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8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叶修走出浴室门的时候,那把伞依旧是静静地待着原地,他走过去,伞身已经干了,伞尖下是一摊小小的水塘,波澜不惊。

他伸手去拿,手指触到金属伞面的时候,有一股轻微的振动从指尖传来,像是触电般的感觉,他抖了抖手腕,再去碰,没有了。

奇怪了,错觉吧,叶修这么想着,伞有点重,他双手拿着,把它挂到伞架上面去,又拿了块抹布,把那摊水擦干。

做完这些,他才去洗了个手,躺到了床上去,拿出小本子,边记录边想着今天一脸认真说要幸福的小周泽楷,想着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把本子搁在脸上,露出半个上扬的嘴角,睁开眼也是黑暗,偶有光亮从本子下的缝隙里透进来,人有时候很奇怪,心心念想睡觉,真正正经经躺进被窝里反而会开始胡思乱想。

叶修觉得现在这个姿势就已经很舒服了,舒服到他连睡着会不会着凉这个问题都不高兴想了,偶尔任性一下好啦,他自暴自弃地歪了歪脑袋,使纸面更加贴合脸。

一片黑暗里,他沉沉睡去。

什么都没有变,又像是什么都变了。

叶修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醒来的时候,被子半盖在自己身上,他掀开被子,醒了会儿神,也是纳闷了,自己的睡相不至于这么差吧?

先不管这个,他起身去洗漱,一切都很正常,牙膏牙刷摆在它应有的位置,叶修是右撇子,为了拿起来顺手,东西自然放在右边,毛巾也是。

他又去翻冰箱,冷藏柜里只冷冷清清地摆了包冰牛奶,他一愣,又蹲下身子去翻冷冻柜,只有一包拆过封的水饺,还是白菜猪肉陷的。

不对了,叶修僵着身子,大脑陷入一阵迷茫,他昨天买了点冰冻的奶黄包当做今天的早餐,水饺上一次买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早就吃完了,而且冰箱里应该还有前几天沐橙做好带来的蛋糕。

他直起腰,边环视四周边想着从起床开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厨房的摆设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小地方他也记不得,当时太困了,撑开一条眼睛缝去浴室,也没注意看房间内,只觉得看上去好像还挺对的。

对了!牙刷,叶修猛然想起,那把牙刷是紫色的,可他前几天刚刚换上的牙刷明明是蓝色的,先来不及为自己居然和别人用了同一把牙刷感到恶心,他得先弄明白自己又穿到什么地方去了。

叶修匆匆忙忙探出头往客厅望了望,空无一人,他放心地环视了一圈,家具摆放位置都和家里的没区别,他准备往自己出来的卧室走去,等等,他愣住,不可思议地看向鞋柜旁——那里静静地靠着一把伞。

他愣了会儿,急忙跑过去,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和他昨天捡回的那把伞一模一样,伞面上泛着金属才有的光泽,他迟疑着伸出手,伞入手,就有一股有安心感袭来。

他犹疑地端详了会儿,还是打算带上它,虽然不知道这把伞是怎么来到这儿的,但如果不是他的,自然也带不回去,不用担心拿了别人的东西。

不过,这东西难道不是他的吗?

他拿着千机伞走回房间,门半掩着,他推开,房间和他出来时一模一样,未叠起的被子乱糟糟地堆在床上,窗户是关着的,因为窗帘没有一丝动静,靠着墙壁垂下来。

虽说翻人家东西不太好,但这一切实在是太像他家了,如果不是一些细小的区别,叶修几乎要以为是他一夜出名,在做真人秀了。

书桌面上干干净净,只放了个相框,亚麻色头发的少年少女,还有一个黑头发的少年,看上去年纪都不大,站在一起笑得灿烂。

他这辈子都不会认错这三个人,而这张照片,此时应该也安静地摆在他的桌子上,这是他们三人留下的唯一一张合照,他一直保存得很好。

所以——这里是他家?叶修对着照片看了好久,终于意识到,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算是彻底被玩坏了,现在的穿越是越来越不讲究了啊,还带自己穿自己的?

不过……这里的自己好像不在家,叶修在迟疑了几秒后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反正——他挥了挥手中的千机伞,带出一阵破空的声音——一伞在手,安全我有。

接下来,探索一下另一个自己吧!叶修对另一个自己起了点兴趣。

恩……从空空如也的冰箱来看,这里的自己应该也是一如既往的懒,只在熬不下去的时候才去次超市,房间摆设说明和自己有一样的审美,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和自己一样的能力,如果没有,等他回来的时候大概会大吃一惊。

也是有趣得很啊,叶修有点想藏起来等那人回来捉弄一下他,就是不知道等不等得到,如果今天是采购的日子,他下意识往床边的闹钟看去,这个点应该早就回来了,看样子不是大采购日。

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叶修惋惜了一下,又接着去翻了翻另一边的抽屉,里面放了本相册,他来了兴趣,拿出相册,坐到了床边,开始翻了起来。

第一页开始是叶修和叶秋小时候一起玩耍的照片,还有母亲抱着穿着小裙子的他们对着镜头微笑的照片,叶修沉默了两秒,绝望地翻过,果然,无论是哪个世界的母亲大人都有这样的癖好。

后面是两人渐渐成长的照片,在之后是打量苏沐橙的照片,女孩子喜欢拍照,总是拖着哥哥到处跑,到处摆动作,偶有一张,苏沐橙抱着一脸不乐意但还是拗不过妹妹的请求的苏沐秋的手臂,两人对着镜头,眼里都是真心实意的笑意。

应该是“叶修”拍的,真好,叶修想。

他又接着往后翻,后面有一些和朋友的合照,从张新杰到喻文州,大家都有,也有一些不认识的人,还有周泽楷的,两人勾着肩,背景是机场,显然是自拍,面对镜头笑得温柔。

叶修看了会儿,更加认同了自己的审美。

再翻过一页,他以为或许会是大合照之类的,没想到——入眼的全是满满的周泽楷,叶修呆住了,满满两页,从两人对视牵着手到各种角度的kiss,无所不有。

叶修:……

“啪”得一声,他面无表情地合上了相册。

什么情况?这个世界的自己还真和周泽楷是恋人关系?但要说那张脸,倒也未必就不可能,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叶修陷入了死循环。

不对!这个世界的“叶修”和周泽楷是恋人关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叶修突然明悟,说不定还有世界里,他还和喻文州张新杰韩文清……算了,太可怕了。

叶修再次沉默了,心下感叹还不如周泽楷呢!好歹人长得帅,哥也不吃亏。

翻完了相册,他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放回抽屉里,又把视线转回床头柜上的手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原主的手机居然被留下了。

叶修本人嫌烦,懒得设密码,苏沐橙劝他,万一掉了呢?有密码好歹比没有来得有用。

叶修说,我的记性最近越来越不好了,万一哪天密码忘了呢?

苏沐橙想了想说,那你就设个你生日吧,肯定不会忘。

他熟练地在屏幕上点下几个数字,本以为可以安安心心地等着解锁成功,谁知道,系统提示密码错误。

叶修也就震惊了,又赶紧试了试苏沐橙的生日,还是错误,不应该啊,他也挺纳闷,等等,他突然想起了他本人没有,但是“叶修”有的一个关系。

他下了床,往书桌旁墙上挂着的日历走去,上面果然划了几个圈,旁边的笑脸一看就是苏沐橙画的,几个特殊的日子被贴心地用不同的颜色圈了出来。

叶修心里了然,一张张地往后翻,终于找到了个他不记得的日子,十一月二十四号,用了粉红色的水彩笔圈,他把这个数字输了进去。

解锁成功。

还好是这个,叶修想,万一是什么遇见的日子告白的日子,那他大概这辈子都试不出。

屏幕出来就是一张大大的牵手的手部特写,两只手都很好看,他也知道自己的手好看,叶秋不止一次调侃他,全身上下除了脸就只有手能看了。

另外一只手比他的手大了一点,轻轻与他十指相扣,明明只是手,却怎么看都有几分温柔的味道。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