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喻黄】一觉醒来发现队长变成了女孩子肿么办?!

来自于 @十九 的点文,性转请注意!!!
被大雨困在书城,一不小心爆了字数,请自动对比喻黄与周叶的篇幅(心累),周叶在最后
以及我好像忘了很久的正事(逆旅过客)

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特别特别不好。

因为他一觉醒来就看见自己隔壁床上躺了个人,还是个女孩子。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有睡醒。

毕竟他明明只是睡相糟糕,就算偶尔会从床上摔下去,那也不至于梦游到别人屋子里。

可是旁边那张床上躺着的人即便是盖着薄薄的毯子也能看出来体型纤瘦,黑色长发散在白色枕头上,最华丽的辞藻也不能形容他现在的感官。

可可……可是!和他住一间房的明明就是队长啊!黄少天很委屈。

喻文州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床边站了个人影,也是蛮意外的,毕竟黄少天很少有在他之前醒来还能好好得站在他旁边,身正影也正的情况。

可他刚刚翻了个身想起来,黄少天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张脸虽然似乎是为了配合女孩子的性别而稍稍柔和了点,但作为喻文州朝夕相处的最佳搭档,他以荣耀发誓,那明明就是队长的脸!

一觉醒来发现一个女孩子长了张队长的脸?!不不!黄少天猛然意识到,是队长变成了女孩子!

这个事实有点可怕,黄少天打算冷静一下。

为了验证他没有穿越到奇怪的崩坏的世界里,也为了确保他脑子没有出问题,他决定找个人先聊聊。

“等等啊!”面对喻文州疑惑的眼神,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拿出手机来拨通了电话,张口就来,“喂!王大眼啊!我问问你今天的眼睛有没有恢复正常啊?什么恢复正常?就是两只眼睛一样大嘛!诶,喂喂,你竟然敢挂我电话!”

黄少天沉默地放下手机,和床上莫名其妙的喻文州对视了一眼,依旧不敢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他不依不饶地再次拿出手机,“喂!老叶啊,我问问你今天有没有抽烟啊?什么?没有?!果然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吗?!哈哈,我就知道,队长怎么可能……”

“少天,”喻文州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十分委婉地为叶修的回答做出了解释,“现在是早上,前辈应该刚刚起床。”

言下之意就是压根就还没有机会拿烟。

“哦,”黄少天干巴巴地应了声,连叶修那边讲了什么都没听清就挂了电话。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决定一吐为快,“队长队长,真的是你啊?我就睡了一觉,怎么醒来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早知道我就不睡了,说不定我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才是真的莫名其妙,自己怎么了?但面对黄少天话里话外都充斥着无法排解的郁闷与委屈,他赶紧安慰道,“没事,总有办法的……”他起身想接着说,刚直起上半身,猛地觉得头皮疼了一下,吃痛地叫了一声,下意识看过去,下半句话就这么胎死腹中了。

即便是喻文州的好脾气好性格,此时也只想说一句话,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然后他就讲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喻文州像是什么都没有说一样维持着死鱼眼,把视线从黄少天脸上转移到了自己和耳机线死死缠绕在一起的头发上。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就不会在睡觉前听音乐,听着听着还睡着了,以至于现在难为死自己。

面对自家队长生无可恋的眼神,黄少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好像应该帮个忙,他赶紧冲上去,谁知道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一早上受到的惊吓超过了浑身是胆的范围,以至于他现在的San值为负。

反正他就是左脚绊右脚,来了个华丽丽的平地摔,脸往下,不过没着地,接触到的是柔软的还带着柠檬香气的毯子。

“队……对不起,”黄少天下意识地整个人弹了起来,连忙道歉,然而刚起来就又摔了,哪个天杀的丢的拖鞋都不好好放?!他愤愤地想。

然而十分不巧,这时候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黄少天这时才猛然想起他昨天去叶修屋里PK的时候不小心把房门钥匙落下了。

“别……”屋内两人同时出声。

“你们怎么……”张佳乐大大咧咧地推了门就进,霎时就被床上的一幕惊呆了,然而嘴还在自己动,说完主人未出口的话,“……还没起。”

他傻傻地盯了几秒,然后像是幡然醒悟,一拍脑袋,边退嘴里边念念有词,“怪不得还没起。”

“不是你想的这样的,”屋里两人又是异口同声。

然而这还不是终结,张佳乐往外退着,不知道是谁又推了他一下,连带着门也又开大了几分,这下不仅是中国国家队的人看到了屋内的香艳场景,就连路过的,住在同一层的日本队也看到了。

来不及想这一幕会给对方产生多大心灵伤害,叶修眼疾手快地关上了门,面对一走廊目瞪口呆的人,十分淡定地说道,“都看啥啊,散了吧,饿死哥了。”

瞧瞧咱们领队,全中国队队员都产生了一个共识,顿时学着领队的样子,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地往餐厅走去,留下几个茫然的日本队员。

而此时,位于屋子内的两人依旧对视着。

可以说,此时无声胜有声。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黄少天快憋不住了,然而喻文州似乎还没有开口的打算,对方柔顺的长发就这么铺在他面前,柠檬的气味十分干净清爽,那是他送的,黄少天后知后觉地想。

那瓶柠檬味的洗发露是他送的。

那是他上星期刚刚买的,超市促销,买一送一,他原本不想买的,因为原来的还没用完,但推销员硬是说送给女朋友一瓶,算是情侣款。

虽然黄少天也不知道洗发露哪里来的情侣款,但他还真是鬼使神差地买下了,还把另一瓶送给了喻文州。

现在他无比庆幸,好在他买了,好在他送了。

所以对方现在充满着柠檬味。

所以对方现在充斥着他的味道。

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执着于这个问题,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脑子已经变成一团充满了柠檬味的浆糊了。

感受到耳旁温热的呼吸,他下意识地转头,喻文州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由于离得太近,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皮肤白皙,好到看不出毛孔,不知道是不是热的,两颊稍稍带了点粉红,好看得很。

黄少天下意识地想说点什么,然后他就说了,“队长你没有胸诶!”

喻文州:“……”

好吧,还不如不说,黄少天现在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子,喻文州沉默了会儿,露出了个一贯温和的微笑,黄少天脑中的警铃大作,心知要出事,然而还是不可抑制地入了迷,只听喻文州微笑着说道,“那么,少天你为什么脸这么红呢?”

黄少天这就真的跳起来了,连个正脸都没敢留,生怕再让对方看出点什么来,只留下一句话,啊不,是一段话,“啊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啊,昨晚睡得也不错,不是,其实我是想说队长我先去洗漱一下啊,你要不再睡一会儿。”

由语无伦次可见其精神错乱。

黄少天一把关上洗手间的门,愣愣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然后猛地往自己脸上扑了盆冷水。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心虚啊!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自己一眼。

他在洗手间里磨磨蹭蹭,硬是拖了半个小时,心想着再下去自助早餐就该吃不上了,他心心念的煎饺油条小笼包,豆浆大饼,蟹粉烧卖……就要一个也没有了!

他这才不情不愿地开了门,然后就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少天?”喻文州正穿着一条水蓝色的长裙,长长的裙摆蜿蜒到脚踝,显得人越发高挑,她一只手撩着头发,一手放在背后,解释道,“刚刚沐橙给我送了条裙子来,可是拉链我自己拉不上。”

她的表情有点苦恼,话里话外都是还好你来了的庆幸,黄少天咽了口口水,小步小步地挪过去,见他这么慢,对方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这么慢?我难道还会吃了你不成?”

不不不,黄少天在心里说道,就这个状态下,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他难得不说话,喻文州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见到了他的表情,又笑着不再开口,黄少天闭着眼睛拉拉链,又担心夹到喻文州,时不时睁开眼睛瞄一眼,见到白皙无瑕的背部又赶紧闭上。

就这么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是好了。

喻文州看了看表,无奈地长叹了一句,“少天,我们快要来不及吃早餐了。”

“什么!”黄少天一惊,喻文州把表递给他看,这下子,他的话头终于被打了开来,“那我们还不赶紧的,那群心脏的家伙一定已经把我最喜欢的小笼包给吃光了,队长你怎么一点也不急啊,你最喜欢的烧卖也一定没有了,不对,说不定还能留下几个。”

他说着便匆匆忙忙地拉着喻文州往外走。

“少天,我穿个鞋子,”喻文州无奈地拉回他。

等两人正式赶到餐厅,距离早餐结束还有半个小时都不到,两人一进入餐厅就受到了一大堆注目礼,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去选吃的。

“小笼包果然没有了……”黄少天十分失望,又打起精神来,“不过队长你喜欢的烧卖好像还有几个,”他眼疾手快地想去夹,然而慢了一步。

“我去!哪个家伙如此不长眼啊!”黄少天怒了,再一看,那人似乎有那么点眼熟,昨天打友谊赛的时候好像碰到过,“你你你!意大利队的是吧!太过分了,岂有此理,居然敢在本剑圣的筷子底下抢食,有本事竞技场pkpkpkpkpk走起啊!你怎么不说话?有本事抢食物没本事PK吗?”

对于一个中文仅学了三天的意大利人来说,这段话被自动翻译成了你好,意大利队的队员,有兴趣竞技场PK吗?

没想到中国队如此热情,意大利队员赶紧露出一个最真挚的微笑来,矜持地点了点头,又想着也要对美人表达一下自己的热情,想来想去,终于想起自己仅记得的一句中文来。

“我爱你,”意大利队员以深情款款的语气说出了这句十分字不正腔不圆的话,势必要达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成就。

MD!整个中国队都惊悚了起来,同时吓到的还有意大利队的随队翻译。

“我去去去!你哪个角落里跑出来的家伙啊!还喜欢我们队长,也不看看喜欢咱们队长的人能从中国排到苏黎世,首当其冲的那就是我啊,想追队长,先过我这关!”被愤怒和惊吓冲昏了头脑的黄少天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惊天消息。

意大利队员听不懂中文,但站在黄少天身后的喻文州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她的嘴角慢慢地晕染出一个柔和的微笑来,“少天,”她轻声唤道,“你再说一遍。”

“什么?”黄少天一怔,转头就落入了少女温柔的目光里,顿时老老实实地重复了一遍,这下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顿时红了脸颊,急急忙忙解释,“不是,队长,你听我解释,我刚刚只是口不择言,我那不是想气气他嘛,一时激动就……”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这么说你不喜欢我,”少女的表情带上了点悲戚,欲泣未泣。

“也不是啊!”黄少天急了,“我很喜欢你的,真的啊,队长你要相信我啊!我们都一起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话啊!”

“你怎么证明呢?”她的表情稍稍好了点。

“我……我,”黄少天还没想出解决方案来,喻文州再次开口了,“那你吻我一下吧。”

黄少天大惊,什么?!

“你果然不喜欢我,”她的表情再次蒙上灰暗,语气也低落了下去。

身体的反应比脑子更快,黄少天哪舍得她露出这种表情,下一秒就吻了上去,喻文州不避不躲,等真吻上了,这才露出一个笑来。

黄少天脑袋里一片浆糊,就像是回到了今天早上一样,不对,或许还要再久远一点,是闷热夏天里藏不住的小心思。

等亲完了,他猛然觉得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我去,队长你怎么又变回来了?”黄少天猛地感觉手感好像不太对,再一看,大惊失色,“莫非队长你早就知道,不对,莫非队长你其实是个女巫?啊不,是男巫!”

餐厅里的人此时内心毫无波动,十分想笑。

喻文州只用了一句话就让黄少天闭了嘴还红了脸。

他笑道,“这说明我们是真爱啊。”


小剧场:(画风突变请注意)

第二天,周泽楷醒来发现叶修变成了女孩子。

内心:前辈变成了女孩子也好可爱啊!(害羞)

叶修醒来,“嗯?小周,呜呜呜……”

然后他们在床上过完了没耻没臊的一天。

一个不小心,叶修成功恢复成男的。

全剧终。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