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18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苏沐橙想了想自己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虽然时间也有点远了,但大致印象还是有的,她只当是叶修和她开玩笑,就笑了笑。

叶修是第二天才出的院,虽然他试图身体力行证明自己啥问题都没有,但还是在小姑娘板着脸的目光下老老实实地配合,做了个全身检查,结果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大家都放心了,那就再好不过,医疗费都是那车主付的,据陈果的口述,当时她看到叶修出事时就一把冲上去拉住人家不让走,转头看见沐沐站在一旁,像得了失魂症,吓得不轻,没想到第二天,沐沐就跟没事人一样,来医院办理手续,讨论赔偿了。

她一向很坚强,叶修道。

陈果不可置否,转眼又教育起叶修来了,走路要看路知不知道啊!就算是对方违反了交通法规,出事的人也是你自个儿,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沐沐怎么办?

她的话合情合理,叶修自认有错,心虚地拿着苏沐橙削好的苹果不说话。

陈果训了会儿,苏沐橙就进来了,她一眼就看到了已经有点泛黄的苹果,心下明悟,笑道,怎么不吃啊?不喜欢吗?

陈果知道她是在帮叶修,不争气地看了眼她,又在她笑意吟吟的表情下迅速转回视线瞪了眼叶修。

叶修觉得自己很无辜,但在陈果威胁的目光下和沐橙期待的目光下,他低下头大口咬下苹果,清脆多汁,他笑着朝苏沐橙举起大拇指。

总之,好不容易出院了,人生第一件大事就是睡觉。

在别的地方待的时间越久,就越能感受到家的重要性,俗话说,金屋银屋,比不上自己的破狗屋,他万分想念自己的那张床。

奈何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几遍,又是数小羊又是被子闷脸,想着要睡觉,结果把自己给弄饿了都还没睡着,认命地爬起来蒸水饺。

他边摆放水饺的位置边估摸着自己到底是睡了多久,除了在病床上发呆吃东西就是睡觉,生了个莫名其妙的假病结果还胖了三斤,人生多艰。

再加上上次穿越时的那只猫,这倒也的确是算得上是自己取名的,张新杰的事也告诉过他,喜欢吃橘子也是,这一切就跟个圈套一样,等着他傻傻跳进去。

叶修只是不乐意深想,什么事情都是点到为止是他的风格,此时,之前所有的小细节都回响在他脑海里,一点一滴地拼凑起来,构成一副图画。

不得不说,人生大起大落犹如过山车,叶修已深感这个世界的满满恶意。

不过没关系,这个世界不待见他,还有小周呢,叶修悠悠地叼了个水饺,烫得他差点吐出来,又舍不得放下,在嘴里哈了好几口气,这才啊呜一口吃下去。

恩……吃完还得记得给小周画幅画呢!

虽说很少许下承诺,但答应了的事,叶修很少有没做到的,他吃完便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画室里面,不过几天没动,已有薄灰,他向来心疼这些玩意儿,花了半个多小时打扫完,这才坐在干干净净的画室里对着一副空白的画面拿起了画笔。

第一笔永远是最难的,但如果你想好了要画什么,那就变成最简单了。

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你所能回忆起的,印象最深的东西,就是你所想画的。

叶修坐下之前还没有思路,坐下不过几分钟,他便想好了画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艺术家都是工作狂,手里的工具一旦拿起,除了完美落下就没有可以让他心甘情愿放下工具的途径。

他不记得自己执笔画了多久,每一次大胆而又准确的颜料混合都是一次感性与理性的碰撞,产生的火花就成为了艺术家们的缪斯女神。

而此时,他只有看着白色画纸被一点点充填圆满的喜悦心情,画里的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属于他的。

直到画完最后一笔,他缓缓呼出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画笔,多么明亮的颜色都不及画中的闪耀,他欣赏着眼前的杰作——他的杰作——除了骄傲自豪以外,又带了点必然的平静。

他看了会儿,想起身,又觉一阵头晕眼花,被凳子绊了一下,人竟直直地倒了下去,两眼一抹黑,过了会儿,睡着了。

他是被饿醒的。

等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那温暖舒适的小床上,尽管好不容易睡着了,但这个时候,无论是多么诱人的东西都无法止住他对于食物的渴望。

他晕晕乎乎地爬下床,就听见开门的声音,紧接而来的是略带恼怒和紧张的女声,“叶修!”

“没事没事,”叶修下意识回道,他听出了这个声音,但从他也从未听见过沐橙这样的声音,她一向是温柔的,这次怕是真的恼了。

他一动也不敢动,苏沐橙叹了口气,过来把他扶了回去,“才出院几天你就又想把自己折腾回去?两天没吃东西,还高强度工作,要不是我抽空来了一趟,鬼知道最后看见的你会是怎样的!”

她特地避免了那个字,尽管说得气,手上的动作一点也没停,把温着的粥递给苦着脸的叶修。

他老老实实地一口一口慢慢喝下去,把空碗递给苏沐橙,对方看上去好像还有话要说,叶修赶着她面前想扯开这个话题,“对了,我的那副画呢?”

苏沐橙看了他一眼,道,“我也正好想说这个呢,那副画我没动它,”她犹豫了一下,又问,“那双眼睛的主人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吗?”

叶修愣了愣,终于想起自己的描述,点了点头,又问,“怎么了吗?”

苏沐橙看上去更加犹豫了,她摇摇头,说,“没事。”

确实没什么问题,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只是——那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孩子的眼神啊。

但叶修自己显然没有意识到,苏沐橙也就没有说。

饿晕过去的问题不难解决,过了一天而已,叶修已回复了自我生活的能力,虽然还未达到十级,但想来也不至于残废,但苏沐橙放心不下,又照顾了他一天,第三天才离开。

顺便还留下了一句威胁——再有下次我就来收尸。

叶修苦笑一声,再三发誓,他知道苏沐橙这话是嘴硬心软,但还是惊奇于苏沐橙也会放狠话了这回事。

他没回屋子去休息会儿,而是又去了画室,那副画早已干透,他等了两天,早已等不及,他把千机伞拿到了身旁,想着周泽楷,眼一黑,再睁眼,还真成功了,这里显然是周泽楷家。

只是……出了点意外——画并未被带来,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那把伞,戳了戳,趁着现在家里好像没人,在心里默念要回去。

那副画又重新出现在他眼前,叶修默默地看了看伞,又看了看画,转身跑了,从杂物间里拿了条粗麻绳,把画和伞绑到了一起。

这回应该可以了吧!叶修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他又来到了周泽楷的家里,虽然还是不知道距离上次见面过去了多久,但好在是又可以见面了。

趁人还没回来,他在周泽楷的床上坐了好久,都快迷迷糊糊又睡着了,这才听见开门声,精神一振,立马坐起,又觉得自己这样坐人床上不好,又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

真好迎上刚刚进入卧室的周泽楷。

“小周早啊!”叶修早有准备,立马和他打招呼。

周泽楷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私人领地里又多了个人,愣了足足三秒,好在有前科之鉴,反应还算快,他笑道,“不早了。”

这股熟悉的既视感,叶修也笑了,他指了指桌子上,“看看,”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副神秘感,周泽楷好奇地走过去,桌上摆了一张纸,不,明确来讲,应该是画。

幽黑的眸子天生就给人静谧的感觉,眼帘半合看着画外人,本该是暗夜,却又微微闪着光,带着一点点不近人情的瑰丽。

是天空中闪耀的星光,汇成浩瀚的星海,栩栩如生。

柔软,神秘。

无法抑制的欣喜从心中涌起,周泽楷知道他画的是谁的眼睛。

“喜欢吗?”叶修走近了几步笑着问。

周泽楷闻言没说话,过了会儿却是很坚决地摇了摇头,他转过身,那双比画里更好看的眼睛正直视着叶修,璀璨夺目。

“少了,”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还有你。”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