兴致勃勃道。

孙哲平冷笑一声,“去野外煮方便面吗?”



22.

恰巧吴邪听见张佳乐的话,也在道,“不如下次我们也去野炊吧!”

胖子用一种您歇歇的语气道,“去野外吃压缩饼干吗?”



23.

听见如此惊人相似的回答。

两人对视一眼,火花四溅。

惊天地泣鬼神。

胖子正气凛然道,“有道是莫愁前路无知己。”

孙哲平一本正经道,“天下何人不识君。”



24.

“啊哈哈,”胖子仰头大笑出门去,“好诗好诗!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啊!”

“初心不改,方得始终,后会有期啊!”张佳乐也仰头对天长啸道。



25.

后来孙哲平问张佳乐,“你那两句话怎么对得上呢?”

张佳乐掰着手指数了数,“字数没错啊!”

这不是字数的问题吧?!孙哲平震惊了。

“管他呢?”张佳乐大手一挥,“冠军不是咱们一直以来的目标吗?”

孙哲平想了想,然后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26.

管它呢!

反正,初心始终不改。

荣耀,也定然有始有终。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