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知乎体】分手后又复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要后文,迫于压迫(被寄刀片的生命威胁),我怂了,本文是甜的!甜的!(拒绝刀片,请寄糖果),与前文配套食用更佳


【匿名提问】分手后又复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89876人关注  345人评论

11257个回答

-----------------------------------------

回答  默认排序  邀请回答

【知乎用户】匿名回答

啊哈哈哈!没想到老夫也有回答如此清新脱俗的问题的一天,别误会,分手复合这种狗血的情节自然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不过,今天,就让我们来扒一扒那些年看过的爱恨情仇。

我今天要说的这个狗血剧呢,就发生在我的身边,大学有个室友,以老Y来称呼,他还有个可爱的小学弟,以小Z来称呼。

话说这两人之间的故事要一条条讲出来足以腻死一群整天冒粉红泡泡的小姑娘,所以为了防止答个问题出人命的情况,我决定从几年后说起。

自从老Y毕业,小Z出国已经过去三年多了,老夫和老Y毕业后一起合伙开了家工作室,主要是和游戏方面有关的,自从上次某个问题被某个人回答以后,第三天,工作室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你现在肯定在想,这位不速之客就是小Z。

你是不是以为有个大转折?

哈哈!其实你还真没想错,老夫当时就在他们面前,然而人家小Z看都没看我一眼,直勾勾地就盯着老Y看,我以为他俩要叙个旧,又觉得这个一方沉默一方无视的状态怎么也像是下一秒就要打起来。

那老夫还能怎么办?抱着生命危险也要开口缓和气氛,正在我挣扎着打算硬着头皮开口时,小Z先说话了,没有。

他声音哑到不能听,不仅是我愣了愣,就连老Y也愣了愣,他自己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清了清嗓子,没再开口。

他的声音太过于惊人,以至于我第一下都没注意到他说话的内容,注意到了以后,老夫当时也就郁闷了,甚至怀疑耳背了,毕竟哪有人见第一面说没有的。

谁知道老Y又是沉默了会儿,说,没有女朋友?然后他又笑了笑,说,那去找个呗!

那语气,不要太随意,以及这时,我才明白那个没有是什么,MD,老子简直怀疑他俩的脑电波已经超出银河系了,可惜老夫还是个地球人。

然后小Z的脾气也是倔,语气也是倔,说不要。

叶修又不说话了,我一看,老夫待在这里那就是个一千六百瓦的即将爆炸的超大型电灯泡,我还能怎么办?赶紧战略性撤退啊!

不得不说,老夫可是居家旅行必备良品,不仅读得懂气氛,还懂得随手锁门,具体后来发展我是不知道了,反正在合上门前一秒,我是看见小Z伸手去拉老Y了,然后我赶紧把门锁上。

前辈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语重心长脸)。

那天,我终于想起了被关在门外的耻辱——因为我TM忘记带钥匙了(忘了说,我和老Y是合租的),我又不敢去工作室,万一一进门就看见什么长针眼的东西怎么办?老夫可还是个宝宝。

宝宝心里苦啊,我幽幽地叹了口气,要是背景音乐能具象化,那多半是雪花飘飘北方啸啸,当我好不容易苦中作乐唱完了一首歌的时候,老Y回来了。

他上下打量我一番,嘲讽道,哟,需不需要我给你配个二胡?

老夫也不客气,当场就回,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

然后他悠悠地开了房门,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急什么?

我一听,那多半是有戏,赶紧打听,怎么没撇?我看你们俩三年前就有两撇了,再撇下去,都能凑齐副麻将了。

顶多凑个半副,老Y说,你说,这麻将怎么打?

少来,我表示鄙视,这麻将早就有一副了,你别以为你每天半夜以刷副本为原因的看戒指我不知道!

这里说一下,当初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小Z在游戏里送给过老Y一个情人节任务的戒指,那戒指他不要太宝贝,工作室刚刚建起的那段时间我们天天只能吃泡面,你们不知道,当我说要不把那个戒指卖了的时候,老Y的眼神有多可怕!

之后我半夜起来时看见他在电脑桌前,原本以为他这么晚了还在刷副本特辛苦,没想到我走进几步,用我那五点二的好视力一看,这小子居然在看那个戒指!

咳咳,我们回归正题。

老Y说,你半夜不睡觉跑来看我打游戏?

我说,我那是不小心看见了而已,而且刚才人家来找你的时候,我绝对看到你的手抖了一下,完美通关没达成吧?说好的橙武呢?你可得自己去补,老夫是不会帮你的。

这都被你看见了?老Y惊讶道。

那是,老夫五点二的好视力,对面窗户里的人影都看得见,我十分得意地说道。

老Y笑了笑,瞧你那猥琐样,不过橙武就不用担心了,已经有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甚是惊讶。

下午打的啊,老Y说。

我去!老夫当时的心情不亚于小时候花所有零花钱买了套小黄片打开一看是葫芦娃全集的惊讶与失望。

你们在那里待了半天的二人世界就TM一直在打游戏?!我震惊了。

要不然呢?老Y十分理所应当地回道。

我还能说什么?

祝你们幸福。

第二天,小Z就又来了,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找过来的,反正我很识相,他一来我就以五十米冲刺跑的速度跑出了房门,还顺手带上了门(老夫觉得自己干这行还挺有前途的)。

我大约在外面待了三个多小时,原本以为两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回去了,没想到这两人也太持久了点吧?(虽然说经过昨天的事情,我已经不觉得他们会做什么了)。

就在我心说这两人怎么还没好的时候,老Y给我来了短信,说我可以回去了。

于是我就回去了,小Z已经走了,老Y十分大大方方地让我看,可我越看越觉得有问题。

这么久啊?我说,你俩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老Y笑了,还能有什么事?

我觉得我的三观又被刷新了,这TM第二天就搞上了?!

可我是个淡定有经验的人,我怎么能表现出我的震惊呢?

于是我淡淡道,挺持久的啊。

是嘛,老Y笑道,其实早好了,我原本想给你发短信来着,小Z一把拉住我,说等等。

这心脏的,老夫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可别在他面前说啊,老Y说。

这么护着人家?我说。

那必须的啊,老Y说,我得给他长点面子。

好的,我感受到了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他要是明天再来,我莫非还得出门?我说。

他笑了笑说,应该不用。

第二天,我才知道这个不用是什么意思,因为小Z是来接人的,没错,你没看错,他是来接老Y的,他俩这就抛下我一个人,甜甜蜜蜜地开启了同居生活。

大约有过了半个月吧,再见到老Y的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枚戒指,我总觉得眼熟,再一看,那不是游戏里的那枚吗?

老Y轻飘飘地来了句,是啊,他向开发商把版权买下来了。

我去去!所以这枚戒指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咯!

昨天他俩办婚礼的时候,我才知道,小Z的家世不普通,世界五百强企业的继承人啊,总部在国外,听说他当初如果在国外再待一年就可以直接接手,然而人家硬是要回来。

不过看他样子,他自己也不后悔,那就行了,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一年的时间,人公司的中国分部几乎是他一个人弄起来的,现在也不得不称一声年轻有为的CEO了。

以上大约就是这两人分手复合的经历了,但我总觉得又偏题了,因为我感觉他俩当初即便是没有告白,但胜似告白的次数也就不少,从头到尾压根没有分过手。

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方,就这么扒了他俩的感情史,不知道现在匿名还来不来得及。

别赞,要命。

编辑于2018-08-18  520条评论  分享

------------------------------------------------

1314人赞同

收藏  没有帮助  评论  举报

作者保留权利

-----------------------------------------------

评论:

君莫笑:晚了。

一枪穿云:就是。

评论(15)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