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单相思 10

周泽楷最近很苦恼,他非常想知道那天叶秋到底是醒着还是醉了,如果醉了,那是真醉还是装醉,如果是装醉,那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小秘密被暴露了,可……对方的反应也十分耐人寻味啊。

尽管心里想得七绕八曲的,但在比赛场上,那可是丝毫没有半分犹豫,利刃出鞘的表现为轮回保持着领先的地位。

这番情形在让粉丝们欢天喜地的同时也不免让人疑问,在赛后的记者会上,便有记者问,“轮回一上来就这么猛,不需要保存实力为季后赛做准备吗?”

周泽楷说,“不矛盾。”

江波涛补充道,“保存实力与领跑积分榜并不矛盾,至于准备,我们一直在做。”

对于轮回领跑积分榜这事,记者当然也没有放过其他战队的选手。

韩文清说,“这又不能代表最终成绩,关心这个不如好好训练!”把一群记者给吓了回去。

喻文州笑道,“轮回也是一支实力强劲的队伍,先祝贺他们,但结果如何,还得拭目以待。”先礼后兵,十分符合他的性格。

叶秋的回答十分耐人寻味,“冠军?怕是没戏,不过他们不是一直保存着实力嘛!”

且不说他这一语又给职业圈激起了几层浪,反正轮回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

不过他的说法确实没错,其实第六赛季对于轮回来说,那基本上就是打个过场,江波涛的加入的变化是一点点体现出来的,这是一个缓慢的长期工程,而不是几个星期,几个月就能看见的。

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打的用第六赛季来度过磨合期的打算,在旁人看来,用一个赛季,用一个可能获得冠军的机会来换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磨合是一件很不能理解的事情,但事实上,轮回要的,从来就不是可能。

不疯魔不成活,这句话适用于所有选手。

相比之下,轮回很幸运,周泽楷也很幸运。

但幸运可能是获得冠军的必要条件,却绝不是获得冠军的决定性条件。

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没有人会指望躺着赢。

于是,全明星赛过去了,日子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训练与比赛是生活的主旋律。

大概又过了几个月,叶秋突然给他发了条消息,周泽楷看了看,大意是说季冷的那家店开业了,打算请客一顿,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周泽楷想了想,终于从脑子里找到了那家店的地址,然后欣然同意。

他们约在了一个周六的中午,周泽楷睡了个懒觉,起床梳洗打扮一番,这才精神焕发地出了门,杜明直问队长是不是谈恋爱了,然后遭到了无情的加训。

等周泽楷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一股很是诡异的氛围。

右边站的是约他来的叶秋,一只手插兜,一边漫不经心地叼着烟,左边站的是……霸图队员,以韩文清为首,衣袂无风自动,可以怒目圆睁形容。

怎么一副小学生打群架,一方要单挑的样子?

叶修突然看到了周泽楷,眼睛顿时一亮,挥手让他过来,“小周来啦!”

霸图的队员也一下子把目光转移到周泽楷身上,周泽楷脚步顿了顿,继续往那边走过去,总觉得背后的目光有一股你背叛了武林正道的意味,如芒在背。

背就背吧,他硬着头皮站到叶修旁边,突然有种自己是游戏里倒数第二个大boss一样。

好在这时,作为本次聚会的发起人,季冷充当了个和事佬的角色,终于姗姗来迟,一来就看到这么一副场面,赶紧哎呦了一声,“你们干嘛呢,都进来坐啊!”

叶修掐掉了手里的烟,笑道,“这不是等你嘛。”

“你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季冷道,“这家店有你的一份力,你也算是半个老板。”

这个话是没错,开这家店的钱里有一部分是他提供的,也算是个入了股的小老板,叶修笑了笑,只说,“但你是这场聚会的发起人啊。”

季冷算是同意了这个说法,带着大家进了包厢。

叶修啧了一声,指着墙上的画道,“看到没,老韩,这可是哥亲手画的。”

此时季冷已经去厨房看看菜做得怎么样了,韩文清不屑地哼了一声,“看得出。”幼儿园水平。

叶修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慢悠悠地点了点头,“技艺高超对吧。”

韩文清沉着脸,不说话。

“小周,你说呢?”叶修把话头递给了周泽楷。

被突如其来的点名吓了一跳,周泽楷迷茫地望着墙上的画,这个玩意儿像鹿但是又没有角,像马又没有像扫把一样的尾巴,像骆驼又没有驼峰,到有点像狮子,但看着又不对。

“呃……斑马?”周泽楷小心翼翼地问。

然后他一看叶修表情就知道不对了,叶修恨铁不成钢道,“你见过彩色的斑马吗?”

周泽楷摇头,心里委屈,他是没见过彩色的斑马,可他也没见过这奇怪的物种啊。

这时候,季冷端着两盘菜进来了,张新杰正抱着满满的求知欲问,“所以这画的到底是什么?”

季冷看了眼,无奈地说道,“我当初让他给我画个招财的东西。”

张新杰又瞅了两眼,十分怀疑道,“这是猫?”

“你看看,”季冷闻言对叶修摊了摊手,“正常人都觉得招财的那必须是猫啊。”

叶修嘀咕了句,“怎么?貔貅不行吗?”

“行是行啊,”季冷苦笑一声,“你要真有本事给我画个貔貅那我当然高兴,可你这画的……我还不如要个猫呢!”

话是这么说,但这副画他也没有拿下来。

“行了,吃吃吃,都吃起来吧,我再去厨房催催,”季冷说着又往外走。

“你也别催了,坐下来一起吃吧,”叶修招呼他坐下,“我去看看,毕竟我也是半个老板。”

得,季冷无话反驳,只能点头。

叶修和季冷换了下位置,原本嚣张跋扈的气氛立刻好了许多,周泽楷只觉自己十分尴尬,总感觉自己被上下打量着,转头一看,季冷确实盯着他瞧,见他看到了,还对他笑了笑。

他俩不算熟,确切来讲,连比较熟也称不上。

“怎么了吗?”周泽楷有点局促地问道。

“没事,”季冷摇摇头,“只是没想到叶秋要带的人是你。”

周泽楷一怔,又听季冷接着感叹道,“他朋友不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来是习惯了一个人过,虽然这人虽然有时候讲话不太客气,但人是好的,我开店时缺少点经费,他二话不说就借了我几万,虽说大神可能不缺这点钱,但我又怎么好意思呢,然后他说,就当投资。”

他一向很好,周泽楷软了眼神,季冷还在唠唠叨叨,“我又没有做生意的经验,这投资谁知道有没有回报,再说,那时候只有个打算,方案都没落实,他也不担心我拿了钱就跑,”他感慨地做了个总结,“你说这人有时候看上去没心没肺吧,但却是相当的有情有义。”

季冷感叹了会儿,又看周泽楷不说话,以为他是惊到了,也把话题扯了回来,“我发消息告诉他的时候,他跟我说要再带个人,我很诧异就问他,他说是个挺重要的人,我原本以为是苏沐橙,就说好啊,没想到居然是你。”

虽说他是第四赛季退的役,而周泽楷是第五赛季才出道的选手,但说到底,他也曾是这个圈子里的一份,再怎么不关心也不至于脱离太远,一出道就担任队长,继承核心角色,斩获最佳新人,风格锋利的神枪手带着一支只能徘徊于中下游的队伍进入季后赛,这样的人物说什么都是知道点的。

像周泽楷这样的选手,几乎是需要仰望的,但大概是本就有一个叶秋在前,或者是身边就有个韩文清,以至于他见到这样的大神反而有着莫名的亲切之感,一下子说了这么多。

不过也有点其他可能性,季冷看向周泽楷,可能是他的性格太过于温和,面对太多的人还有点局促,这样的人,实在是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做到这么多奇迹的人。

他顿了顿,笑着说道,“一不小心就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原本想说的是他挺在意你的,希望你也能好好对他。”

他说完又觉得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有点怪怪的,像是岳父托付自家女儿一样,又觉得有点尴尬,赶紧举起杯子,想和大家碰下杯,恰好这时候,叶修回来了。

季冷叫道,“来来来,一起啊。”

又是酒!叶修看见玻璃杯子里的液体下意识想拒绝,还没开口,又看见周泽楷起身道,“他不喝酒。”

季冷的杯子顿在了空中,看看一脸淡定的周泽楷,又看看一脸茫然的叶修,脑中也是一片空白。

评论(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