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7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叶修捡到了一把伞,一把看上去很奇怪的伞,伞面到伞骨皆为金属材料,锋利到与其说是伞不如说是武器的程度,但是,重点是他认识这把伞。

千机伞,苏沐秋去世前留下的一件游戏装备,当之无愧的独一无二,但是,游戏里的装备怎么会成为一件现实中的实物呢?叶修百思不得其解。

大约几个小时前,他懒得烧菜,就出门吃了个饭,出门前还好好的,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回家途中,走到一半,哗啦,就把叶修浇成了个落汤鸡。

就在他边匆匆忙忙往家跑想着赶紧洗个澡边在心里低声咒骂天气预报果然不可靠的时候,街边的草丛里冒出些响声来,他漫不经心地撇了一眼,那里忽地跳出了一只野猫。

一只猫没办法吸引正处于水深雨冷里的叶修,大概是那只猫也知道这个问题,所以它接着蹦了下去,咣当,就推倒了一样东西。

金属的声音骤然与地面上的水接触,溅起一地水花,叶修下意识去看,一把伞静静地躺在布满雨水的地上。

鬼使神差,他把它捡了回来。

这就是这把伞出现在这里的前因后果了,听上去很简单,仔细想想真是诡异,那只猫什么时候不跳,怎么偏偏选了这个时候?什么也不撞,怎么就偏偏撞了它?

最重要的还是,这把伞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自从遇见周泽楷以后,叶修碰到的无解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就像周泽楷本身就是个无解的人一样。

湿漉漉的千机伞在他回到家以后就被他随手立在了鞋柜旁,他想先去洗个澡,等洗完,估计伞上的水也差不多该干得差不多了。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没有看见,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静静靠在柜子旁的千机伞上,忽得闪过一丝耀眼的银光,就像是普通的反光一样,引不起人的任何注意。

好吧,真不赖,叶修在一把扯下浴帘的同时还不忘带有自嘲意味地自我调侃一下,这熟悉的场景,这熟悉的动作,还有这熟悉的……人?!

叶修面对着眼前粉妆玉砌的小包子愣了半天的神,还显得十分稚嫩的眉目间已经依稀有几分美人的胚子,还有股倔劲,只是……这位公子看着好生眼熟。

小孩子早就已经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呆住了,两人大眼瞪小眼呆了半天,叶修苦思冥想半天,突然一拍脑袋,终于想起,这眉目,这眼睛,这孩子长大不就是活脱脱一个周泽楷嘛!

苏沐秋一言就中,他还真是穿越回了过去,叶修的内心有点复杂,他现在是明白了为什么周泽楷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如此淡定地扯下浴帘就给他盖上。

合着是有经验了,叶修想,不过他现在最好安慰一下眼前的小周泽楷,万一人一嗓子叫来了大人,他恐怕得因个猥琐正太的原因去警察局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然而他想多了,从小到大,周泽楷都是个很淡定的人,这个淡定是从多种意义上来讲的,处事不惊大概是最重要的方面。

小周泽楷盯着他看了会儿,大概是接受了这个设定,转了个身,自顾自地走了,叶修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毕竟他身上只裹了条浴帘,他自暴自弃地想,说不定是英雄主义式电影看多了,他小时候也挺喜欢看的。

过了会儿,小周泽楷回来了,他的表情很严肃认真,他给了叶修一件浴袍,解释道,“没有别的了。”

除去有点奶声奶气的声音以外,说话内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叶修觉得这突如其来的既视感有点有趣,他忍住笑,道了声谢。

小周泽楷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示意不用谢,又说,“没人,”顺便推开了浴室的门,示意叶修可以出去。

我的妈啊,叶修只觉全身一凉,简直想叫娘,咱能别这么突然吗?万一你爸妈突然出现在门口怎么办?

大概是明白了他在担心什么,小周泽楷补充道,“家里没人。”

哦,叶修松了口气,放心了。

叶修出去后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四处环视了一下,小周泽楷搬了个凳子,摇摇晃晃爬上去,拿着个马克杯倒了杯水,又干脆利落地跳了下来,跑过来递给叶修。

这一系列动作看得叶修是心惊胆战,随时等着跑过去接,虽说离地不过半米,但万一摔下来,保不准磕着碰着,不过……看他动作,倒是熟练得很。

叶修也就放心了,他接过杯子,心下就起了逗逗孩子的心思,“还给我倒水喝,不怕我是坏人吗?”

小周泽楷心说哪有坏人不穿衣服就出现在别人家里,又看看已经喝了几口水的叶修,心下更是无奈,还坏人,他要往水里加点什么,这人不是早就中招了吗?

他心下想得多,又嫌这么解释太烦,想了半天,最终出口就两个字,“不怕。”

怎么就不怕?叶修听着他掷地有声的回答就乐了,看着小孩子一本正经的样子他就忍俊不禁,“好好,不怕就不怕,小周是个小男子汉。”

这分明就是在哄小孩子,然而话一出口,小周泽楷的脸色骤然就变得严肃起来,叶修原本在笑,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止住笑,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果不其然——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小周泽楷问。

十个字,叶修想,不错,但现在恐怕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无论如何,他得解释一下,这事儿可大可小,万一在人心里留下阴影就完了,他思索了半天,还是打算说实话——说部分的实话。

“我来自于未来,”叶修说。

小周泽楷沉默不语,面部紧绷的表情说明他不相信,也是,换成叶修,他自个儿也不信,但这是个事实,还是个得让他信的事实。

“你可以问我点什么,”为了增强说服力,叶修这样说道。

小周泽楷依旧沉默不语,脑海里却在思索,问什么?学业?事业?可是这些他自己也不知道啊,根本没有办法验证这人的话是真是假。

看他依旧沉默,叶修也意识到了,未来的事情还未发生,小周泽楷自然也不知道,这事儿压根没法当做证据。

要怎么证明一个来自未来的人来自于未来?

要怎么证明你妈是你妈?

他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对方却是开口了,“爱人?”

叶修以为他已经不会问了,听见他开口顿时一惊,又安下心来,能问说明这孩子已经有点将信将疑了,他正打算开口,突然意识到小周泽楷问了什么,天打五雷轰,他张着嘴就呆在了原地。

“形容一下,不要具体,”小周泽楷还嫌事不够大,继续补充道。

叶修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在这时,他又想起了周泽楷的那句话,除去一点燥热以外,还有满心的无奈,他叹了口气,心道这就很尴尬了。

“说话,”小周泽楷见他迟迟不开口不满地催促倒。

这都被逼上梁山了,叶修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编也得编一个出来,他扯出一个笑来,绞尽脑汁回答道,“额,她很好,很好看,会做菜,很温柔。”

叶修是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所以他的回答磕磕绊绊的,也不怎么流利,但小周泽楷还是很认真地听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来。

反正这就是个大众情人的模板,叶修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硬生生往下做了个总结,“大家都很喜欢她……总之,你们会很幸福的。”

“那你呢?”小周泽楷听完这些话冷不防地问道,“你会幸福吗?”

叶修一怔,不确定地回道,“应该……会吧。”

这个世界里的叶修会不会幸福他确实是不知道,而他自己算不算幸福,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小周泽楷听完后很高兴,满意的神色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亮晶晶的,他说道,“你也幸福。” 

你祝我幸福,所以你也会幸福的。

叶修又是一愣,小周泽楷伸出小手,伸出小拇指来,在他眼前晃了晃,叶修回过神来,无奈又好笑,或许还有些感动,他也慢慢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来。

窗外阳光明媚,风轻柔地拂过枝上的绵柳,带动鸟儿的清鸣,也牵动着过路人的小心思。

窗内,一大一小两根手指勾在一起。

 一言为定。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