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嫙子

已暂时性停笔,欢迎大家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这里是一位致力于成为人生导师的渣写手

【周叶】逆旅过客 4

本文所有涉及专业知识的理论都是本人瞎扯,请勿较真,如有前后文逻辑错误,欢迎大家踊跃讨论~*^_^*

周泽楷走过去,伸出手,叶修迟疑了一下,把手搭了上去,借着力爬了起来,周泽楷把他扶到他刚刚的出发点——沙发。

“伤到哪里了吗?”周泽楷问。

“没没,”叶修看着似乎是打算蹲下来看他脚的周泽楷赶紧说道,小脚趾往里缩了缩。

看他样子大概真的没事,周泽楷停下动作,“我去倒水。”说着他往厨房走去。

叶修趁他离开的点儿时间瞄了眼刚才他摔倒的地方,原本以为空无一物的地板上摆放着一大块地毯,旁边还放了个吸尘器,刚才绊倒他的就是这个玩意儿。

周泽楷回来就看见叶修对着那块地毯发愣,心下好笑,“哥儿掉毛。”

这话真是言简意赅倒也好理解,掉毛的不是狗就是猫,放个吸尘器显然是做好了随手打扫的准备,至于哥儿……叶修估摸着是宠物的名字。

谁起的,名字真奇怪。 

“你起的,”周泽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顾自解释了名字的由来。

叶修的脸当场就垮了,“开什么玩笑?!”

“真的,”周泽楷委屈道,“哥的儿子,你说的。”

哥才没有说过这话!叶修不服,转念一想,不过这话倒也真像是他会讲的,又有点怀疑。

人的记忆是不准确的,它时常会因为外物的干扰而发生变化。

比如受害者对于嫌疑人的记忆,会因为外界的反复确认或其余证据从否认变成大概再变成肯定。

明明没有发生过的细节也会通过他人的反复强调成为受害者记忆中的现实。

叶修现在也有点不确定了,他的记忆里是没有,但也不一定就不存在。

他决定不再和周泽楷计较这个问题,“你怎么突然养起宠物来了?”

“你抱来的,”周泽楷说。

开什么玩笑?!叶修第一反应依旧是这个,但面对着相同而又诡异的情况,他还是默默地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他开始不动声色地环视四周,家具的位置基本没有变化,除了一些小细节,花瓶的位置,书本的摆放,时钟也换了一个款式。

大概是他对于时间比较注意,不自觉地就对于钟表多看了几眼,周泽楷马上就发现了,解释道,“原来的坏了。”

我想也是,不对,我又没有问你这个。

叶修哦了一声,沉默了会儿,还是打算从基础的问题开问,“除去上次的见面以外,我们认识吗?”

周泽楷露出思索的表情,又好像有点为难,点点头又摇摇头。

什么意思?!叶修没有天线,无法接收信号,就又听见周泽楷说,“理论上有的。”

又是理论!叶修快被这两个字弄疯了,他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问,“理论上我还是不是应该喜欢你?”

大概是不明白话题怎么被扯到这上面去的,周泽楷怔了一秒,然后反应过来,确定地摇摇头,“实际也是。”

第一次见到比哥还自恋的人,叶修无语,“那我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爱人,”周泽楷没有丝毫犹豫。

“你确定是我本人?”叶修沉默道,“不瞒你说,我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周泽楷肯定地点了点头。

“冒昧问一下,你几岁了?”叶修说。

“三十四,”周泽楷说。

叶修终于发现违和感出现在哪里了,“可是我才二十二,你这都男大十二了,打算抱几块金砖?”

“相反,”周泽楷笑了笑说。

什么相反,莫非你倒贴金砖?

“要吃点什么吗?”周泽楷问。

被他这么一提,叶修还真有点饿了,平常就是个喜欢吃夜宵的人,饿了来者不拒,他也不客气,“行啊,不用麻烦,来碗泡面就好。”

他话音未落,就看见周泽楷黑了脸,坚定道,“不行。”

叶修一愣,心下也是被强硬的拒绝吓了一跳,不是你问我吃不吃吗?我特地选了个最方便的……

“不健康,”周泽楷边说边往厨房走去,拉开柜子,拿出了还未开封的面条,又翻了翻冰箱,找出了个鸡蛋,再把晚餐买多的青菜炒了炒,一块加在了一起。

他捧着碗面回到客厅的时候,叶修已经甩掉了拖鞋,两只光溜溜的脚搁在沙发上,一晃一晃的,看见他来,叶修下意识地收回脚,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周泽楷笑了笑,把碗和筷子放到他面前,清汤挂面加个荷包蛋,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偏偏香得不得了,叶修咽了下口水,毫不客气地捧起就吃。

温饱思淫欲,叶修躺在沙发上满足地拿着牙签装模作样地剔了两下牙,味道真不错,看样子就是经常下厨的人,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始打趣,“我说,你家里不会是压根就没有方便面这种东西吧?”

周泽楷这时刚刚把叶修吃完的碗洗干净放回柜子里,听见这话就摇了摇头,又意识到叶修可能没看见,出声道,“有的。”

“那感情好啊,”叶修有点意外,又有点兴致勃勃,顿时恨不得压着这个同道中人讨论个三天三夜,“你喜欢什么口味的?最近多了个酸汤肥牛口味的,面不太一样,不过我觉得还是红烧牛肉的好吃,酸菜的也很带劲……”

“家里只有红烧牛肉,”周泽楷及时地打断他的话,“你喜欢。”

天哪,这天还怎么聊下去。

叶修干巴巴地哦了一声,沉默过后,他想了想又问,“那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没有特殊喜好,”周泽楷走到沙发旁,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还顺手又拿了个橘子,剥开皮递给叶修。

黄澄澄的橘子肉在手心里十分好看,去皮没核的沙糖桔,大概是他上次说的,这次对方一次性给了一个。

这实在是不正常,叶修想,对方没有必要如此讨好一个半夜三更不睡觉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家的人,除非他们真的是一对。

但这也不可能,他想了这么会儿,周泽楷又去房间里拿了条毯子,抖了抖就打算给躺在沙发上的叶修盖上。

叶修赶紧摆摆手,他估计待不了一晚上,过个没多久就要回去了,周泽楷也不强求,整整齐齐把毯子对折就放到他身边。

“强迫症?你这习惯和张新杰还真像,”看着被叠成方块的毯子,叶修不由得感叹。

周泽楷笑了笑,“我没他厉害。”

“你认识他?”叶修一愣。

周泽楷恩了一声,“你介绍过。”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叶修扫了一遍屋子,这个屋子里像是有着无数和他相关的事物,而在这个屋子里的主人也和“叶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那不是他。

“那不是我,”看着对方疑惑的神色,他抹去自己心头那一点莫名的失望接着说下去,“那是另外一个和我一样的人。”

“那就是你,”周泽楷释然道。

“不是的,”叶修否认,“这是我第二次和你见面,我们不是恋人,我也没和你提过张新杰,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喜好,但说不定那个人也有和我一样的喜好,总之,我不是他。”

周泽楷摇摇头,固执说,“你们就是一个人。”

我真不是,叶修无奈,觉得自己说得已经够清楚了,怎么对方还不明白,周泽楷也不再强调,也不再追问,抖开毯子给他盖了上去,留下一句睡一会儿吧,就转身离开。

叶修拉着毯子,这才明白,刚才没有给他盖不是因为对方赞同他的意思,而是他认为因为他们还可以再聊会儿天。

这性子……叶修哭笑不得地感受着手中柔软的触感,渐渐划开一个无声的笑。

评论(2)

热度(47)