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9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这个“叶修”一定是真的很喜欢周泽楷吧!叶修对着屏幕发呆,那么小心翼翼的动作,简直不像是他会做出的,更别说拿别人的生日作为密码了。

他又看了会儿,终于移开视线,往图标看去,除了系统自带以外就没几个软件,这点倒是和他相同,他想了想,点开短信,他是有清空短信的习惯的,除了一些比较重要的,其他的聊天基本都会删。

果不其然,短信的确是不多,除了中国移动就只有和周泽楷的聊天,叶修早已准备,做好看到一系列亲爱的小亲亲之类的称呼的准备,然后一鼓作气点了开了。

小修修是几个意思!

叶修已经感觉心很累了,再看看,泽楷就算了,小楷楷又是几个意思!

算了算了,反正不是自己,叶修安慰自己。

……

不行!代入感太强了!

叶修努力忽视掉那些称呼,消息的内容倒是正常,基本上就是早上好晚上好再见以及一些关心的话……不,还有一些耍流氓的话。

他一脸惨不忍睹地退出了短信,面对两人的牵手照好生欣赏了会儿,清了清快瞎了的眼,还是忍不住自己作死的手往照片点了过去。

不超过一秒,他就果断地点了退出。

即便对象很帅,他也没有看人裸照的爱好,更别说其中之一还是他自己!

叶修活到这么大,牵过的小姑娘的手就只有苏沐橙的,更别说男人的手,最大尺度也不过就是和老魏一起看片。

面对老魏“你居然硬不起来”的嘲讽,叶修只能在沉默后表示,那说明哥不是这么肤浅的人。

现在想想,莫非性取向还真是天注定?

门还没有被敲响的趋势,叶修也还没有要回去的趋势,他想了想,往后面的床倒了下去——不如再睡会儿。

回归依旧是在睡梦里,堵塞的鼻孔告诉叶修他已经不盖被子在床上躺了多久了,完了,不会真感冒了吧?

老人家的身体就是受不起折腾,叶修认命地掐着鼻子起身去翻纸巾,手机又响了,他一边努力伸手去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纸巾,一手指尖一勾,轻松地拿起了手机。

黄少天的来电,他有点不想接,果断把手机丢到一旁,过了会儿,声音停了,消停点了,叶修随手把用完的纸巾丢入纸篓,纸巾在空中划出一条美妙的抛物线。

电话又响了,叶修瞄了眼,是苏沐橙的来电,他坐了会儿,认命地伸手去够手机,一把拿到手上。

“喂?黄少天让我告诉你明天晚上有个同学聚会,问你有没有空,”苏沐橙开门见山。

“难得啊……”叶修话出口就感受到了其中的含糊感,厚重的鼻音摆明了它主人现在情况不怎么样,但他还是顿了顿,然后接着说完,“他居然只说这么少的话。”

“……你嗓子怎么了?”这声音一听就不对劲,苏沐橙了然,“感冒了?肯定是睡觉没盖被子,着凉了吧?”

“如果没有听出你话里的那一点点幸灾乐祸,我应该会更加感动的,”叶修说。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转移话题,“黄少天怎么可能只说这么点字,他打了我十来个电话,我受不了了才接的,他一上来就一口气说了五分钟的话,我都担心他断气。”

“幸好我明智地没有接,”叶修吸了吸鼻子。

苏沐橙笑了会儿,“那我帮你回绝他吧,感冒了就好好休息,记得多喝水,往被子里捂出身汗就好了,对了,你没发烧吧?”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只感觉自己手心挺热的,也摸不出额头的温度,他估摸着应该没事,脑子挺清醒,“应该没有发烧,放心。”

“那就好,我一会儿帮你叫个外卖,先别睡着了,”苏沐橙叮嘱他。

“好好,”叶修应下。

叶修等着外卖,也没敢去洗澡,没多久,门铃被敲响了,他等着呢,马上就去开了门,一开门他就愣了,少年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

“一帆?”叶修看向他手中的外卖盒,“兼职?”

乔一帆赶紧摇头,“刚来,正好有个外卖,就帮您拿了。”

“哦,”叶修接过外卖盒,“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一帆惊讶道,“老师您的声音……恩……我昨天晚上发了短信的。”

叶修又呆了呆,这才注意到少年身后的画筒,一拍脑袋想起,对哦,每一个月一次的课程,也差不多是该交作业的时候了。

“老师您是不是感冒了?”乔一帆问。

“啊,有点,”叶修又是吸了吸鼻子,像吃了团浆糊一样。

“那老师你要不好好休息吧,”乔一帆犹豫了一下,“我过几天再来吧。”

“也只好这样了,”叶修自知现在他的状态没办法教学,“辛苦你了。”

“没事,”乔一帆摇摇头,笑了笑说,“还是老师要保重身体才对,早上还好好的,转眼就生病了。”

“早……上?”叶修迟疑地问。

“是啊,”乔一帆回答道,“早上七点多吧,我打了个电话过来确认一下时间,那时老师你声音还挺正常的呢。”

早上七点多,叶修心里飞快地算着时间,算了一遍又一遍,可他自己也知道,这时间怎么也是对不上的。

“老师?”乔一帆看他样子不太对,有点担心地叫道。

“没事,”叶修勉强笑了笑,他脑子现在和鼻子一样拥堵,“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告别了乔一帆,叶修来不及先喝粥,先去把房间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看上去没什么动过的痕迹,手机当时放哪里他也不记得了,但这不能否认有个人进入了自己的屋子。

声音应该差不多,就算电话里会有点变声,但也不至于到认错的地步,叶修边想边踱步到冰箱旁,伸手想拿瓶水,停了两秒,又把冰箱门合上了。

红色的冰箱贴下压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纸。

你好,叶修。

落款也是叶修,除此之外,还有一串数字,看上去像是手机号一样。

叶修再三对比了字迹,确认这是他的字,心下倒是也有点明悟了,应该是另一个自己与自己同时进行了穿越,等于就是两个人换了个位置。

倒也是有趣,叶修自娱自乐地在上面写了个“你也好”,不过那个电话莫非是他的?跨时空的电话不可能打通的吧,打过去要么不存在,要么是个陌生人。

抱着一点点小期望以及不打白不打的想法,他拨通了这个号码。

嘟嘟嘟……

“喂?你好?”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嗓音温和。

这不是他自己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应该是打错了,”叶修回道,在听到对面传来“没事”的回答后就挂了电话。

有点小失望,叶修叹了口气又松了口气,又对着暗下去的屏幕发了会儿呆,哎呦,鼻涕又要留下来了,他捏着鼻子,一溜烟跑去找纸巾了。

电话的另一头。

“江?”周泽楷回到屋子里就看到江波涛拿着他的手机,不免有些疑惑地问了句。

“刚才有个电话,”江波涛放下手机解释道,“我看小周你不在,那个电话又没有注明,就接了。”

周泽楷点点头,又问道,“然后?”

“好像是打错了的,”江波涛说道。

周泽楷随意“恩”了一声,把手中的食物递给江波涛,因为一个电话而被拿起的手机再次被放了回去。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