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12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这个地方好歹比鬼屋好多了,叶修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从摩天轮上可以俯视整个游乐园,这时天还未黑,灯光未亮,还未到游玩的最佳时机,选择这个项目的人也不多。

周泽楷是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向下看去,他靠着玻璃往下看,叶修让他小心一点。

“听说在最高处接吻的情侣可以永远在一起,”眼看快到最高处了,周泽楷冷不防地冒出一句。

叶修闻言手一抖,心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看向周泽楷,他还是靠着玻璃,把手和玻璃贴在一起,静静地望着远方,像是无心之言。

他沉默了会儿,也把视线移了过去,太阳在西沉,把地平线晕染出醉人的色调,光照在周泽楷脸上,却只给他留了个侧脸。

许久没得到回应的周泽楷疑惑地转头看向叶修,也得到了一个沉默的侧脸,他心下不解 ,这是他班上女生告诉他的,有什么问题吗?

摩天轮转啊转,一圈就这么结束了,两人无言地下了摩天轮,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叶修从刚才起就有些奇怪的表情,还是伸手讨好地拉了拉他的手。

叶修下意识地甩了下手,啪嗒,手又分开了,周泽楷盯着手看了会儿,放下手,嘴抿了起来,眉头锁着,不说话了。

叶修反应过来以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赶紧伸手去拉他手,周泽楷一躲,不理他。

完了完了,闯大祸了,叶修怪自己,你和个小孩子计较什么,不就一句话嘛!他半蹲着身子,凑到周泽楷面前,周泽楷别着脑袋,垂着眼皮,显然不想和他说话。

没事,不想说话那就不说话,叶修已有了主意。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明明这个人明明没有义务却还是陪他玩了这么久,但他就是觉得,他怎么能这样对他呢?

越想越气,又不知道气哪儿,只好对着自己生闷气,心里委屈,眼泪就有点出来了,正当他想收了眼泪放弃赌气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脸上多了个软软的东西,下意识地转了个头。

嘴就对在了一起。

两人大眼瞪小眼,叶修一吓,急忙往后退了一步,丢下一句“我去买冰激凌”就匆匆忙忙跑掉了,连人喜欢什么口味都没问。

真是的,叶修感觉自己的脸居然有点烫,好在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你在期待什么?他问自己,那就是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屁孩!你居然丧心病狂地要向未成年人出手?!

是啊,可他又想起了周泽楷的模样,那哪里是个普通的小孩子,他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点,冰激凌店就在前面,周泽楷就在他的后面,此时应该看着他往前走。

他深吸一口气,脚步没有停顿,眼前却出现了停顿,千万不要,叶修大惊,然而黑暗不给他一丁点喘息的机会,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往回跑,不知道有没有撞到人,或者是撞了几个人。

但那都不重要了,他全力向周泽楷跑去,尽管他没看见周泽楷的位置,画面在渐渐变黑,等他眨了下眼睛,画面突然间就变成了他的家里。

他停下自己即将撞上电视机的动作,在原地怔怔地站了会儿,然后慢慢地往后退了一步,蹲了下去。

喻文州从来没见过叶修这副模样,他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懒散,而藏在漫不经心底下的,是深不见底的冷淡,是对这个世界追根究底的冷漠。

是什么让叶修已经毫无耐心地去掩饰了呢?

喻文州突然有点好奇。

叶修想知道怎么回到过去的某一个时间点,喻文州有些头疼,给了个敷衍的答案,“睡一觉。”

叶修嗤笑一声,“睡觉有用我还来找你?”

“可是你这想法本来就不切实际,”喻文州也觉得好笑。

他原本以为会迎来对方的勃然大怒,然而叶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说,“那又怎样?”

喻文州恍然大悟,他算是知道了,叶修今天来压根就不是为了找个答案的——或许那个答案他早就心里有数——他是想找个人发发火气。

想到这里,他也懒得和叶修扯皮了,骨子里都是一样冷漠的人,何必披上块伪善的皮,他扯了扯嘴角,给了个标准的冷笑,“是啊,那又怎样?”

叶修毫不意外,他冷冷地瞄了眼喻文州。

过了会儿,喻文州叹了口气,又重新笑了起来——是那种温和的笑,“不如你去找一下张新杰?”

叶修说,“好。”

然后他就真的去找张新杰了。

“你早到了五分钟二十三秒,”张新杰边看着手表边走到叶修面前,面无表情,“从现在开始,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想回到过去,”叶修说。

“催眠只能让你回到过去的梦境,”张新杰说。

梦吗?

叶修有点恍惚。

“那就试试吧,”叶修说。

张新杰颔首,“现在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你想去到的那个地方,然后告诉我。”

“游乐园,摩天轮,冰激凌店,有很多人,我正在往回跑,”叶修边说边慢慢闭上眼睛。

张新杰皱了皱眉,“你不应该记得这么清楚的,不过没关系,放轻松,”他放缓了声音,轻音乐伴随着他的声音,“你的前面有一扇门,看见了吗?好的,现在,慢慢地推开它,你会看见你想看的。”

叶修最开始还有意识,后来就随着声音慢慢沉浸在这个世界里,等他在一片空白中睁开眼睛时,他却没有看见他想要见的人。

“你小子魔愣了?”苏沐秋把手放在他面前用力地挥了几下,显然是下一步就打算打个几巴掌试试。

“怎么是你?”叶修往后猛退一步,不可置信道。

“要不要这么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啊!”苏沐秋没好气地说,“你以为是谁?沐橙吗?想得美!”

叶修本来头就晕,被他这么一串话下来就更晕了,喃喃自语,“也不应该是沐橙啊……”

“你到底怎么了?”苏沐秋觉得他好像是有点不对劲了。

“我明明是要回到过去啊,”叶修说。

“过去?”苏沐秋狐疑地看向他,“不过说到过去,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说的话?”

“你说哪句?”叶修想了想问。

“很好,”苏沐秋打了个响指,“看样子是真记得,关于改变过去。”

“过去是不可能被改变的,”叶修说。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苏沐秋问。

叶修不说话了。

苏沐秋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沉默了会儿,确定地说道,“你试过。”

叶修恩了一声。

“你试了什么?”苏沐秋问。

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苏沐秋隐隐约约猜到了点什么,这次,叶修沉默了好久才终于开口,“救你。”

“结果?”苏沐秋深呼吸问道。

“一次你还是死了,就在两分钟后,一次是沐橙,当天晚上,”叶修说。

苏沐秋也沉默了。

“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苏沐秋轻松道。

“是啊,”叶修笑了笑,“那真是太好了,一定要长命百岁啊。”

“那是当然,”苏沐秋摆了摆手说,“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两次结果会不一样?”

说着,他神秘地笑了笑。

叶修摇摇头。

“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你在我这里摔碎了一个杯子?”苏沐秋问。

“干嘛?”叶修十分警惕,“你不会这时候要赔偿吧?”

苏沐秋嗤之以鼻,“谁稀罕你那点儿破钱,我是说,那个杯子,它是真碎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