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13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还有小天使记得前文吗(哭笑不得)~



叶修一下子就明白了苏沐秋想说什么,杯子是因他而碎的,而且并未复原,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改变过去。

“你要不要再试试?”正当叶修发愣之时,苏沐秋不知道从哪儿又变戏法一样掏出了个玻璃杯,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杯子放到他手中。

叶修下意识地握紧双手,感受到手心冰冷的触感,他坐了会儿,缓缓地松开了手。

哗啦——

玻璃破碎的声音——

叶修醒了过来。

冷,是他的第一感觉。

随之而来的,是喘不过气的压抑,生物求生的本能促使他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手脚并用,眼珠感受到光的明亮,水的浮力托着他慢慢上升,直到鼻口露出水面。

肺部受到压力的感受还历历在目,他不敢大口呼吸,只好小口小口地享受着空气带来的生命,等好受了点儿,才直起身子睁开眼睛,观察起四周的环境来。

游泳池,不是个应该出现在游乐园的事物,果然还是失败了吗?叶修无奈地想,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呢?

衣服湿答答地黏在身上,当务之急怕是要先找件干衣服,一出水就被风吹得打了个颤,虽然知道没有用,叶修还是忍不住紧了紧衣服。

从环境来看,这里像是一处民宅,只是太过于豪华了一点,花园里的草木看得出是精心修剪的,甚至不乏名贵品种,单是游泳池,那就不是普通人会在家里造的。

民宅……有点麻烦,怎么和人家解释自己突然出现在他家,还顺便去泳池里洗了个澡?多半被骂神经病,叶修考虑翻墙的可能性,一看那两米的墙加电网,顿时就怂了。

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叶修还是打算老老实实和人家解释一下,好歹不会有生命危险,恩……应该不会吧。

他没有故意隐藏脚步,不想落得个鬼鬼祟祟的名声,前面不远处已经有人影出现了,看样子是个男人,叶修咽了口口水,有点打退堂鼓,但脚步还是往那边走过去,开口该说什么,早已在心中翻来覆去几百遍了。

等真走到差不多地方了,他才觉得那样子有点熟悉,定睛一看,差点惊得叫出声,“小周?!”

周泽楷显然也是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明白了叶修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还不等对方解释,他就毫不犹豫地跑过来拉着叶修往对面跑。

“怎么了?”叶修被拉得身形一晃,跟着他跑起来。

周泽楷没有回答。

但很快,叶修就明白了是为什么。

“泽楷?”身后传来诧异的女声。

周泽楷动作一僵,叶修下意识回头去看,只见一位穿着米白色裙子的女人站在那里,长发被整整齐齐挽在脑后,显得温婉优雅,她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犹豫和疑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觉得周泽楷和她有点像。

“妈,”周泽楷的动作显然有点局促,他又看了眼叶修。

居然还真是!叶修觉得自己的脸部表情有点僵硬。

这算是第一次见家长吗?!

从没见过比他更惨的人了。

自嘲归自嘲,虽然周泽楷的眼神他猜不透是什么意思,但即便第一印象已经不好,最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叶修迅速换上自己最诚恳的笑容道,“阿姨好。”

虽然对方有点迟疑,但还是回道,“你好。”

一看就是位家教良好的女士,叶修下了个定义。

他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从周泽楷的手里抽了出来,正对上周母的视线,竭力使自己的话语显得具有说服力,“很抱歉打扰了,我是叶修,这事不是您儿子的问题,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我贸然来访,”说着他不好意思地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还……衣冠不整,但是……”

但是什么?叶修在脑海里努力搜索着一切能找到的答案,却悲惨地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大概只剩下周泽楷的词库了。

正在他绞尽脑汁说下去的时候,周泽楷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语,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他说,“你去洗澡。”

什么?叶修当时就懵了。

连我的来龙去脉都没告诉你妈,你就放心大胆地让我先去洗澡了?然而周母似乎也是欣然同意,“泽楷你带他去吧。”

这一家子……叶修哭笑不得地被周泽楷以一种强硬的方式拉走。

“毛巾,”周泽楷递给他一块新毛巾,又指了指架子上的右边第一个,“沐浴露。”

自打他们从周母面前离开之后,周泽楷就维持面无表情到现在,叶修自知理亏,不知道距离他不告而别这件事过去多久,这孩子明显还生着气呢。

他也想和周泽楷说话,但身上确实难受,他还是打算先洗澡,只是看着周泽楷出去的身影,还是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

这句话声音太轻了,他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注意到,特别是在水流哗哗的声音之下,更显单薄无力。

真是要不得,叶修弯下腰试了试水温,正好,他说完那句话就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再说得大声一点呢?为什么不再说得早一点呢?

说话的时候总是随心所欲,说完又开始后悔,这种情况,真是要不得。

可是说都说了,出口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哪由得你收回,叶修叹了口气。

心里装着事,洗澡都不太平,他没洗多久就好了,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就出了浴室门,身上穿着的是周泽楷的衣服,小年轻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还比他壮一点,衣服有点大。

周泽楷坐在床边的躺椅上,看见他出来,嘴一张,似乎想说什么,又没有说什么。

“对不起,”这回,叶修是一字一句地说出来的,他是真心实意要道歉,但小年轻只是抿了抿嘴,“说过了。”

“你听见啦,”叶修一愣,讪讪地摸摸鼻子,又有些不甘心地嘀咕了一句,“耳朵真好。”

“听见了,”周泽楷说。

叶修:“……”

他轻咳一声,“上次那事确实是我的问题,我很抱歉把你一个人留着那儿。”

没见到面之前心里九曲十八弯想得多得不得了,见到了之后,除了句道歉就只有苍白的解释,叶修第一次怪自己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没关系,”周泽楷说。

叶修有点意外,又看见周泽楷的脸上露出一点无奈来,“没法控制,我不怪你。”

这不是个应该如此通情达理的年纪,至少叶修是这么觉得的,他伸出手指在周泽楷面前摆了几下,“不不不,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让我想想,”说着,他在房间里踱步了几下,又把视线转回周泽楷身上,露出笑意道,“小周有什么想要的吗?”

周泽楷想了想,摇了摇头,又对叶修招招手,叶修以为他有想法了,冲他那边走过去,又听见周泽楷说,“手。”

叶修下意识伸出右手,又有点疑惑,周泽楷拉过他的手,把人拉得近了点,这才不紧不慢地将长到掩盖到叶修指尖的衬衫袖子一圈圈卷了上去,露出白皙的手腕来。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周泽楷的衣服对他来说确实是大了点,叶修怔怔地看着周泽楷卷好一只袖子,又去认认真真卷他另外一只,直到两只升到一样高度,这才满意地放下。

“走吧,”周泽楷看了会儿就起身了,拉住叶修因他的动作而露出的手腕,又轻轻叫了声,“叶修。”

叶修恩了一声,没反抗,就任由他拉着,快走两步,终于想起一个问题,“所以我该给你什么呢?”

周泽楷的脚步顿了顿,叶修正好走到他身旁,他的心情好像很愉快的样子,他回头笑道,“先欠着吧!”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